返回
言情小说

小说分享

小说介绍

乖张萌宝轻轻爱
乖张萌宝轻轻爱

来源:掌中云

作者:熊猫

分类:言情小说

时间:2018-08-08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

目录

↓ 查看更多目录 ↓

小说介绍

言情小说都市小说

乖张萌宝轻轻爱小说,这是一本现代都市言情小说,作者熊猫,主角莫晓婉、楚墨辰,结婚三年,她只等来离婚合同!六年后,他的孩子把负心的爹爹玩弄的团团转,是否……还能在一起?

乖张萌宝轻轻爱莫晓婉楚墨辰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乖张萌宝轻轻爱小说简介

结婚三年,她只等来离婚合同!

六年后,他的孩子把负心的爹爹玩弄的团团转,是否……还能在一起?

乖张萌宝轻轻爱小说试读

第一章离婚

奢华别墅,透着死亡般的沉寂。玻璃染上了朦胧的哈气,无法看清楚映在上面的脸,莫晓婉不得不将脸转过来。

沉默持续了半晌,她凄然一笑:“陈律师,您这是什么意思?”

“夫人,如您所见!”

看着眼前的离婚协议书,莫晓婉有些喉咙一哽,彻底找不到自己的声音。

她是怎么了,明明知道是离婚协议,为什么还要难为律师呢,他是无辜的不是吗?

空洞无神的大眼茫然的看向对面沙发上的律师,她颤抖着声音问:“这是他的意思,不是因为大妈?”

本是面无表情的律师,疏离的笑了下:“夫人,是总裁的意思,夫人并未做出这样的指示,况且现在的夫人无法再威胁到总裁。”

一阵刺痛蔓延了全身,莫晓婉整的脸失去了血色。她紧紧咬住唇,没让自己当着律师的面哭出声来,努力的保持着她豪门千金该有的姿态。

对于楚墨辰提出离婚这件事,她早就做好了准备。

结婚三年,他将她一个人扔到这豪华的别墅里就不闻不问,也从不曾留在家里过夜,那时候她就知道总有一天他们是会离婚的。

只是三个月前那个晚上,他要了她,尽管是酒后乱性,可莫晓婉还是抱着那么一丝侥幸,以为他是准备接受她了,可到头来才发现,终究是她一厢情愿,他依旧讨厌她,就算是他们有了夫妻之实,离婚也是注定的事。

双手不自觉的按住腹部,莫晓婉紧紧的咬着下唇,直到舌尖处掠过腥甜才松开了唇,凄然一笑:“我……能见他一面吗?”

律师苦笑,“少夫人,总裁如果想见你也就不会让我来办理你们离婚的事,少夫人还见他做什么呢?无非是给自己徒增伤悲。”

心口一阵抽痛,两行泪终究是没能控制住,“唰”的一下流了下来,莫晓婉吸吸鼻子,勉强笑了笑:“我知道了,我也不为难你了,我签。”

陈律师说的对,她就算见了他也是徒增伤悲,更何况楚墨辰未必会见她呢?

事实上,这三年之中,她只在他生日,他们的结婚纪念日还有过年的时候能见他一面,而且每次都只是她做好的他爱吃的东西送给他,她甚至都没能跟他在一起吃就得匆匆离去。

莫晓婉知道,她做的饭菜最后都被扔进了垃圾桶,每每偷看到这一幕,她都想冲回去,问问清楚,既然当初不想结婚,不想娶她,又为什么要答应她的求婚?

这三年来,她每一个夜晚都这样问一遍自己,明明知道这种问题问自己根得不到答案,必须问楚墨辰,那个她名义上的丈夫,然而她做不到,因为她见不到他的人。

八年的痴恋,换来的终究是一纸离婚书,莫晓婉也累了,没心情去纠结那些。

释然一笑,莫晓婉拿起笔,毫不犹豫的在上面签了自己的名字。

莫晓婉想给陈律师一个洒脱的身影,想故作不在乎的签完离婚书,可她的泪水将她坚强的面具彻底击碎,看着上面的有些模糊的字迹,她胡乱的抹了两把,强自笑了下:“湿了没关系吗?不然再重新签一份?”

律师微怔,摇头道:“没关系。”

他愕然不是因为她哭了,而是因为她竟然这么平静的签了字,竟然没有任何挣扎。这实在不像是当年那个爱惨了总裁的女孩。

收好文件,陈刚站起来,礼貌的点了下头:“那么夫人,我先告辞了。”

“我已经不是夫人了。”

“……”

有些心疼这个女人,他抿了下唇:“那……您……”

“放心,我今天就会收拾东西离开,你告诉他,晚上就可以回来了。”

她知道他想说什么,她也明白道理。

陈刚点点头,“告辞。”

律师一走,莫晓婉就身子一软,哭倒在沙发上。

心好似被撕得支离破碎,痛得她连呼吸都觉得痛。她傻傻的想,如果不用呼吸,是不是就不用痛了?

然而……她不能这么自私,她的肚子里还有孩子啊。她还没来得及告诉他这个好消息,他就已经送来了离婚书。

楚墨辰……其实是不想要这个孩子的吧?

有一瞬间,莫晓婉竟萌生了杀死这个孩子的念头,她的手颤抖的放在腹部,却如何都下不去手。

她不能杀死他,孩子是无辜的。

此时,一阵尖锐的电话铃声惊了她,莫晓婉擦掉眼泪接起,电话那边传来家里管家的哭声:“小姐,莫氏宣布破产了,老爷跟夫人都跳楼自杀了!”

“啪!”

电话摔落在地上,莫晓婉所有的力气都被抽空,浑身的血液也在刹那间冷凝。

脑袋嗡嗡作响,耳边也充满蜂鸣声,莫晓婉无法集中思绪,只是嘴里反复的呢喃着什么。

死了……爸妈死了……

莫晓婉地上一坐就是两个小时,之后稍稍有了点力气,她爬起了身子跌跌撞撞的到了莫氏的大楼。

她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爬上露台的,她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跳下去。

爸妈没了,她也没有勇气再活下去了。

……

中天药业集团大厦。

刚刚接受楚家的楚墨辰,邪肆的俊脸失去往日的不羁,绷得紧紧的。他长身倚靠在边,指间的香烟升起飘渺云雾,衬得他更为阴郁。

敲门声响起,他坐回老板椅,沉声道:“进来。”

“总裁,事情已经办妥了。”

闻言,楚墨辰一怔,紧接着便拧起粗浓的眉:“这么快?她签了?”

“是,夫人……不,莫小姐不吵不闹,很平静的签了名。”

这个消息令楚墨辰很意外,他脸色越发阴鹜,似乎并不相信律师的话,烟头一扔便将大手伸向了律师:“文件。”

律师把文件递到楚墨辰手里,离婚协议书充满了褶皱,上面的许多字迹都模糊不清,一看便知道是哭过。再看那娟秀的“莫晓婉”三个字,楚墨辰心中闪过一抹烦躁,他将那离婚协议书扔到桌面上,“嗖”的一身背过身去。

“总裁,我回来的路上听说莫小姐爬上了莫氏的大楼,怕是动了轻生的念头……”

“婚都离了,她的死活还与我有什么关系?”

楚墨辰冷酷无情的话语传来,律师也忍不住皱眉。

他是怎么了,这不该是楚墨辰的个性啊。他就算放纵了些,浪荡了些,可从来都不是这样冷酷无情的人。

陈刚还想说什么,只是尚未张口,楚墨辰便爆喝一声:“出去。”

无奈摇头,陈刚退出办公室,而楚墨辰则捏了捏眉心。

她的死活……与他无关!

第二章高调回归

A市国际机场,人流涌动不息,本是来来往往穿梭忙碌的时候,但此时的人们都不约而同看向一个方向。

机场西北方向,一大一小两个眼罩墨镜的人影同时走来,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

女人身穿黑色修身风衣,下穿紧身牛仔裤,脚踩棕色高跟皮靴,完美勾勒傲人身姿,尤其此刻她唇畔挂着一抹浅笑,更使得她由内而外人散发着神秘魅惑,令人移不开眼。

她的左侧,站着约莫五六岁模样的男孩,一身黑色劲装,配上面上那Size不符的大墨镜,着实有些令人捧腹。

这一大一小两人组合在一起,看起来颇有喜感,所以谁都忍不住多看几眼。

眼看周围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们,莫晓婉脸有些红,小声问旁边的小人儿:“儿子,咱俩是不是有些太夸张了?”

“既然是高调回归,当然得夸张点。”

莫云杰哼笑一声,这表情真不像是五岁的孩子该有的表情。

“可我们也忒高调了吧?”

鄙夷的撇嘴,莫云杰道:“出去千万别说你是我妈咪,实在太丢人了,亏你还是赤天使,这点程度就觉得高调,真给我们黑翼抹黑。”

一听儿子如此贬低自己,莫晓婉忍不住在他后脑上狠狠的给了一记暴戾,不是好气的说:“我怎么就给黑翼抹黑了?还有,你啥时候成黑翼的人了?少往自己小屁股上贴金!”

黑翼,一个神秘的组织,以专门盗窃天价之宝而闻名国际,因为其组织之内皆是本领过人的神偷,故而国际刑警一直未能找到他们任何蛛丝马迹。

莫晓婉就是其中一员,辣女神偷-赤天使。

当然,她的身份只有“黑翼”组织的人才知道。

哦对,还包括她这个过于早熟的儿子。

“咦?”

莫云杰漂亮的小脸是露出惊讶之色,“老妈,我已经是黑翼的人了,这事儿老大没跟你说吗?”

“唰”的一下摘下墨镜,莫晓婉一脸震惊:“这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就是……”

“啊……好帅!”

“是明星么?好帅,好想跟他合影!”

小家伙的话还未说完,便被一阵女人的尖叫声打断。

搞什么啊……母子两人终止谈话,顺着大家的目光看去,看看是哪位引起这么大的骚动。

莫晓婉本来是跟着凑热闹,可当看到那熟悉的人影,她蓦地的一僵,瞬间失了笑容。

是楚墨辰!

回到A市来,莫晓婉早就想过再见楚墨辰,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六年不见,那个男人比之前沉稳内敛,不似曾经那样放荡邪肆。英挺的眉宇微微皱起,眸底带着一丝倦色,看起来又经过了长途飞行。

这跟莫晓婉认识的那个风流不羁的楚三少判若两人。

不过,他的身材还像当年一样好。这些年他应该一直有坚持锻炼,身材结实又完美,配上那一身银灰色的西装,一看就是钻石级优质男人。

时隔六年,再见到他,莫晓婉依旧会觉得他帅得令人心动,只是她被伤透了,早没了曾经的冲动与爱慕,眼下有的,只有恨!

在莫晓婉凝视楚墨辰的时候,他也回头看向了她,冷漠的视线只是淡淡的从她脸上掠过,便与助理在众多女人的惊叫声中朝向出口走。

他这个反映令莫晓婉生气,同时也有一丝不易察觉的落寞。

她以为他对她厌恶也好,仇视也行,这些她都没所谓,至少应该有个反映,却没想到他竟然不认识她了。

莫晓婉知道,楚墨辰绝对不是装作陌生,而是真的不认识她了。

想想也是,从认识到结婚,不管楚墨辰再怎么风流,跟多少女人有过暧昧的绯闻,却好像从没正眼看过她一眼,结婚之后更是不见人影,他对她的印象大概也只有个影子而已吧?再加上她的气质确实跟以前不同,所以他能认出她来才怪。

说不伤心那是自欺欺人,但莫晓婉反复提醒自己,他越是绝情,她越是要狠狠报复他。这样才刺激不是?

感觉莫晓婉的手劲大了,莫云杰撇嘴:“妈咪,你现在还忘不掉那个渣男哦。”

“哼!莫云杰,你不用使用激将法,这招对我没用。我很清楚自己回来的目的。”

讥讽的提了下纯洁,莫晓婉不屑道:“你放心好了,我对那个男人早就只剩下恨了,要是心慈手软,我就不配做辣女神偷。”

她会这么说,是因为完全知道儿子打什么主意。

决定回国之前,这小鬼就挣了命似得,非要坐这班飞机。她开始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可一看到楚墨辰,她顿时明白,敢情这是在考验她呢。

她这个当妈的,竟然被儿子小瞧了,莫晓婉稍稍有点伤自尊,所以脸色有些臭。

看她这反映,莫云杰赶紧咧开小嘴讨好:“妈咪,你能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哼,少给我马屁。你以为我记性不好吗?黑翼的事给我说明白了。”

食指用力点着小家伙的额头,莫晓婉一点没手软。

莫晓婉一直觉得“黑翼”这样的组织不适合儿子,她自己的身份已经不再光彩,她不希望儿子将来跟她一样。

况且,就算儿子有个天才的小脑瓜,但终究还只是个孩子,她希望儿子能像普通孩子一样长大,而不是跟着她一起在危险之中度过。

他是她的命,他若是有事,她也不想活了。

只是,莫晓婉的一番好意,莫云杰小朋友根本不领情,只见那双乌溜溜的大眼睛闪过狡黠之光,随后“唰”的一下,整个机场都陷入黑暗之中。

“停电?”

“怎么忽然停电了?”

“该不会是什么恐怖事件吧,天呐,太可怕了。”

突如其来的停电事件引起了周围人的恐慌,他们甚至联想到了那些恐怖袭击或者是抢劫,开始尖叫着逃跑。

莫晓婉皱眉,担心有人知道了她的身份,不由神经一绷,压低声音道:“儿子,我们马上离开这里。”

说着,她伸手去抓莫云杰,结果抓了空,哪里还有莫云杰的影子。

莫晓婉顿时有些急了,赶紧掏出手机。

“对不起,您所拨叫的用户已关机……”

莫晓婉“啪”的一声摔了电话,一种天塌地陷般的恐惧将她笼罩,莫晓婉把什么“危险啊”、“离开啊”全都抛到脑后,大声咆哮:“莫云杰,你滚到哪里去了,不要吓我!”

第三章谁家的野种

她一边喊,一边四处乱撞,然而机场的人声鼎沸,早将她的声音淹没。

莫晓婉越来越慌,她跌跌撞转冲到机场保安处,怒吼:“你们机场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忽然停电?我儿子不见了,万一他出了什么事,你们都给得我陪葬。”

“女士不要着急,现在正在准备发电机组,很快就会正常供电。”

工作人员礼貌淡然的解释一下子就踩了莫晓婉心中的地雷,她揪过那人的领带怒吼:“很快有多快?你难道没听到我说我儿子丢了吗?万一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们付得起责任吗?马上给我找到我儿子,不然我立刻炸了你们机场!”

“忽然断电已经够让人恼火的了,竟然还冒出个疯婆子,真是的……”

小声嘀咕完,那工作人员不耐的用手电在莫晓婉她脸上照了照,看清楚她的容貌,硬是压下了火气,“女士,请稍安勿躁,我知道您丢了儿子很着急,但是现在这么黑……”

他话说到一般,“唰”的一下,机场又恢复了光亮,莫晓婉二话不说便推开他。

那人看着她匆忙的背影,无力摇头,“呼,明明是那么美丽的女人,个性怎么会那么差?”

莫晓婉疯了,她必须马上找到儿子。

“莫云杰,赶紧给我出来!”

“莫云杰,不要跟妈咪玩捉迷藏,这不好玩儿。”

“莫云杰,别再闹了,你知道我的脾气不好!”

“……”

莫晓婉边跑边喊,不过几分钟,她的嗓子就跟冒烟一样,只好卯足了劲儿怒吼一声:“莫云杰,你再不出来,我就死给你看!”

这是莫晓婉的必杀技,以往对付这个不听话的小孩,她最喜欢用这招,而且百试不爽。

可这次,回应她的只是机场的嘈杂。

楚墨辰皱着眉头看了眼从刚才就一直抱着自己大腿不放的小人儿,俊脸已经青紫,咬牙沉喝:“放开!”

“爹地……求你不要抛弃我……”

莫云杰一脸无辜,水汪汪的大眼睛蓄满了泪水,可怜的模样真的像一个即将被抛弃的小孩,那么令人心疼。

周围人见状,纷纷露出鄙夷的目光,开始对楚墨辰指指点点,认准了他是准备抛弃孩子的坏人。

“什么啊,长得那么帅,原来是个人渣。”

“哼,肯定是跟女人在外面胡搞所以生了小孩不想认,这种男人最差劲了。”

这些指责让楚墨辰大为恼火,就连他身边的助理燕成都忍不住同情自家的总裁。这些年他身边都没有什么女人,莫名其妙的多了个这么大的儿子,总裁一定很生气吧?

楚墨辰没作声,可他不是善良的君子,对于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小鬼,他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低沉的嗓音含着愠怒,“谁家的野种?”

小脸上瞬间布满泪痕,莫云杰死死的抓住楚墨辰的裤腿,哇哇大哭,“哇……爹地……你真的不要我了……竟然骂我是野种,呜呜呜……果真是死了妈咪的小孩就没人疼了……”

楚墨辰死死的咬着牙关,他在努力克制自己一脚踢开这个小鬼的冲动。

他不再是曾经放荡的楚三少,而是中天药业集团的总裁,若是出现“虐童”这样的事,必定会给公司带来负面新闻。

转头看了眼燕成,他咬牙:“想个办法!”

助理尴尬的笑笑,一扭头,正好看到人群中有个女人正焦急的找着什么,他道:“总裁,会不会是那个女人?”

楚墨辰看了眼莫晓婉,扬高声调:“女人,你的孩子在这里!”

莫晓婉猛一回头,见莫云杰抱着楚墨辰的大腿,顿时一股恼火冲上罩门,她冲到跟前一把揪起儿子的耳朵,怒吼:“你这个死小孩,你想急死我吗?”

“哇,爹地,我不要这个阿姨,她好凶,每天都不给我饭吃,还打我。”

莫云杰哭得更加汹涌,鼻涕一把泪一把,小小的身子不断的扭动,似乎真的很惧怕莫晓婉,莫晓婉有过刹那的疑惑,刚想继续骂他,却接收到儿子的暗示,顿时明白了什么。

敢情这一切都是他安排的?让机场停电,再接近楚墨辰?

臭小孩!

松开莫云杰,莫晓婉忽然收起自己悍妇的本质,四十五度鞠躬后,一脸恭敬道:“这位就是先生吧?我已经把小少爷给您平安送回来了,请您接收。”

楚墨辰眼一眯,“难道这小鬼不是你的孩子?”

“不,我只是个金牌保姆。”

“那他妈妈呢?”

“这……”

略微迟疑,莫晓婉看了眼自己的儿子。

现在她真有种拍死他的冲动,有什么行动到是事先知会一声啊,她也好做个准备。现在赶鸭子上架来演这场戏,她到底怎么接啊?

这时候,莫云杰抽抽搭搭的道:“爹地,妈咪不是死了吗?不是死了吗?”

楚墨辰的心莫名的揪痛一下,抿了下削薄的唇,“你……妈咪死了?”

目光暗沉的看着眼前的小人儿,他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被触碰,他说不清楚这种感觉是什么,或许是共鸣,又或许这孩子天生就有种令人想要亲近的魔力。

“嗯,是的呀,都死了好久了,久到我都记不清楚是什么时候死的了。”

莫云杰撒谎都不用打草稿,自己的亲妈就在旁边眼角抽搐,他仍旧哭得稀里哗啦,真像是个没了妈的孩子。

莫晓婉这个气啊,她暗暗的咬了口牙,发誓回去之后一定狠狠的揍一顿这小鬼。

看向楚墨辰,莫晓婉一脸平静,“先生,您看要怎么做,是继续让小少爷跟着我,还是回到您身边?”

“什么?”

楚墨辰猛的回过味来,诧异的看着她。

莫晓婉很尽职的又重复了一边:“小少爷是跟着您,还是继续由我照顾?如果跟着您请付给我过去一年的酬金,三百六十五万元整,如果跟着我,请你额外支付我今年的酬金,九百三十四万元整。您知道,现在物价涨了,我的工资必定也得涨,否则无法生存。”

燕成惊得目瞪口呆,“你打劫啊?”

“不!我是金牌保姆,所以值这个价位!”

不卑不吭的说完,莫晓婉在自己的腰上狠狠的掐了一把。

千万不能笑出声来,不然会露陷的。

余光瞧见儿子露出自己的小虎牙,似乎是在夸奖她配合的天衣无缝,莫晓婉忍不住得意的暗哼一声。

哼,既然小家伙在打楚墨辰的主意,那她得配合一下,狠狠的敲一笔作为生活费。对于中天药业来说,这点钱是九牛一毛,她没在后面多加个“0”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敲诈,是莫晓婉报复楚墨辰的第一步,未来还会有更多更刺激的报复,她要楚墨辰倾家荡产,输的光溜溜的跪在她的脚下!

上一章节

点击查看更多

猜你喜欢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小说推荐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