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言情小说

小说分享

小说介绍

帝少宠妻套路深
帝少宠妻套路深

来源:落初

作者:林月夜

分类:言情小说

时间:2018-08-08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

目录

↓ 查看更多目录 ↓

小说介绍

言情小说都市小说

帝少宠妻套路深小说,这是一本现代都市言情小说,作者林月夜,主角容薏、赫连沉枭,容薏这辈子最怕两句话:“老婆,早上好!老婆,晚上见!”在线求救,碰上个臭不要脸男人,非要将她宠上天咋办?“二爷,夫人说天冷,在烧钱取暖呢!”大boss冷酷淡定,头都不抬:“送印钞机。”“二爷,夫人....夫人说要拆庄园啊!”“还不去送炸药?”“二爷,夫人说要打到你鼻青脸肿跪地求饶,我这就去门口拦住她!”“拦什么拦?去送十条小皮鞭,打少了我生气。”“二爷,夫人说要去调戏小白脸!”大boss终于抬头,怒了:“拦住她,将X国小白脸都抓起来阉了!”女人,我看你就是欠收拾!

帝少宠妻套路深容薏赫连沉枭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帝少宠妻套路深小说简介

容薏这辈子最怕两句话:“老婆,早上好!老婆,晚上见!”在线求救,碰上个臭不要脸男人,非要将她宠上天咋办?

“二爷,夫人说天冷,在烧钱取暖呢!”大boss冷酷淡定,头都不抬:“送印钞机。”“二爷,夫人....夫人说要拆庄园啊!”“还不去送炸药?”

“二爷,夫人说要打到你鼻青脸肿跪地求饶,我这就去门口拦住她!”“拦什么拦?去送十条小皮鞭,打少了我生气。”“二爷,夫人说要去调戏小白脸!”大boss终于抬头,怒了:“拦住她,将X国小白脸都抓起来阉了!”女人,我看你就是欠收拾!

帝少宠妻套路深小说试读

第1章001你竟敢把枭二爷的房车当成厕所?

“青松哥哥,你好坏,能不能小心人家肚里的孩子!”

“青松哥哥,你好厉害,我真不行啦!”

“青松哥哥,我好怕,姐她要是知道了,会不会....”

“放心,她那蠢笨的智商不可能....”

门外,容薏(yì)再也忍无可忍,右拳蓄起力,“嘭——!”

女店员震惊盯着被捅开的试衣间门,姑娘你练过拳击吗?

正忙着的男女,不敢置信有人破门而来,躯体狠狠一颤!

“薏薏....”

“姐....”

男人衣不敝~·体,抬手想关门,容薏眸光一凛,一脚踹碎了门板,“顾青松,你所说的班是~·我妹妹?你公司改名优衣酷了?”

若不是突如其来的一封匿名邮件,她竟还不知,这两人半年前珠胎暗结了!

14岁到现在的20岁,6年相识相知相爱,她一度以为他们会结婚的。从没想过自己也会被劈腿!更龌龊的是,小三还是后母的女儿!那个让她身陷囹圄,吃尽苦头的妹妹!

瞥到有店员在,顾青松忙撩开白衬衫,将容美婷裹在怀里,一副保护姿态,“先让美婷穿衣服!”

容薏唇嘲讽一勾,“顾青松,关心别人之前先关心下自己吧。腿~·劈的这么开,dan~dan该着凉了!”

“容薏,知道我为什么选择美婷吗?一个温婉,一个野蛮,一个善解人意,一个粗鄙不堪!”顾青松厌弃道。

容薏心口剧痛,瞥到明明在男人怀里佯装瑟瑟发抖,却偷偷转过脸来对自己挑衅的容美婷,想也没想要去给她一耳刮子!

只是下一秒,“嗡——”耳廓像被利刃刺穿,脸颊火烧火燎地疼!

“容薏,你休想碰美婷一根手指头!我真是后悔,瞎了眼才跟你在一起六年!”顾青松火冒三丈。

容美婷得意瞧着容薏。被打,被甩,你以为结束了吗?好戏还在后头。明天,才是你这辈子最大的屈辱!

容薏彻底被这一耳光打醒!

心,愤怒不甘沦为一片冰冷。她挺直背脊,指甲陷入掌心,轻嗤了声,“该后悔的是我吧?我是真后悔没有时时刻刻看着你,以至于我一转头,你迫不及待吃了一坨屎。”

“你——”顾青松俊脸被气到铁青,想再说什么却忍住了。围观的顾客店员越来越多,他只想赶紧将散落的衣服勾过来穿!

容薏冷笑,弯腰将地所有衣服捞了过来,下一秒,更是迅雷不及掩耳,将男人仅剩的衬衫从后拽了下来,而后大摇大摆地走了。

“容薏,你回来!!!”

男人的咆哮和咒骂,伴随人群的窃窃私语,不绝于耳....

容薏出了商场,潇洒地将所有衣服扔进垃圾桶,“一股屎味。”

转头,眼眶却红了。

他曾赞赏的性格直爽,现在成了厌恶的野蛮粗鄙?

呵,男人真是善变又虚伪!

不爱不爱了,何必这么冠冕堂皇?

容薏自嘲一笑,走进便利店买了瓶二锅头,一边喝一边瞎游荡....

夜,正浓。

夜色帝宫。

门口的房车,奢华的纯黑,车身雕刻着京都人谈狼色变的标志性字母“wolf”。

会所门豁然被推开,八名制服保镖整齐划一地小跑出来,恭敬笔直分站两侧。

昂贵地毯,门童们小心翼翼捧着,整整齐齐铺到房车脚下。

天神般的男人,背着月光,踏地毯,阔步而来....

银色狼人面具遮住他惹人遐想的脸,徒留一双高贵神秘的紫色幽瞳,独一无二,天下无双。

肃杀凛然的气场,所到之处仿若冰冻三尺,俨然冰雪之巅睥睨众生的狼王,你只有一条路,跪下臣服。

他身后,紧随一名嘴里正咬着根bang~bang~糖的年轻男子。

年轻男子着白毛衣,漏洞牛仔裤,正边走边侧头,冲会所门口依依不舍的美艳女郎们,潇洒抛飞吻……惹得几名女郎失控大叫!

不远处,干了1升二锅头醉得不轻的容薏,已经找了一晚的公共厕所。

小腹快要炸了!

“忍住,不能地解决,那是三条腿的蛤蟆干的事!”

她迷糊着搜寻,突然美眸一亮,“W....C....?”

字母很怪,像WC,貌似又像wolf?

定睛再看一眼,有两排黑衣男人在等着厕所?嗯,WC,确定完毕。

容薏喜出望外,拔腿冲了过去。看到两个男人躬身进了“厕所”,直接跟去!

保镖拦住她口气不善:“干什么的?!”

容薏打个酒气熏天的隔,很嚣张:“看不出来?插队,厕所!”

呃?

....厕所?

保镖懵逼了!这个醉鬼,竟敢把枭二爷的房车误认成厕所?

趁他发呆,容薏直接冲了进去。

进去后,她才发现,这“厕所”不仅璀璨、豪华、连空气都是香的!

葩!

更葩的是,有两个男人坐在“马桶”,身旁站着一男三女。

呃,男女混用厕所啊?

容薏红唇一撩,这是要搞事情么?她得赶紧找个隔间,不能打扰人家。

赫连少衍从所谓的“马桶”起身走过来,桃花眼盯着容薏,“你是刚才会所里的小迷妹?”

“三少,这女人——”保镖急匆匆来。

他一扬手,“无妨。”

“隔间在哪?”容薏很急切。

赫连少衍咬着糖,诧异:“你来这是要厕所?”

“嗯!”

看她目光四处游走,他更诧异:“你追过来真的只是个厕所?”

“是啊!我说两遍了!”

赫连少衍不死心,一字一顿:“真、的、是、要、、厕、所?”

确定不是被他的万千魅力迷倒,而跑来投怀送抱的?

容薏小腹闷痛,看他慢吞吞,一巴掌糊在他脑门,咬牙切齿:“嗯,要啊,真的要,很、想、要!!”

泥妹的,老娘现在只想要一个隔间!

他再墨迹,信不信她下一掌直接能糊死他?

真皮沙发,赫连沉枭(hè lián chén x i āо)刚点燃雪茄,这引人误会的三连“要”滑入耳,面具下的紫瞳骤然一缩,从来没有反应的地方,竟升腾起异样.....

第2章002接近你的女人不是都发配南极吗?

“隔间到底在哪?!”容薏吼道。

赫连少衍郁闷,竟有女人糊他脸,真大胆!故意逗弄她:“隔间在哪啊,你.....猜?”

“特么的,你猜猜看我猜不猜?”

她最多再撑一分钟要尿了!阿西吧!

“那....你、猜、猜、看、我、猜、不、猜、你、猜、不、猜?”

容薏真怒了,一个拳头扬过去,男人反应很快,侧头轻松躲过,还顺便询问:“二哥,这醉小鬼要厕所?”

毕竟,这房车属于有洁癖的枭二爷滴!

赫连沉枭狭长凤目冷锐探向容薏,紫瞳兴味之色稍纵即逝,声线华贵仿佛天籁,却又别有深意:“她要给?凭什么?”

容薏蹩眉,狗~ri~的,这年头公厕还需要被批准?

她醉到已看不清对面坐在“马桶”的男人,但仍嚣张极了:“一次而已,你能死啊?还行不行了?痛快点,给不给?”

赫连沉枭紫瞳陡然一缩!

某处,异样的灼热和陌生,愈发强烈....

他鹰隼的凤眸微眯:“来人,带她去。”

“二哥,你吃药了?脾气突然这么好?竟没吩咐人把她扔出去?”

“多嘴。”

“二哥,我又不是女人,哪多出来张嘴?咦....好怪啊,二哥你脖子怎么突然红了?”

“闭嘴!”

“唔.....”

容薏喉头一酸,突然转头,吐了!

赫连少衍撑大桃花眸,惊恐:“妹子,你竟然吐了我二哥桌十个亿的合同!!!还好,你是吐的,不是尿的。不然,你今天会被罚喝尿的我跟你讲....”

空气,异样的怪味。

赫连沉枭薄唇绷紧,极度冷厉和不悦:“带走!”

女佣们粗鲁地将瘫软在地的容薏抬进洗手间。

接着,有人收拾污~hui~物,喷洒空气清新剂。

赫连沉枭面具里,雄性荷尔蒙争先恐后渗出皮肤,这让他某处极为不舒服....

十分钟后,摇晃出了洗手间的容薏,一屁股坐在“马桶”,痞痞瞥向身侧的赫连沉枭,猝不及防被惊艳了!

双眼模糊,依旧看不清他模样,却仍觉的帝王之姿,矜贵不凡。

他很冷。

真像座南极冰山,冷透了!

呵呵,那又怎样?她喜欢戳马蜂窝!

容薏站起来,单腿踩在“马桶”,食指轻佻勾起男人下巴:“来,先摆个OK的手势,让爷知道你丁~·丁的粗细。”

赫连沉枭凤目阴鸷,冷沉觑着她:“.....”

“不行啊?那个指我看看长短总行吧?”

赫连沉枭更加阴鸷,紫瞳迸射之凌厉,似要将她钉穿:“.....”

“懂了!”

容薏打个响指,掏出所有家当,正好117块。

要你鸡,好数字啊。

她潇洒将毛爷爷甩出“擦擦”的响声:“小妖精,你今晚爷包了。”

顾青松玩劈腿,她不能?狗~ri~的,凭什么!

一旁的赫连少衍偷笑,世纪景啊,二哥竟然允许女人调戏他?说好的洁癖呢?这是那个避女人如蛇蝎的二哥?天下红雨啊!

赫连沉枭想狠狠捏碎眼前女人勾着自己下颌的手指,可她身总有股独特幽香,窜入鼻息,直冲尾椎骨....

男性剧痛,竟让他迹般僵硬到无法动弹!

若没有面具,他此刻定然史无前例的狼狈!

恼火!

他不懂,这是怎么了?

“117嫌少?那分期付款吧!爷这次钱带的少,下次翻你牌子,肯定给你补!乖?”

赫连沉枭恼怒、不解、讶异、阴沉地盯着她:“.....”

容薏不耐烦了,丝毫不惧男人杀人的冷眸,甚至拍拍他臂膀,“我说你这磨人的小尤物,差不多行了啊?”

赫连少衍:“.....”英雄,好胆量,你这兄弟小爷交定了。

特助景行:“.....”姑娘,明年今天我会去给你坟。

赫连沉枭痛到极致,狠狠甩开她手,掐灭烟蒂,端起高脚杯,状似旁若无人抿着....

可精致性感的锁骨间,却是汗渍氤氲。

容薏怒了,他敢不鸟她?

她又胡乱掏,掏到一坨软物,想也没想,塞进男人手的高脚杯!

红酒溢出,将男人风衣晕湿一片....

赫连少衍:“.....”英雄,你塞的那是卫、生、巾、吗?

特助景行:“.....”姑娘,京都所有权贵大佬从此对你跪~·tian~脚趾。

赫连沉枭紫瞳阴戾到极致,耐性耗尽,齿缝终于挤出一个字:“滚——”

赫连少衍失望了。他以为二哥会把这醉小鬼当场捏死的,没想到只是滚?

赫连沉枭倒是想,可他现在浑身滚烫如铁,没那心思亲自动手。

他跺跺脚,整个X国风云变色!

可今天,竟对这么个女人毫无办法?

保镖们要将容薏扔出去,她却张牙舞爪犹如敏捷的小母豹,在车里来回窜,一阵鸡飞狗跳....

几个大男人,竟抓不到她,还反被她戏弄!

终于,容薏累了。双眼一闭,倒在男人长腿边,姿势——女版葛优。

赫连沉枭极度紧绷,心底阴郁。他一向冰冷的彻骨,此刻却如灼烧的岩浆。

狠狠觑着腿下的女人,鹅蛋小脸红扑扑,睡的没心没肺。

而他呢,今晚怕不是要受尽折磨?

该死的女人!

景行一直紧盯容薏,这女人很眼熟?

许久,他心咯噔一声,忙俯身在赫连沉枭耳畔:“二爷,她的身份竟然是.....”

几秒后,男人锐利深沉的紫瞳危险眯起,“等等!”

正要将容薏往外抬的保镖们,闻声住手。

“公司有多少厕所?”

呃?厕所?

景行虽疑惑他突然这么问,却仍恭声回:“公司一层8个,一共32层,共计256个厕所。”

“明天起,公司所有厕所保洁都放假,准备一份合同,让她按手印。”

“您的意思是?”

赫连沉枭冷嗤一声:“敢把我的房车认成厕所,我让她认识个够!”

她身份特殊又如何?

惹怒他,要承担后果。

房车有打印设备,合同出炉,睡死的容薏丝毫不知,她即将变成一名保洁大妈!还是洁厕的!

赫连少衍啧啧:“二哥,接近你的女人不都是发配南极吗?她怎么可以打扫厕所?”

了个怪!

点击查看更多

猜你喜欢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小说推荐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