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言情小说

小说分享

小说介绍

总裁饶过小娇妻
总裁饶过小娇妻

来源:掌中云

作者:夏沫

分类:言情小说

时间:2018-07-18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

目录

↓ 查看更多目录 ↓

小说介绍

言情小说都市小说穿越小说

总裁饶过小娇妻小说,这是一本现代都市言情小说,作者夏沫,主角陆云帆、成安安,男友被好朋友推到,无意中睡了集团boss……,一不小心怀孕了!

总裁饶过小娇妻陆云帆/成安安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总裁饶过小娇妻小说简介

男友被好朋友推到,无意中睡了集团boss……

一不小心怀孕了!

总裁饶过小娇妻小说试读

第一章进错房间

深邃的夜晚,灯火半明半昧,成安安结束了一天工作,抱着大大的礼盒出现在男朋友家门外,拿出钥匙打开了门。

盒子里是她努力加班三个月才买下来的限量版纪念油画,还没来得及换鞋,就已经听到了卧室里传来了不和谐的声音。

再细看,顺着地板衣服扔了一路,一直延伸到了卧室里,而卧室半掩的房门内不堪形容的情景,映入她的眼帘,直直地刺痛了她的心,双眼不知不觉中蒙上了一层雾水。

哐当一声,她手里的礼物盒,掉落在了地上!

明朗的响声,在这一刻似乎显得十分的震耳欲聋,惊动了卧室的两人。

凌霄回头一看,双眼一缩。

顾不得其他,抓起一件衣服就朝成安安跑去。

不过在同一时刻,成安安转头就跑了。

金思韦嘉——这是一家被称世外桃源的俱乐部,耗资上亿,堪称国内最贵的消费场所。

成安安快步的穿越了金碧辉煌的大厅,尖细的高跟鞋敲在瓷砖上像鼓点不规律的舞曲,顶级水晶吊灯点缀其上,欧式风颇浓。

但是她没有心思注意这些,捂着哭红的双眼,冲进电梯,迅速按了回房间的楼层,生怕被人看见了她现在的这副模样。

到了,顺手掏出房卡,开门而入,进入房间第一件事,就是冲到酒柜前,随手取下一瓶酒,开瓶就猛灌了下去!

一瓶酒下肚,她已经有些恍惚。

想到自己相爱十年的男友和闺蜜彼此交欢的画面,成安安的泪水又忍不住滑了下来。

奋力的摇了摇头,抹了把鼻涕眼泪,她试图从回忆中挣脱出来,又猛的灌了自己几口酒。

情绪不好的时候,一点点酒精都会让人醉。

成安安只觉得脑袋越来越沉,顶上的吊灯都出现了重叠幻灭的影子。

感觉身体好热啊,她用力扯了衬衣,随着最上面两个扣子的解开,整个身体便放松起来,困意来袭,沉沉的睡去。

于此同时,金思韦嘉的迎来一位无线至上的大人物,他从黑色劳斯莱斯下来径直走进了大厅。

快速上楼,走到一间装饰豪华的门前,掏出门卡,滴的一声,便推门进去。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靠窗处沉睡在沙发上的成安安。

“嗯?”他的心中纳闷着,“谁知道自己来这里?还准备了这么一个尤物?”

不过他并没有多想,回头把门关上就走进了浴室。

大的莲花篷倾泻着水柱,温热的水流冲洗着一天的疲倦,陆云帆抬起头享受着水源带给自己的舒服。

今天刚刚从巴黎回来,那边的时尚周让他忙的焦头烂额。

水流顺着身子往下滴落着,他渐渐放松了。

洗完澡之后,拿着浴巾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微卷的头发还在滴水,滴在胸肌上有着一种难言的性感。

他走到还在沉睡中的成安安跟前,仔细的品味着这个女孩。

娇小的脸庞挂着丝丝红润,小巧的鼻子,迷人的锁骨,再向下,被扯开的衣服裸露春光无限。

陆云帆再也把持不住,弯腰抱起沙发上沉睡的人儿,轻巧的将她扔在床上。

成安安突然感觉到身子忽然接触舒服柔软的承载物,忍不住扭动着身子爬了爬。

陆云帆嘴角微勾,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将身上的浴巾一扯,随手往地上一扔,顺势压了上去。

和煦的阳光透过雪白的纱窗,静静的洒在床上的两个人身上,除了暧昧与温馨的和谐,没有过分的情欲与不堪。

像一幅极美的画卷,男人刚毅而俊美,女人柔和而淡雅。

成安安揉了揉眼睛,起身伸了一个懒腰。

这时,才发现自己身体的异样,感觉浑身上下像是骨头都散了一般,稍稍一动就牵动特么的疼,她眉头一皱,伸手捏了捏自己有些发胀的腿。

向下,向下……向上,向上……这才发现自己竟然没穿衣服!

一下子惊醒了,快速掀开被子一瞧,只见自己全身上下到处都是吻痕,下意识的往旁边一瞧。

当看到,还在沉睡中的男人!

嘴巴张成一个o字形。

坏了,酒后乱姓?

瞬间脸就垮了下来。

酒量奇好的她,竟然也有乱了分寸。

扭头瞥了瞥这个不知名的男人,刚才郁闷的心情全没了。

双手摸了摸下巴,竟然在心里啧啧赞叹了起来。

原来现在的牛郎的档次这么高啊?

瞧这眼睛,虽然闭着却难掩好看;瞧着眉毛,剑眉英气、俊逸十足;瞧着鼻梁如此坚挺,怕是明星也不及他万分。

一定得多给点钱,只是要给多少呢?她在心里默默的合计着。

这时她乌黑明亮的眼睛,无意中瞥到了床头柜一旁的管理卡,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奇怪,为什么这个男人会有能够打开所有门的管理卡呢?

“嘀嘀嘀……嘀嘀嘀……”

不过还不待时间让她多想,电话便响了起来,她迅速的抓起电话按了接听键。

“喂你好!”

因为她接的迅速,手机铃声又小,并没有吵醒旁边的男人。

几秒后,本来还好心情的成安安,脸上的微笑忽然僵持,双眼瞬间定格。

不过仅是那么几秒钟的时间,她就快速挂断电话,起身捡起散落一地的衣服穿好,抓起包包,尖细的高跟鞋,以最快的速度朝地下停车场飞奔而去。

第二章下次多给点

在俱乐部满足的睡了一觉的陆云帆缓缓睁开眼睛,他伸出手摸了摸旁边的尤物,却什么都没有摸到,转头望去发现旁边早就空空如也,只留下凌乱的被角。

他微微思索了下,赞叹的自语着:“真是合格的礼物。”

只是自己来不及补偿她,就走了,让他不免有些失落,他做事向来喜欢银货两讫。

不过人都走了,他也没办法,伸了个懒腰便下了床。

这时床头柜上的一张红色的毛爷爷映入了他眼帘,旁边还有一张写着,“这次没有钱,下次点你服务的时候,我会多给点的。”的纸条!让他本来春风得意的俊脸,瞬间充满了黑线。

来不及多想,秘书的电话就打了进来,说道:“总裁我已经准备好了车在楼下,您可以下来了。”

陆云帆冷冷的应了一声,穿好衣服,走下了楼。

坐上车,朝着帝王大厦驶去,他还要给自己的女伴买晚上出席酒会的衣服。

成安安从酒店快速出来,没有想到车胎爆了,又折腾了接近半个小时,才终于换上备胎,再次快速飞奔在上路。

拐了三个弯,远远的,她便看见一辆劳斯莱斯横亘在她面前,让她无法通过。这么紧急的情况下谁这么缺德,光天化日之下在路旁占了这么大位置。

眼看对方的车子和身旁一辆奔驰有些车距,成安安在心里暗自呢喃,千万别蹭着,这么贵的车赔不起呀。

她加速马力往那空挡钻去,晃荡一声,对方的后视镜被她急速划到地上,连带着几痕刮痕。成安安急忙刹车,按下车窗连连说对不起。

咦,竟然没人?

成安安定睛一看,劳斯莱斯里,一个人影都没有。她本想下车道歉的,想了想,从自己的包包内翻出一小本粉红色便签,拔出笔头,在上面留字。

“对不起,事出有因。索赔找我,电话137……。”

写完这句话,成安安径自下车,一掌贴在了对方的车上。

然后迅速上了自己的车,她继续风尘仆仆的朝医院的方向赶去……

身后陆云帆搂着苏米从帝王大厦走出来,苏米抱着几袋印有LV,FerrCgCmo,Gucci字样的衣服、包包,边走边笑容洋溢。

陆云帆刚走到车旁,眼眸里顿时冒出火花。他一个怒气将字条扯下来看了看,上面除了一句话,一个号码,再无其他。而车身的刮痕让他的心顿时烦躁起来。

陆云帆掏出手机,按着上面留的号码拨了过去,将字条塞给司机,怒气冲冲地朝电话那头破空大骂,“劳斯莱斯撞完就跑是不是太不负责了,而且大言不惭的说索赔,怕是卖了你也赔不起吧……”

成安安一边眼睛看着前方的路,一边有些胆战心惊地听着对方在那边破口大骂,在对方妙语如珠巧舌如簧的攻击下,成安安想解释都找不到空挡,只能被吼得一愣一愣的。

其实如果不是自己着急,她一定会亲自去给人家修理车的……

那头车主的电话刚挂线,小姨的电话便快速的闪了进来,“成安安,你到底在哪里!打电话竟然一直占线,赶紧回来吧,你妈妈已经不行了……”

车子开的飞快,两个小时的时间终于到了医院,急匆匆地推开病房门,一屋子人早已泣不成声,她气喘吁吁地看着大家,众人纷纷为她让道,隔着一段距离,成安安看见了躺在病床上一脸安详的母亲。

“你来晚了。”小姨哽咽着拍了拍她的肩膀,将发愣的成安安拉了回来,“这是你妈妈要我交给你的。”

赤色的信封,颤抖着手打开,里面是一封信。

“安安,原谅妈妈不能陪你走下去了。这几个月的身体隐隐约约有些不妥,怕你担心便瞒着没说。你许久没回家了。不知道待会能不能见上最后一面。房子我留给你了。当初你小姨为了这套房子奔波,你以后要好好谢她。还有你二姨,三姨,今天来探望妈妈了,前程往事咱们就一笔勾销啊。别跟她们怄气。”

……

成安安看完这封信,胸腔内波涛汹涌的情绪快要将她的呼吸淹没了。

“安安,你别难过啊,人死不能复生!”二姨尖着声音说道,刚刚还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她此时拿着手扇扇风,有些急躁地问道,“那个信里,你妈妈有没有说到你以后的打算啊?”

“哎呦你这么问,安安怎么知道你在说什么?”二姨丈瞪了她一眼,赔着笑说道,“那个,你妈妈信里有没有说到房产的事啊?”

“房产你们也想要?”三姨叉着腰,怒气冲冲地说道,“当初让你们给找个地过活过活,借几块钱来救济救济,你们把门关得那么紧,你们也有资格想来瓜分这房子?”

“你也好不到哪去!”二姨愤愤不平道,“你问安安,当初她们母女俩饿得连饭都吃不上的时候,是谁施舍她们母女一口饭吃的?”

“你们有心也不会大冬天地将她们母女俩赶到街上,连留宿一晚都不乐意。”三姨争辩道。

小姨有些看不下去了,跺跺脚说道,“你们能不能别在大姐尸骨未寒的时候说这些话?安安还在场呢。”

“你别假惺惺了,你也好不到哪去!”三姨破口大骂道,“你要真心对大姐好,当初为这套房子奔波的时候也不会借机从里面抽成!你也好意思站在这里瞎嚷嚷……”

“够了!”成安安再也受不了了,她锐利的目光一行行扫过眼前的人,此时的他们都自知理亏地闭上嘴,成安安咬了咬下唇,将手中的遗信狠狠地攥在手里,轻声说道,“这套房子,你们想都别想。没什么事都给我走!”

“欸成安安你这是什么态度!”二姨指着她的鼻尖骂道,“当初要不是我,你现在还能活着?你在我面前装什么装。”

“就是,自己是个贱.货,在那种场所上班,也好意思在我们面前拽得二五八万。”三姨帮腔作势地说道。

“滚!”

成安安犀利的声音在病房内响起,吓得众人脸色一变。

“我告诉你,这房子没完!这葬礼,我不去了!”二姨边走边说,三姨跟在身后附和,狠狠地摔上门,而小姨看了看成安安一眼,有些羞愧地拿上包包带上门,病房内,只剩下手指骨头握得咯咯作响的成安安。

第三章有孩子了

她深深呼了口气,低下头俯在母亲的耳边轻声说道,“现在总算清净了。这葬礼,我会给妈妈风光大葬的。”

她握着母亲的手,在身边守候了整整一晚,表情呆滞。日光初上,她将电话拨给了殡仪馆的人。风风光光的葬礼持续了几天,继而她伤心过度,将自己关在家里整整一个月。

这一个月里,她都不知道要如何面对,可是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她想到,妈妈死去肯定也希望自己好好活着,于是决定走出门好好呼吸下新鲜空气。

阳光明媚,她刚走出门没多远便看到了一辆车迎面驶来,还来不及反应,就已经跌在地上。

车上的人快速的下来,助理观察了下成安安,跑到了陆云帆面前,“总裁,她好像昏迷了。”

“赶紧你将她送进医院里,再通知下他的家人。”陆云帆并没有下车,而是冷冷的命令道。

“好!”助理答道。

医院内。

“恭喜,小姐,你有身孕了。”

不知过了多久,成安安醒来时对上一张温和的脸,她有些错愕地起身,医生将挂瓶的位置调了调,轻声笑道,“有了孩子就别太忙碌。刚刚替你检查一番,你这阵子心情太抑郁了。还好今天只是摔倒,孩子没事。”

“你说什么?”成安安难以置信地问道。

“我说,你这阵子太抑郁了。”医生温和地重复一遍。

“上一句!我说上一句!你说我有孩子了??”

成安安讶异的脸将医生吓了一跳,他有些疑惑地点点头,“是的,你有身孕了。”

成安安的心瞬间冷下来,她竟然忘记在72小时内,必须服用避孕药!这下好了,麻烦大了。

小姨被陆云帆的助理通知来,刚一进门就听到了这个惊天消息。

拉了拉她的衣袖,悄声在她耳边问道,“你这孩子,是结婚了还是?”

“不是!”成安安斩钉截铁地说道,孩子他爹是牛郎,哪来的婚事一说。

“那,就是说,这孩子是在外面和别人……”小姨的话还没说完,门就被三姨一掌拍了开来,“我看,就是在外面不检点有的!也不看看是什么职业!调酒师,在那种地方工作和坐台小姐差不多吧!”

“胡说八道。”成安安微微发怒。

二姨从三姨的身后探出头来,有些畏畏缩缩地说道,“不然呢?总不能自个儿和自个儿生吧?”

“关你们什么事!”成安安有些生气,还真是冤家路窄,躺个床都能碰见她们,“我要休息了,你们出去吧。”

“出去?”三姨冷笑一声,“我告诉你,今天你要是不把房产证交出来,就别想离开这个门!”

“就是,你二姨也不是好欺负的。”二姨理了理衣领,一脸趾高气扬。

成安安冷冷一笑,“难道,你们还想扣留我不成?你们以为自己是CT还是FBI,有这个资质?”

“好了好了,统统别吵了。”小姨起身说道,“现在安安有身孕了,你们说话都留点口德。”

“小妹,你就是常常扮好人,成安安一家才会以为你是观世音菩萨。殊不知,让他们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就是你!”二姨讪笑道。

“你给我闭嘴。”似乎被说中了心事,小姨有些怒不可遏。

成安安不明就里地看着这几个女人,二姨刚刚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哼,成安安你就是一贱人,跟你妈一样贱。你妈是大贱人,你是小贱人。都在外面有了野杂种!”三姨见逼不出房产证,恶狠狠地怒骂道。

成安安的拳头握得咯咯作响,一个巴掌便删在了三姨的脸上,一字一句地说道,“你们再血口喷人污蔑我妈妈,我让你们一个个都跟着陪葬!”

“呵,唬谁呢。”二姨嘴上说着,脸上却有了惊慌之色,成安安这次回家倒意气风发了不少,指不定背后还有个靠山,不怕惹不起就怕惹错人。二姨朝三姨使了使眼色,三姨捂着被打肿了的脸,悻悻的。

“我们去找律师。你在这好好看着她,她走了,你也吃不了兜着走。”三姨看着小姨,挽着二姨的手扬长而去。

小姨站在窗口前,看着楼下两个女人远走的背影,回头朝成安安说道,“安安,在这节骨眼上,你还是快些走。免得她们回来了,你可走不了了。”

“二姨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你做了什么?我爸爸是谁?”成安安的脑海里有几千几万个疑问,她多想有人告诉她前因后果。

“日后再说,这些你带在身上。快走吧。”小姨将手里的钱包塞在了成安安的手中,将她推到门口,“你不走,她们会整死你的。”

“小姨……”成安安手里攥着钱,眼泪流了下来,她暗暗的甩甩头,甩掉自己的所有负面情绪。

“快走吧。”小姨把心一横,关上门,她将背靠在门上,有些哽咽地说道,“走了就别回来了。”

还在犹豫中的成安安一把被陆云帆的助理拽了出来,“你现在不走,还在这做什么?赶紧的呀!”

“不用你在这假惺惺做好人。”成安安扭头看着助理,冷漠的收回推开他的手,快速的出了医院大门。

点击查看更多

猜你喜欢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小说推荐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