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言情小说

小说分享

小说介绍

难逢相恋时
难逢相恋时

来源:掌中云

作者:彼佯

分类:言情小说

时间:2018-07-18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

目录

↓ 查看更多目录 ↓

小说介绍

言情小说都市小说

难逢相恋时小说,这是一本现代都市言情小说,作者彼佯,主角姚兮、顾辰生,三年前的离别,三年后的巧遇。遇见之后,才知道原来一直没有忘记他。即使婚后的生活不是所谓的童话般的结局,她也甘之如饴。

难逢相恋时姚兮/顾辰生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难逢相恋时小说简介

三年前的离别,三年后的巧遇。

遇见之后,才知道原来一直没有忘记他。

即使婚后的生活不是所谓的童话般的结局,她也甘之如饴。

难逢相恋时小说试读

第一章:再次遇见你

华灯初上,位于环泽公园的兰溪酒店,顶层大厅灯火通明,水晶灯熠熠的光罩在宾客脸上迷幻生辉。

初秋的季节,身着单薄挂脖白色长裙的姚兮踩着同色的高跟鞋站在门口,攥着贝壳状手拿包的手心浸着细汗。

怀冬市的上流人士聚会,这本不该是她涉足的地方。

放眼望去,高官名媛,政客明星,一张张踌躇得志的脸,无不是站在这个社会尖端的人。

“呼……”

她深吸一口气,稳了稳不安的心,迈出艰难的一步。

视线在酒会间搜寻,很快锁定站在人群中的男人。

他身着Kiton暗蓝色条纹款西装,剪裁得体,188颀长身高挺拔如标杆,单手擎着香槟,与人攀谈,言行举止清冷高贵。

姚兮认得那张棱角分明的脸,有着欧洲人的深刻轮廓,综合亚洲人的精致五官。

剑眉斜飞,凤眼沉凉,杯子凑到薄唇呷酒的姿态像电影里慢镜头特写,优雅绅士,淡漠又严谨。

不止她认识,恐怕整个怀冬市无人不识。

怡泽国际总裁——顾辰生!

顾辰生,用他自身完美阐述了一句网络用语,明明可以考颜值却在拼才华。

“您好,顾先生。”姚兮悄然走近,浅笑吟吟的伸出细白的手,“我是您雇佣的生活助理候选人,凌雨。”

没错,此刻的她,并不是姚兮。

顾辰生侧目扫去,琥珀色的眸子看不出情绪,声音是醇厚如午后浓烈的咖啡,“找我助理谈。”

冷冷的,没有握手,言语也是简洁利落。

姚兮伸出的手尴尬收拢,努力的挤出温和的笑来:“好的,顾先生,打扰了。”

说话的同时,她退后了半步,心脏跳动的频率杂乱无章。

原来,与他交谈只字片语会这么紧张。

紧张到脚步僵硬,举步艰难。

“等等。”忽然,顾辰生叫住了她,森冷的目光落在她手腕复古手镯上,冷峻的面容浮出一丝凝重,连带着如画的眉宇也蹙起。

“顾先生,还有别的吩咐吗?”姚兮转过身,毕恭毕敬,仪态保持端庄,交握的双手置于腹间。

顾辰生一瞬不瞬的注视着她手腕,那古铜的镯子,镂空的设计,钿上的珠宝七色琳琅。

哑光的质感并不起眼,细看下却令人过目不忘。

察觉到他的异样,姚兮不自觉的握紧拳头,平庸甚至有些大众化的小脸上血色渐渐褪去。

“你刚才说,你是谁?”顾辰生缓缓掀起眼皮,隼目里锐利的光落在她面容上,好似一把无形的手术刀要将她精心化的妆一寸寸剥离。

姚兮被他盯得心里发毛,竟有种落荒而逃的冲动。

“凌雨,Slima公司派来的生活助理。”姚兮硬着头皮回答,抬手蹭了蹭脸颊,还好,塑性硅胶掩藏在发丝下并没脱落的痕迹。

“凌雨?”他凤眼微眯,眼底些许狐疑。

如果说这辈子姚兮见过最可怕的东西是什么,那一定是那双凌厉的眼,好像能洞穿一切,所有伪装都逃不过他的眼。

她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力气站着,小腿莫名的发软。

“是,我是凌雨,之前我们公司应该给过您资料的。”

姚兮甚至不知道这句话是从哪里发出的声音,饶是来之前做过百次千次的思想准备,一旦面临真人,原先演练过或清高,或强势,或不可一世的姿态全都踪迹难寻。

她的忐忑太过明显,在墨色澄明的瞳眸里闪烁不定。

“你过来!”

突然,他伸出手扼住了她手腕,动作近乎是野蛮的拖着她往阳台走。

姚兮脚下拌蒜,脚步轻重不一的随着他跌跌撞撞的穿过热闹人群。

几百米高楼的阳台,清凉的风吹来带着几分寒。

长发迷了双眼,姚兮下意识的拨开,顾辰生已狠狠的将她甩在墙上。

后背钝痛,五脏六腑像移了位。

“你……顾先生……”

“嘶——”

姚兮吃疼的拧紧眉头,眼前的男人粗鲁的撕开了她胸前的衣服。

第二章:他的怀疑

挂脖的带子断裂,长裙滑落,柔滑的肌肤春光乍现。

“啊!”

她潜意识的惊呼捂住胸口,双眼布满惊恐。

顾辰生高了她太多,居高临下的姿态,刀刻的五官陷入阴影里,阴鸷的眼仿佛融进了天边的月,冰凉清寒。

“松手!”他命令的口吻夹着愠作,低沉的声调极具威严。

姚兮被他震住,澄明清透的眸子闪烁不定,咬着唇,脸颊因羞辱而燥热,却慢慢的松开覆盖在胸前的手。

随着她指尖缓缓挪开,前扣式半杯Bra里一对白兔呼之欲出。

洁如雪峰,嫩滑无瑕,随着她紊乱的呼吸而起伏。

顾辰生眸光逐渐黯淡,沉不见底。

修长如玉的指节松开,他徐徐站直了身,淡漠的面容,所有情绪收敛得一干二净。

“你可以走了。”他垂着眼帘,从容的捋了捋袖口。

姚兮靠着墙惊魂未定,微张着嘴,眼底微微湿润。

听着他这话,手忙脚乱的扯着裙口遮挡胸脯,身后人头攒动,刚才要是有人从里出来,肯定会大惊失色。

她知道,他在找什么。

三年前纹在胸口的刺青,他的名……

还好,早抹得一丝痕迹也不留。

夜风微凉,吹散了积压在心底的往事,姚兮回头望去,顾辰生周旋在宾客间游刃有余,一贯的冷漠,却又像磁石,吸引着形形色色的人靠近。

差不多该走了……

姚兮牵着挂脖的带子两端,在颈后打了个蝴蝶结。

穿过人群,一如她来时不起眼,根本没人注意。

“你好,凌雨小姐吗?”走出别墅,她打了通电话,拦了辆出租车坐了进去,“是,任务已经完成。”

她的工作,就是利用化妆技术冒充各式各样的人,用一个个陌生的身份,去代替当事人做不想做的事。

这次,要不是酬金丰厚,她是绝不会以身涉险,去见顾辰生。

“好的,谢谢你。”电话里凌雨笑道:“我在美国还有别的事,要不是你帮忙,我不知要怎么应付爸妈。”

凌雨的情况,姚兮在接到客户档案的时候有个初步了解。

从美国加州福斯坦大学毕业,攻读了硕士学位,术业专供营养医学,本该有自我抉择工作的权利。然而,他父母却给她安排了一条死路,接近顾辰生,帮衬着家里的事业。

凌雨有自己的打算,故而,联系上了姚兮。

“没事,合作愉快。”姚兮看着车窗外,摸着下巴颏的硅胶,捂得久了,热汗淋漓。索性揭开边沿,拉扯,撕开的瞬间分外疼,好似脸上细绒毛跟着粘掉了一般。

“我的妈呀!”出租车司机从后视镜里窥探到她的尊容,吓得魂飞魄散,“你,你是玩变脸的吧?”

此时的简颜,已经从一个长相平平的女人变成了玉面狐狸。

肤太白,唇太红,微微上扬的眼角,一双杏目,清透澄明。

“是啊!”姚兮微微一笑,顾盼生辉。

她曾在剧组工作,为演员画特效妆,满世界的奔波费时费力,后来索性为自己化妆,变换身份,周旋在各种场所。

窗外,流光溢彩,光怪陆离的世界,每个人都戴了张面具。

恍恍惚惚,又是那张刀削的面庞。

冷厉淡漠……

就是那样一个人,才会绝情的给她一封分手信,威胁她从此不准再出现在他视线里。

往事袭来,像一根刺扎在心头,疼到难以呼吸。

姚兮闭上眼缓了缓,车已停在了家门口。

“妈咪!”

第三章:市井常态

一个小人儿穿着淡粉色的连体衣,向着她扑了过来。

“七七,这么晚了,你怎么一个人跑出来?”她蹲下身,搂住了三岁大的孩子,摸着她的锅盖头,眼里满是慈爱。

“外婆打麻将,我一个人。”七七可怜巴巴的垂下眼,细长的睫毛掩住明亮似星辰的双眸。

姚兮神色微微滞了滞,牵起了七七的小手,“冷不能冷啊?妈妈不是跟你说过一个人不能乱跑吗?要是被坏人拐跑了怎么办啊?”

“不想在家。”

七七撅起的嘴堪比壶口。姚兮抱着七七在怀里,楼道里的灯逐渐明亮,延伸出一条通往顶楼的路。

老式的七层小区,702的房门一道斑驳生锈的防盗门,隔着门板,传出敲打声。

“碰了。”

“老韩运气不错啊!”

有人起哄,有人笑,热闹非凡。

姚兮掏出钥匙开了门,乌烟瘴气的,青烟蔓延,呛人鼻息。

“妈,我回来了。”她看向大厅里的一张麻将桌,四个老妇人坐一桌,还有个观战得枕戈待旦。

坐在东南方向的妇人叼着根烟,专注的看着手里的牌,头也不曾抬起,“赶紧做晚饭,这么晚才回来,想饿死我这些姐妹啊?”

姚兮张了张嘴,正欲开口,她将牌一摊,大笑起来,“糊了,给钱给钱!”

世界上就有这种人,当着蛀米虫,还会对人吆五喝六。

“七七,还没吃饭吗?”姚兮心疼着怀里的小公主,七七点了点头,含糊不清糯糯道:“外婆说妈妈不回来就没吃的。”

9点多了,她竟然让一个孩子饿着肚子,只顾着打麻将!

人太多,姚兮不想跟她吵,抱着七七顺手在玄关挂钩取了件外套夺门而出,“妈妈带你出去吃。”

受够了!

她一定要买一套房,在渝都生存下去!要赚更多更多的钱,给七七创造最好的生活环境。

暗暗的,姚兮攥紧了拳头,关门的刹那隐隐听到有人怒骂:“出去吃,出去吃,整天就知道花钱!怎么生了你这个败家子!”

呼……

带着七七吃过饭后,站在小区院子里,夜风清爽微凉,感觉空气都清新许多,疲惫了一天的大脑也渐渐的放松,但是一想到要回到那个充满烟草味的家,所有的好心情都暗荡无存。

“妈咪,爸爸什么时候回来?”七七望着林荫小道下斑驳的光,踹着一颗小石子奶声奶气道:“我昨晚梦到了他,看不清。”

姚兮步子徒然顿了顿,迎面来的风凉意习习。

“妈咪也不知道,可能会很久吧……”

夜色里,大道旁停着一辆路虎创世,车厢的玻璃片上隐见一点亮光闪烁,似摄像机运行时的灯。

“八条,三万。”

姚兮回到家,麻将聚会还没散场,她一言不发,晚饭放在厨房,带着姚七洗了澡。

“妈咪,好吵。”

姚兮卷缩在她怀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卧室与客厅隔着一堵墙,打牌的吵闹声断断续续传来,扰人清梦。

“你在这乖乖睡觉,妈咪去跟外婆谈谈。”姚兮掀开被子下了床,轻轻合上门,走到客厅。

姚母卢玉莲叼着烟,白烟袅袅模糊了她浓妆艳抹的脸。

“妈,10点了。”

姚兮双手环抱在胸口,提醒道。

“10点怎么了?我们要打到12点,要是不乐意,搬出去住!”卢玉莲讥笑着,指尖夹着烟在烟灰缸里弹了弹,“带个拖油瓶还好意思回来,整天家不打扫,饭不做,学学你姐姐,嫁个好老公,相夫教子,哪像你!”

一通奚落的话,姚兮听得耳朵起茧。

“你以为我想啊?这几天我就在找房子。”她懒得多费口舌,走到立式衣架前,抽出钱包,掏出一小沓钱拍在了桌面,“就当是房租,我买两天安静,行吗?”

姚兮这一举动,令卢玉莲的牌友面面相觑,稍有眼色的收拾东西起身,“时候已不早了,我看我们还是先走吧!”

牌友三三两两的离去,卢玉莲悠悠的碾灭了烟蒂,勾起一侧的唇角冷笑,“这就是你对你妈该有的态度?”

“我什么态度,取决于你的行为。”姚兮寒着脸,摊开手道:“不乐意,把钱给我。”

自己母亲是什么样的人,她最清楚不过。

卢玉莲握着钱的手往回缩,当着她面娴熟的数起来,“不要白不要,你姐这个月的生活费还没送到,正好可以贴补家里的用度。”

家里用度?打牌输光了钱还差不多,自从她回来的半个月里,家里柴米油盐酱醋茶哪样不是她买的?

不知道别人的家是否也是这样充满硝烟,她只知道从小到大,母亲都偏爱各方面出众的姐姐,或许,这就是市井常态。

家里终于消停,电话却在这时候响了起来。

点击查看更多

猜你喜欢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小说推荐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