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言情小说

小说分享

小说介绍

情深不相许
情深不相许

来源:九库

作者:

分类:言情小说

时间:2018-07-06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

小说介绍

言情小说

情深不相许小说,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作者瑟瑟爱,主角龙沐阳、骆离,龙沐阳最爱做的事情就是搞大骆离的肚子,再用同样威猛的手法搞掉她肚子里的宝宝,结婚三年,他终于允许流产五次的她怀孕了。没想到六个月的时候,他直接把她推进了产房,那时她才知道,他允许她怀了六个月的孩子完全是为了另一个女人。当他亲自碾断了她的双腿,她所有爱如童话般的梦终于醒透,龙沐阳,我曾经爱你有多深,就恨你有多深……

情深不相许骆离/龙沐阳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情深不相许小说简介

龙沐阳最爱做的事情就是搞大骆离的肚子,再用同样威猛的手法搞掉她肚子里的宝宝,结婚三年,他终于允许流产五次的她怀孕了。

没想到六个月的时候,他直接把她推进了产房,那时她才知道,他允许她怀了六个月的孩子完全是为了另一个女人。

当他亲自碾断了她的双腿,她所有爱如童话般的梦终于醒透,龙沐阳,我曾经爱你有多深,就恨你有多深……

微信搜索:zysc21,关注:姿媛书城,即可查看更多免费言情豪门总裁小说!

情深不相许小说试读

第1章最不要脸的贱女人

“医生,宝宝怎么样?”骆离的目光落在B超的显示屏上,这两天小东西在她的肚子里闹腾的厉害。

“宝宝很正常,也很健康,再过三个月就要生了。”

“嗯嗯,太好了,谢谢医生。”骆离继续激动的看着屏幕上的那个小东西,那是她的孩子,结婚三年,她已经流产了五次了,这一次,终于快要生下自己的孩子了。

想想,就特别的期待。

“既然健康,那就生吧。”B超室的门突然间打开,龙沐阳徐徐走了进来,淡漠的看着骆离。

骆离一时还没反应过来龙沐阳话语中的意思,不由自主的问道:“你……你怎么来了?”

从她这第六次怀孕到现在六个多月了,龙沐阳从来都没有陪她来过医院,更没有过问过她肚子里的孩子的情况。

仿佛,这孩子不是他的一样。

冷漠的让她常常觉得自己当初是不是嫁错了人,可她爱他,就为了那份深爱,她为他什么都肯做了,甚至于为他的母亲捐肝。

“来人,把她带去手术室,马上生产。”龙沐阳根本不理会她,转身冲着门外的方向下达着命令。

随即,两个护士就冲了进来,不由分说的就拉起了骆离,“跟我们去产房。”

“龙沐阳,你……你什么意思?”骆离懵了,宝宝才六个多月,根本不到生产的时间,龙沐阳这是要强行让她生孩子吗?

可六个月就算是生下来,器官还没有长好的宝宝也不可能是健康的。

龙沐阳冷嗤了的一声,“让你生孩子,你听不懂吗?”

“不要……不要……”骆离哭喊出声,“我不要现在生,龙沐阳你放过我。”

“骆语的病急需新生宝宝的脐带血,骆离,你必须现在生。”

骆离的身子猛的一颤,“骆语……骆语怎么了?”

“骆语怎么了你不知道吗?她替你割了肝,可你呢,为了嫁给我居然要杀她灭口,幸好她命大的活了过来,可惜身子一直都不好,只有新生宝宝的脐带血才能治她的病,等这一天,我已经等了六个月了。”

骆离的身子颤的更加厉害,“所以,我这次怀孕后你没有再折腾我,完全是为了今天要我生下孩子去救骆语?”问完了,骆离还是不相信龙沐阳是那样冷漠无情的人,当初她真的上了手术台准备为他母亲捐肝的,甚至于连麻药都打了。

她也一直以为自己的肝捐了,没想到结婚的当晚医院就寄来了一张报告单,她的肝脏很正常,真正捐肝的是她的妹妹骆语。

而她,从此就成了一个为了嫁给龙沐阳而不择手段骗婚的女人,也成了龙沐阳眼里一个最不要脸的无耻女人。

结婚那晚,他狠狠的折腾她。

她怀孕了,他会更狠的要她。

于是,她怀一次孕,他就直接在床上把她折腾到流产,再怀孕,再流产,他说她不配生他的孩子,也不允许她生。

直到这一次怀孕他终于没有再不停的要她了,她还以为他要放过她了,没想到,他允许她的孩子怀到六个月,原来全都是为了救骆语。

“对,你是骆语的亲姐姐,只有你生的孩子的脐带血才能救她,这也是你欠骆语的,带走。”龙沐阳一挥手,护士就把骆离架去了手术室。

冰冷的手术室,冰冷的器械,骆离直接被摁在了手术台上,龙沐阳冷冷的看着她,对身旁的医生道:“不需要打麻药,直接剖腹取出孩子,她要是敢动也没关系,大不了手术刀就从孩子的头上切过去,反正,我只要脐带血,对了,捎带的把她的肝也随便切一些,留了三年了,是时候切了。”

第2章切腹切肝

听到这里,骆离惊惧的望着龙沐阳,她不打麻药她能忍,可是她不能忍才六个月的宝宝就这样被剖腹取出。

“沐阳,这孩子也是你的骨肉,就算你要救骆语,可好歹再等一个月好不好?”那时候孩子七个多月了,生下来就能活了。

“不行,骆语的病等不起,动手。”龙沐阳说完,转身便走出了手术室。

被固定在手术台上的骆离一动也不敢动了,耳朵里全都是医生拿起器械的声音。

她甚至连抖都不敢抖了,生怕抖动一下医生下刀的位置偏了,就切到了她孩子的小手小脚或者是切到头什么的,想想,心便会抽痛不已。

骆离紧闭着眼睛,可发现越是闭眼睛对周遭的声音越是敏感越是害怕,咬了咬唇,骆离还是选择了睁开眼睛。

眼前全都是戴着口罩的医生和护士,还有手术刀钳子什么的,她紧咬着唇来消解身体里散发出来的恐惧感,却还是止不住的害怕。

冰凉的刀刃真的落下来了,就落在她的小腹上。

她吓坏了。

强忍着不抖不动。

“刷啦”,手术刀切开了她的腹部。

“啊……”那剧烈的疼痛瞬间袭过全身,骆离咬破了唇定定的躺在手术台上,不能动,一定不能动,为了宝宝,她必须忍。

痛。

太痛了。

她觉得她要死了。

骆离感觉一只手就在她的肚子里掏呀掏,那每一下掏动的时候,她整个人都会死一回,然后为了见到宝宝又强行的让自己再活过来,她怎么也要坚持到宝宝生下来。

“取出来了,是个男孩。”一个女医生抱出了孩子,用力的打了一下孩子青紫的小屁股,骆离依稀听到了宝宝的哭声,那么的低那么的弱,才六个多月的孩子,要怎么活下去呢?

她疼得咬破了唇,血色沿着唇角缓缓流淌,可这全都敌不过孩子那虚弱的哭声,让她心痛到无以附加。

龙沐阳,怎么也是他的孩子,他太狠了。

她才以为她要解放了好看看自己的宝宝,两个医生的对话又把她打入了地狱,“龙先生要求给她切肝,切多少呢?”

“不是说随便吗,那就随便切吧,王医生,你主刀,赶紧切完了缝合完了大家好下班。”

手术刀再一次的落了下来,这一次,骆离到底扛不住了,她昏了过去。

醒来,已经是隔天的早上。

骆离是被疼醒的。

伤口虽然缝合了,但是输液的药剂里,没有任何止疼的成份,她吃力的睁开了眼睛,“小锦,小锦……”脑子里全都是宝宝虚弱的哭声,她早就给宝宝取好了名字,男孩叫龙锦,女孩叫龙瑟。

可回应她的是一片安静。

一张女人的脸突然放大在她的面前,“姐姐,你醒了呀,想不想你的小锦?”骆语抱着手臂就站在她的床前,冷笑着问到。

听到骆语的话,骆离顾不得疼,急忙的扫向周遭,果然,她的小锦不在她的病房里,“骆语,小锦呢?你把小锦还给我。”

第3章死过了一回回

“行,把那个小杂种还给你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得给我磕头,磕得我满意了,我就把你生的孽种交到你手上。”骆语冷笑着,她就喜欢看骆离无助的样子。

这几年,骆离每一次流产被送进医院的时候都很无助。

那无助的样子倒是显得有点楚楚可怜。

突然间,一个念头闪过骆语的脑海,难道就是骆离楚楚可怜的样子让龙沐阳放不下吗?

不管怎么样,龙沐阳从来都没有说过要与骆离离婚。

骆离的脑海里闪过的全都是小锦皱巴巴的一张小脸,那么小的孩子,也不知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一咬牙,她只好道:“好,我磕头。”

吃力的坐起,只是坐起,她全身都是冷汗。

腹部痛得她牙齿打颤。

可她什么都顾不得了,顶着伤口的疼硬是下了床,颤巍巍的跪下时,整具身体都是抖着的。

疼,她很疼。

骆语居高临下的看着跪下的骆离,“磕头呀,否则,你这辈子都看不到你的小锦了,哈哈哈。”

骆离忍着痛缓缓俯身,一个,两个……

每磕一下,她全身都痛得仿佛死过了一回回。

可为了小锦,她甘愿。

那是她的孩子,哪怕只怀了六个多月,那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龙沐阳不稀罕,却是她的宝贝。

她的亲亲宝贝。

宝贝,一定要活下来。

血水,沿着小腹流淌而下。

染红了骆离的衣衫,也染红了她身下冰冷的地板。

不知道磕了多少个头了。

骆离只剩下了机械的磕头的动作,大脑一片空白,眼前骆语的那双精致的皮鞋也越来越模糊。

一串低沉的脚步声徐徐而来,骆语心一跳,耳听得脚步声马上就要到了门前,她立即俯身,假猩猩的一手扶向骆离的腰,语调温柔的道:

“姐姐,你就算是不喜欢我要打我,也不用自己下床过来打我,我过去任你打任你骂就是,你看,你又流血了。”这一句的尾音还未落,她身后的门便大开了。

龙沐阳走了进来,眼看着骆离虚弱的站起,腹部血淋淋一片,地上也是一片血水,他烦躁的解了一下领带,“不想活是不是?不想活就直接给我跳楼去,才做完手术就想打骂骆语,你这样你自己不觉得恶心,我看着你恶心,骆语,我们走,不必理她。”

骆离心一抖,此时什么也顾不得了,用力的一推骆语,直接又跪了下去,“龙沐阳,小锦呢?我求你把他还给我。”

她想孩子,她现在满脑子的全都是她的小锦,那么小的小婴儿,他还活着吗?

“骆语,你没事吧?”龙沐阳却理都没理骆离,直接越过她颤巍巍的身子搂住了只踉跄了一下就站稳了的骆语。

骆离的心一颤,此时在龙沐阳的眼里,骆语的一切,远比她这个才手术完的人重要多了。

哪怕只是差点假假的摔倒也比她这个全身是血的人重要。

凄冷的一笑,骆离缓缓起身,再不去看搂抱在一起的男女,一步一疼的走出病房,龙沐阳不告诉她,她就自己去找小锦。

血水,随着她的脚步,滴淌了一地。

点击查看更多

猜你喜欢
言情小说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