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言情小说

小说分享

小说介绍

喂喂我说那伴郎请离我远点
喂喂我说那伴郎请离我远点

来源:九库

作者:

分类:言情小说

时间:2018-07-06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

小说介绍

言情小说

喂喂我说那伴郎请离我远点小说,这是一部现代言情小说,作者咸蛋黄,主角舒灵、顾轶深, 我终于嫁给心爱之人,新婚夜却被设计上了‘伴郎’的床! 第二天,我被迫签了离婚协议,扫地出门,我的好闺蜜代替我成了陆夫人。 连我亲生爸妈都嫌我没用,废物!连自己婚姻都守不住! 我恨不得想死,可我突然发现我怀了顾三少的孩子……

喂喂我说那伴郎请离我远点舒灵/顾轶深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喂喂我说那伴郎请离我远点小说简介

我终于嫁给心爱之人,新婚夜却被设计上了‘伴郎’的床!

第二天,我被迫签了离婚协议,扫地出门,我的好闺蜜代替我成了陆夫人。

连我亲生爸妈都嫌我没用,废物!连自己婚姻都守不住!

我恨不得想死,可我突然发现我怀了顾三少的孩子……

微信搜索:zysc21,关注:姿媛书城,即可查看更多免费言情豪门总裁小说!

喂喂我说那伴郎请离我远点小说试读

第一章救……救我

夜很深,风很大,属于流浪者的天桥底下此时正缩着一个小小的身影。

“不,滚,滚开……”

“哟,小美女天这这么冷,过来老子给你暖暖啊,保准你待会儿热的缠着老子不放!”

“嘿嘿,老大,不如我们给她来点药助助兴,”又一道猥琐至极的声音响起,那发出的笑声极其的渗人恶心。

几个老男人满脸邪恶的朝角落里的女人逼近,一步一步……

舒灵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快要停了,她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心脏病。

是不是,要死了?

“啊,滚!”一双黑糊糊的粗糙的带着异味的手朝她的身体摸了过来。

舒灵跟个疯子一样的挥着手抗拒着,小小的身子缩成一团,像是在护着什么一样。

很快,另一个人眼尖的发现:“操,老大,这妞肚子里还个种呢!”

“会不会闹出人命啊?”

“管她呢,先爽了再说,给她把药喂下去!”

舒灵的下巴被强制掐了起来,她呜呜呜的呼叫求救,却一点用都没用。

被灌了满嘴的药,她很慌……

“救,救命……”她要毁在这里了吗?

不,她早就已经被毁了,她的新婚夜,老公和她的好闺蜜在她的新婚大床上翻滚的时候,在她不知道为什么被‘伴郎’给睡了之后!

她就已经彻底的,完了!

第一天结婚,第二天离婚,被扫地出门,她快被逼疯了!

可为什么,还不放过她?

被轮奸……那她还不如死了算了!

绝望笼罩心头,舒灵浑身发冷,瞪大双眸无助的望着漆黑的夜空。

孩子,和妈妈一起走吧!

衣服被撕裂的声音,恶心的大手在她身上不断的游走,她跟尸体一样,毫无反应。

“老大,那药不管用?”

“等会这贱货保准跟个荡妇似的求着你要!”

她惊恐,身体竟开始升起燥热感。

“啊,”她尖叫出声,又开始挣扎起来,不断挥舞着不让任何人靠近她。

“操他妈的,贱女人!”混混们被激怒了,上来就狠狠的给了她一巴掌。

她被扇的嘴角都流出了血丝,那混混却立马脱下裤子朝她走近。

不……不要……

舒灵疼的心脏不断的在抽搐,再无一点希望了!

天空突然轰隆隆的作响,一辆直升飞机开了过来,那混混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在临门一脚时,被不知道哪里来的人一脚踹中了心窝子,瞬间踉跄的倒在了地上,血从嘴里喷涌出来。

那人扔掉直升飞机的绳子,稳稳的站在地上。

“你他妈是谁,敢坏老子们好事!”其他几个混混骂骂咧咧的朝突然出现的男人围了过去,手里一个个的拿着棍子,凶神恶煞的。

顾轶深脸色极其难看的扫了一眼那跟死了样的女人。

他才离开多久,这个蠢女人就变成了这副死样子!

他冷眸越过一群小混混,瞬间摄出冷冽狠辣的光芒来,“一起上。”

话落,那些小混混恶狠狠的朝他扑了过来,他长腿一伸直接踹倒两个,手段凌厉先把几个小混混的胳膊全给卸了,棍子都掉在了地上。

一开始倒在地上的混混头惊恐的看着他逼近,“你,你是谁……”

“到监狱里你就知道了,”他冷酷的一脚又踩断他的肋骨,那混混顿时疼的晕了过去,裤子都吓湿了。

顾轶深走回桥洞边,面无表情的看着那女人,这女人不是旁人,正是他那天被算计被捉奸在床的别人的新娘!

新郎不是他,可新娘到底是成了他的女人!

还一夜之间怀上了他的孩子!

她惨白的脸在月色下极其惹人怜惜,顾轶深心里却只有满满的愤怒。

蠢女人!

他不客气的蹲下身抬手拍了好几下她的脸,等着她回神。

舒灵终于慢慢移动了下脸,目光游移了好半天,才落在他脸上。

那水眸满是血红和一丝余留的恨意。

她恨谁?顾轶深微微蹙了蹙眉。

“没死就跟我走,”他把部队的任务临时交给别人,匆忙赶过来一趟就是因为得到了她的消息。

怎么说,也是他占了她的身子,就当过来还债了。

没死?舒灵动了下身子,也没有被强奸……

她心瞬间重新跳动了起来。

但还没来得及思考,身体里的燥热又一涌而上,瞬间,她雪白的脸蛋惹上红晕,那衣衫不整的模样,在这种夜晚,显得勾人极了,顾轶深眸色一暗。

“起来!”他跟下命令一样,冲她呵斥,然后起身,准备离开这地方。

这女人到底有没有脑子,跑到天桥底下睡。

舒灵强撑着站起来,但下一秒就身子一软,朝前面扑了过去。

顾轶深身体反应比脑子快,一步就接住了她,柔软的身子碰撞到他刚硬的身子,激起了一丝火花。

舒灵觉得越来越热了,这可耻的感觉让她连眼前人都快分不清了,只依稀记得,好熟悉。

他,不是坏人!

舒灵放心的把自己的身子全部交给了他,她没力气了。

好软……顾轶深心头一跳,然后很快收敛心神摸了摸她额头脸蛋,感觉到她的躁动,脸色瞬间铁青。

又是被下了药。

自从上次顾轶深毫无防备被下药和新娘发生了那种丑闻,顾轶深就极其痛恨这种药物。

但这小女人,竟然又中招了。

那些混混至少要多坐十年牢才行!

顾轶深怒骂了一句,沉着脸把舒灵抱上已经落地的直升飞机。

“队长,现在回部队吗?”驾驶员回头看了他一眼。

顾轶深下意识的遮住了怀里的女人,她跟小猫儿一样正哼哼叫着,极其挠人。

她这幅样子,还能去哪里?

“给我找个酒店,”顾轶深冷声冷语。

这女人,必须降温才行。

然而到了酒店还没到房间,那药性就已经发作了,舒灵的手也已经开始不乖巧起来,她觉得自己热的快爆炸了。

可抱着自己的男人就像水一样,她需要冷冷的水。

顾轶深忍耐着小女人不停的在他身上蹭着,大步抱着她往酒店房间去。

“热,我好热,”她嘴里不舒服的呢喃着,小小精致的额头上全是汗意。

第二章你,你别过来!

他妈的,他也热起来了!

冷静!

顾轶深连房卡都不愿意掏出来了,一脚踹开门,直奔浴室。

直接打开冷水开头,兜头朝舒灵淋了下去,她就在他怀里,他浑身衣服也瞬间淋湿,勾勒出一幅好身材。

冷水刺激的舒灵一下睁开了雾蒙蒙的眼睛,浑身火热像瞬间被浇灭了一样,她眨了眨眼,下一秒立刻反应过来自己正紧紧贴着一个男人,手还环着他的脖子。

舒灵赶紧吓的松开手,抬头去看那个救了她的人。

震惊!随之还有心里不可抑制升起来的愤怒。

竟然是顾轶深,她怎么也没想到救她的就是那个占了她身子害她背上勾引新郎朋友,新婚当她就急不可耐出轨罪名的罪魁祸首!

舒灵顿时防备,厌恶的后退,盯着他。

不识好歹!

顾轶深唇一抿,冷笑着看着她,他双手插兜,刚抬脚,就听到她怒斥。

“不准动,别过来!”她满眼的戒备,双手还环着胸,做出自我保护的姿态。

“爷救了你,你就这个态度?”

你还害了我呢!

“你别过来,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她不承认她勾引男人,她是被陷害的!

可想起陆至飞不信任的眼神,她就心痛的难以呼吸。

顾轶深嘲讽的望着她,目光落到她微微鼓起的小腹上,心里升起一丝复杂来,没错的话,那里怀的是他的孩子。

她还敢说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我可以负责,”他冷硬的吐出这句话。

负责?负什么责?舒灵茫然了几秒,随着他的目光她看向自己的肚子,瞬间明白过来了。

她双手护着自己的肚子,恶狠狠的盯着他道:“不要你管。”

“幼稚、愚蠢、识人不清、自作自受,”他连连吐出好几个词,舒灵脸色瞬间苍白。

“还不会审时度势,选择对自己有利的条件,舒灵,你说你是不是蠢?”

他说的毫不留情面,舒灵身子微颤,长长的眼睫毛上泌的不知道是水还是眼泪。

但唯一的优点是单纯可人,他在心里默默道。

但顾轶深怎么也没想到,舒灵竟然被他刺激的直接昏了过去,他连忙抱起她的身子,皱皱眉,他说的太过分了吗?

顾轶深把她抱出浴室,叫来医生。

发烧了!

医生看完,转身冷嘲热讽的看着他:“还给她淋冷水?不如直接弄死她还少受点折磨。”

……

他咳嗽了下,问道:“她中了那药,怎么解?”

肖吏起身,白了他一眼:“这还用问我?你不能解?”

……

送走毒舌战友肖吏,顾轶深看着床上那一团小小的缩在一起的女人,头疼了。

那浑身湿透的衣服至少得换下来。

片刻后,他硬着头皮去给她换衣服,滑嫩嫩的手感唤醒了顾轶深的记忆。

那晚上,他也是这样摸遍了她浑身上下,还……

他目光不自觉的下移。

“唔……”她难耐的蹙了蹙眉,让顾轶深收回了目光,冷下了脸。

一想到这女人是陆至飞那种人渣的前妻,心情瞬间就阴郁了。

难受,她好难受。

头晕晕的,身体也难受,好热。

舒灵露出痛苦的神色,不停的小声叫着,跟猫叫一样,脆弱的让人想要摧残。

但还没等顾轶深发作,舒灵就睁开了水灵灵的眼睛,瞅见坐在床边的男人,莫名的心里感觉恐惧,想要后退,身子却可耻的……

看着她脸蛋泛起不正常的潮红,整个人跟迷途的小鹿似的,大眼睛雾蒙蒙的让人看着就想……欺负!

顾轶深目光越发深幽冷邃,那身湿透的衣服还没换,就这么皱巴巴的贴在他身上,胸膛鼓鼓的,透出无形的威慑力。

舒灵整个人都颤颤的,抑制着自己身体传来的燥热难耐,她这是怎么了?

渐渐的,她连意识都开始不清晰起来,看着眼前的男人就像看着她最喜欢的冰淇淋一样,好想舔一口,凉凉的。

她慢慢的放开自己,眯着眼眸朝他靠近。

顾轶深一手按住她的肩膀,沉声叫着她的名字:“舒灵。”

她歪歪头,连喷出的呼吸都是热的,蹙着小眉头道:“我好难受,好热,”一边说,一边伸手想要解开自己的衣服。

顾轶深呼吸一重,声音更严厉了几分:“舒灵,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她在干什么?她只是很渴,想解渴。

她伸手拨开他放在她肩膀上的大手,主动偎进他的怀里,满脸舒服:“凉凉的。”

舒灵又蹭了蹭,顾轶深瞬间浑身一僵。

可他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舒灵就不受指控的顺从着药性抬头用自己的嘴巴贴上了他的……

嘶!

舒灵完全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有多么大胆,也不知道她亲近的是她最讨厌的男人,她顺应着本能,推倒他,坐在他身上。

她像个小女流氓一样不满的解开他的衣服,顾轶深满脸隐忍,被她弄的也浑身火热起来。

该死的,她到底知不知道她在干什么?

“舒灵,别惹火!”他低沉怒吼,紧紧攥住她的手,不让她再动。

舒灵难耐的想抽出手,睁着大眼睛,望着他:“你让我不难受了好不好,我觉得自己快要爆炸了。”

那药性这么强?顾轶深闭了闭眼眸。

舒灵却趁机抱着他不放,嘴里发出惑人的喟叹声,逼得顾轶深红了眼。

这种诱惑,试问哪个男人能抵抗的了?

尤其,这女人他早就品尝过她的滋味和美好。

不动,只是心里还有一道防线。

第一次占了她,是因为被算计。

这一次,那就是自愿了。

“舒灵,你不后悔?”

她发烧人不清醒,身体又是因为药性,这种情况下他可不想强人所难。

可舒灵哪还会思考什么后悔不后悔,摇着头,紧咬着唇瓣,脸红似血,额头上细细密密的泌出了汗意。

那眼里,满是渴求。

顾轶深的兽性再也压抑不住了,利落的翻身把她压在身下,咬着她白嫩的脸蛋狠声道:“这是你选的,你别后悔!”

以后这女人,归他!

第三章想报仇吗?

舒灵回了一声呢喃,“唔……”

很快,顾轶深就发现她在动情之时还想着双手护着微鼓的小腹,那里,住着他顾轶深的孩子!

他眸色一暗,心里莫名的悸动了下,小心的避开了那地方,动作一改霸道作风,温温柔柔的,只为缓解她的药性。

白嫩和麦色慢慢交缠起来,房内很快响起一阵令人脸红心跳的暧昧声音……

一夜宁静,可天微亮,酒店房里就响起了一阵尖叫声。

“啊!”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她跟顾轶深睡在了一起!

舒灵瞬间感觉世界天崩地裂,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吵什么,”顾轶深揉着眉心睁眼看着她,他顺势靠坐着,白色被子下露出精壮的胸膛。

舒灵颤抖的用手指指着他:“你,你……我……”

“我们怎么会!”她不敢置信,满眼升起怒火的瞪着他!

他勾唇,“是你自愿的。”

“我怎么可能会!”她下意识的反驳,狠狠的瞪着他,双手抱着被子围住自己,防备的盯着他。

这个扫把星,她碰见他就倒霉。

第一次就因为和他……被捉奸离婚赶出家门。

这次又……她怎么可能又和他搅合在一起?

“忘了?”他眉眼里满是嘲讽,“发个烧脑子都烧没了,好好想想昨晚发生的事。”

他可不背锅,顾轶深起身利落的穿衣拴好腰带。

谁知舒灵怒不可即的冲过来就给了他一巴掌,“顾轶深你混蛋!”

“我是你朋友的妻子!朋友妻不可戏,你怎么可以!”

“据我所知,是前妻吧?”他淡淡道,毫不在意脸上被她扇出的红痕。

伤疤被毫不留情的揭开,舒灵脸白了又白,浑身颤抖。

“你到底想要什么样,怎么才肯放过我,为什么你总是阴魂不散!”她到底是带着些埋怨和委屈,要不是因为顾轶深,她至少不会那么难堪。

直到现在,那些陆家人,舒家的人都逼她打掉孩子,说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孽种!不该来到这世上。

阴魂不散?冷静如顾轶深,也被她这几句没良心的话给激怒了。

“非要我死了,你才愿意放过我!”她怒上心头,口不择言。

他却狠狠的皱起眉,吼道:“不想活那就去死啊!”

第一次是他错,可昨天是她自己送上门的。

她用得着摆出一副和他上床就该死的贞洁烈妇样嘛!

她怎么可能会想死,她被害的那么惨,新婚老公被闺蜜抢了去,她怎么能甘心就这么死了,她还有孩子……

舒灵被他吼的愣住,眼泪挂在眼角上,越发显得楚楚可怜。

这女人,惯会惹人心疼!

顾轶深收起自己的怒气,“要是不想死,那就好好活着吧。”

“蠢女人你自己好好给我回想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在外面等你,”他不耐烦的转身就走。

舒灵的眼泪下一秒就流下来了。

她无力的瘫坐在床上,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记着自己被赶出陆家,回娘家,爸妈却骂她不要脸,丢了舒家的脸,根本不让她进家门。

她毫无办法,在外流浪了三四个月,最后身上的钱花的一分不剩,又累极了,就靠在天桥下睡着了。

再然后……她脸色倏地惨白起来,她想起来了,那些小混混……

差点绝望的那一刻,顾轶深来了,带走她。

是她自己发烧脑子不清醒,身子又……

这次是她可耻的缠着他!舒灵双手捂着脸,是她的错!

这样错误的纠缠,她该彻底的结束,舒灵抹掉眼泪,收拾好自己的情绪,她不是那种会一直自怨自艾的人,眼下,陆家舒家都不容她,她也要好好的活下去。

要好好的把孩子生下来。

舒灵起身,把掉在地上的衣服都穿好,洗了把脸,这才冷静的走了出去。

顾轶深就靠在房间旁边抽烟,烟雾缭绕,他的脸成熟冷峻。

真是个跟陆至飞截然不同的人。

舒灵垂下眸子,不再看他。

顾轶深瞅见她就把烟头丢在地上,摁灭了,双手插兜,等着她开口。

每次遇上他,气势都会弱三分,舒灵很无奈,所以她才不喜欢和这个小叔子独处,总觉得压抑。

“那个,昨晚,谢谢你……”但是那样做还是不对的,她还是有些恼他怎么不拒绝她,她不清醒,他也犯浑?

“但是,那都是错的,所以,我们以后不要再见了,”她冷声冷语,一点不见昨晚缠着他的娇俏样。

女人真是翻脸不认人。

顾轶深挑眉问道:“那孩子呢?”

至少两个人之间还有个天大的羁绊,那就是她肚子里的孩子。

“真不想我负责,孩子可以打了,重新开始你的生活。”

“不然,也可以选择让我负责,”他说出目前最适合她的方法。

舒灵却下意识的双手护着肚子,防备的盯着他,抿着小嘴道:“孩子是我的,跟你也没关系,”她流浪的这段时间就想好了,她什么都没有了,就只有这个孩子了,她不会放弃,她要把他生下来!

他冷笑了两声,站直身子,俯视着她那张倔强的小脸,出口毫不留情的打破她的天真:“那你拿什么养?”

“你有工作还是有家可回?”

有家可回就不会落魄到要住天桥下面。

“你买的起奶粉,还是能自己抚养得了一个孩子?”他又继续冷嘲热讽,越说,她的心情越抑郁,脸色越难看。

虽然话很讨嫌,但是哪一句都是舒灵目前需要解决的大问题。

“我会找工作的,我怎么说也是大学……”

“现在大学毕业生就业没那么简单吧,你还是一个孕妇,哪家公司喜欢做赔本的生意?”

句句扎心!

“我总不会让孩子饿死的,”她倔强的坚持着,不想屈服,不想让这人负责。

可顾轶深却一句就戳穿了,“确实,因为在那之前你会先饿死。”

……她真的有这么没用吗?

舒灵陷入沮丧中。

顾轶深走到她面前,抬起她的下巴强迫她看着他。

“舒灵,你甘心吗?”

点击查看更多

猜你喜欢
言情小说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