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红颜错陌青怡南宫询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分享

分享:美景2018-01-12

《奈何红颜错》是一本古代虐心言情小说,主角陌青怡、南宫询,陌青怡深爱南宫询,为了他入了宫,却不曾得到过他的一眼青睐。可南宫询却只要她的心头血,为了其他女子,还要她亲手剜心。三天,她给自己三天时间,最后爱他一次。后来,一场大火,她就真的消失在他的世界里。 更多精彩章节一起来看看吧!

奈何红颜错陌青怡南宫询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分享

《奈何红颜错》小说简介:

陌青怡深爱南宫询,为了他入了宫,却不曾得到过他的一眼青睐。

可南宫询却只要她的心头血,为了其他女子,还要她亲手剜心。

三天,她给自己三天时间,最后爱他一次。

后来,一场大火,她就真的消失在他的世界里。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奈何红颜错》小说精彩章节:

大雨滂沱。

陌青怡膝盖跪在钉板上,整个人成跪姿被左右两个嬷嬷摁住,身下的水已经分不清是雨水还是血水了。

“陌青怡,朕再问你一次,你到底肯不肯献出你的心头血?”冷冽的男声打破了淅沥的雨声,也打破了陌青怡恍惚的心神。

陌青怡缓缓抬头,“皇上,你一定要青怡的心头血吗?”

“对,否则青莲的病就不治了,青莲的病耽误不得。”南宫询居高临下的望着雨中的陌青怡,满目都是鄙夷,“你不是说只要是朕想要的,只要是你有的,你都会给朕吗?”

又是陌青莲,陌青怡还没说话,两个嬷嬷就又用力的摁了一下她的身体,顿时,膝盖处传来锥心蚀骨般的痛,数不清的钉子尖已经透过肌理扎到了腿骨上。

咬了咬唇,陌青怡颤声道:“皇上,青怡不是不肯,而是不能。”若献了,她会死的。

她真的会死的。

她的身体已经再也禁不起任何折腾了。

但就这样死了,她死不瞑目。

“皇上,你不要难为姐姐了,一定是太医胡说,臣妾只是偏头疼,疼的时候忍忍也就好了,不用劳烦姐姐的。”陌青莲不知何时到了,此时正撑着伞步履悠闲的要越过陌青怡走向南宫询。

“莲儿,下雨天的,你不是头疼吗?谁让你出来的?”南宫询一个箭步冲进了雨帘中,一手抱起陌青莲一手撑着伞快速的冲进了室内。

雨如织,那样恩爱的画面刺痛着陌青怡的心,她抿了抿干裂的唇,缓缓垂下眼睑。

若不是两手被两个嬷嬷固定的不能动了,她一定抬手捂住耳朵,这辈子都不想听到陌青莲的声音。

真正让人恶心的是陌青莲,不是她啊。

可,她越是讨厌陌青莲的声音,陌青莲越是要折磨她,“皇上,臣妾听说你听了太医的话为了莲儿要姐姐的心头血,便急匆匆的赶来了,臣妾不忍,啊……”

陌青莲说着,手就抚上了额头。

“头又疼了?”南宫询怜惜的以指尖轻揉着陌青莲的额头。

“我……我忍得住。”陌青莲楚楚可怜的道。

“不行,朕不许你忍,朕一定要为你医好。”他说着,便松开了陌青莲,撑着伞一个箭步就到了陌青怡面前,织锦云靴顿时狠狠的踩在陌青怡跪在钉板上的大腿上,“陌青怡,你献还是不献?”

这一脚,陌青怡甚至听到了骨头被钉子扎裂的声音,从前这个在她的眼里绝对俊美无俦的男人越来越模糊了,一个念头在脑海里快速闪过,她还是争不过命吗?

若争不过,就放手如何?

可,她真的放不下那个人呀。

恍惚中,她轻声道:“皇上要青怡献心头血可以,不过,青怡有两个条件。”

“陌青怡,你算什么货色,这天下,除了你谁都有与朕讲条件的资格,唯独你没有。”南宫询又一脚踩在陌青怡的另一条大腿上。

陌青怡忍痛仰起小脸凑近了南宫询,小小声的低喃道,“皇上,你不是说青怡是荡妇吗?那青怡今晚就让你感受一下青怡的滋味,这是青怡的第一个条件,还有第二个,只要你都答应了,青怡就献。”

“好,你若反悔,朕会将你挫骨扬灰。”南宫询冷冷说完,大掌一捞,陌青怡便被他带进了屋檐下,“嘶啦……嘶啦……”几声过后,就在那墙壁上,南宫询狠狠的进入了被钉在墙壁上的女人的身体……

潮湿和冰冷透过墙壁传入四肢百骸,却抵不过南宫询的凶猛。

根本站不住的陌青怡两腿被分的很开,她想要缠在男人的腰上,却发现根本动不了,两条腿真的废了,此时已经没有知觉了。

“你不是自称是荡妇吗?给朕浪叫。”南宫询冷冷的睨着陌青怡,越看越觉得她恶心,可为什么进入她身体的时候,他居然就是不想放手。

而且,似乎,好象,还有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的感觉,不过只一瞬,就消失了。

陌青怡眸色温柔的望着眼前俊美的一张脸,她终于可以离他这样近了,终于又可以做他的女人了,哪怕是不堪,她也知足了。

唯一舍不下的是那个人呀……

“嗯……啊……”眼角的余光掠过陌青莲气愤的已经泛青的脸色,陌青怡叫得更欢实了,仿佛她此刻有多享受这个男人给她的所有似的。

却只有她自己才知道,要不是他把她抵在墙壁上,她早就掉到地上了。

她就觉得她要死了,不甘心的捧起了他的脸,“皇上,我不是荡妇,我这一生,只有你一……”

“啊……”身后突然间传来一声惊叫。

“哎呀,不好了不好了,皇后娘娘晕倒了。”

听到宫女的呼唤,南宫询用力的一挺,那一下,陌青怡只觉得自己的身体散架了,眼前从模糊到彻底的黑暗,她昏死了过去。

安福宫。

陌青莲的寝宫。

陌青怡疼醒了。

腿上涌来的痛意比之前被钉子尖扎入时还要剧烈百倍千倍,她咬着唇迎向正居高临下看着她的陌青莲,“陌青莲,你想怎么样?”

“姐姐,你不是跟皇上说只要答应你两个条件就献出心头血吗,皇上让我问问你,你的第二个条件是什么?”陌青莲一边说一边端起了一碗高浓度的盐水,然后,缓缓的洒在陌青怡暴露在外面的血肉模糊的腿上。

“你明知道的,只要你答应了,我立刻就死。”说什么心头血,不过是一个幌子罢了,陌青莲就是要她死。

被盐水浸过的两条腿此时如万箭穿心般的痛。

南宫询一定不知道陌青莲是这样一个歹毒的女人吧,居然把她的两条伤腿浸在了盐水里。

“可我不想答应你呢,怎么办?这心头血你到底献不献?”陌青莲面色狰狞的冷笑道。

“不。”若见不到那个人,她就不能死,绝对不能。

哪怕是撑着最后一口气,她也要等到那个人。

忽而,一股若有似无的气息从身后飘来,陌青莲手里的水瓢一下子掉落,人也退后了两步,随即语调就变了,变得全都是质问和训斥的语气,“这是谁做的?怎么可以这样对姐姐,快把姐姐抬到床上去,快请太医好好诊治。”

“娘娘,这是皇上的意……”宫女说了一半,就顿住了,因为南宫询已经走了过来。

南宫询嫌恶的看着陌青怡,“陌青怡,不过是一碗心头血,你还是不肯吗?若不是青莲的病只有你的心头血能医,你以为朕稀罕你的心头血吗?你的血连着你的人看着都让人恶心。”

“陌青莲的病只有我的心头血能医?”陌青怡微微一怔,此时才觉得事情有蹊跷。

“对,只有阴年阴月阴时阴刻出生的女人的心头血才能做药引,除了你,没人合适,你自己动手吧。”

“我自己动手?”心头血是一个人的生命之血,普通人献了也许还有存活的希望,独她是不能的。

“是,太医说了,这血必须在人最清醒的时候而且不能用任何麻药的情况下剜出,否则,就失去了新鲜的效用。”南宫询冷冷望着陌青怡,就觉得哪怕是不需要她的心头血,就这样的折磨陌青怡也是她活该受着的。

陌青怡身子一颤,这一瞬只觉得天旋地转。

要她自己活生生的剜出自己的心头血,这是有多残忍,比她的两条腿被钉子钉入还更残忍。

清冷一笑,“皇上,你既然答应并且也为青怡完成了第一个条件,又岂会在意再多一个呢,青怡只要三天既可,只要三天内你每天下朝后让青怡陪着你一起批阅奏折再一起安歇既可。”

“一起安歇?陌青怡,要朕答应也可以,不过是朕睡龙床你睡地板,而且,不能有任何被褥,还有,朕随时叫你,你要随时服侍朕,若是这般,朕答应。”

南宫询只要一想起那一晚听到的陌青怡的媚叫声,还有昨晚进入陌青怡的身体时的没有任何阻碍,顿时就觉得给她这三天也挺好的,就让她知道知道他从来都不是齐王,他是南宫询。

“好。”陌青怡一咬牙,她只要再多活三天就好。

三天,她一定要找到那个人的下落。

“皇上……”一旁,陌青莲没想到南宫询居然就答应了陌青怡的条件。

不行,不能让南宫询与陌青怡单独相处,哪怕是三天也不行,她不甘心。

南宫询一抬手,便阻止了陌青莲继续说下去,“莲儿,三天后朕会让她亲自剜出心头血送给你做药引,这样就能医治你的顽疾了,嗯,就这样吧,朕去早朝了。”

南宫询说完,温柔的拍了拍陌青莲的手背便转身准备离开了。

“皇上……”陌青莲低低一唤,声音柔的能滴出水来一般,“莲儿一早起绣好了一个荷包正要拿给皇上。”

“在哪?”南宫询顿时顿住了脚步,转身拉住了陌青莲的手,“莲儿绣的荷包一定是最好最好的,快拿给朕,朕要每天戴在身上,这样不管朕走到哪里都能感觉到莲儿就在身边了。”

陌青莲小脸娇俏的染上了红晕,很是享受南宫询的温温情话,“皇上,你又在取笑莲儿了,莲儿的绣功一点也不好。”

“朕只要莲儿绣荷包的时候脑子里想的都是朕就好了,哈哈。”南宫询大笑着打横一抱,就抱起了陌青莲,几步就进了里面的内室。

虚掩的帘子里顿时传来了两个人调笑的声音,“皇上,你好坏,好痒。”不知道南宫询碰了陌青莲哪里,此时陌青莲娇滴滴的轻喃着。

南宫询低低一笑,“给朕戴上。”

“臣妾遵旨。”

内室里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一点也不浪费的全都进了陌青怡的耳中……

微信搜索:zysc21,关注:姿媛书城,回复 奈何红颜错 即可查看阅读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