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阮严烈尚阮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分享

分享:腹黑的小白兔2018-01-12

《阿阮》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主角尚阮、严烈,人人都知道,沧州刺史尚青的女儿尚阮从小就因为发烧,把脑子烧坏了。简而言之,尚阮是个傻子。然而这傻子有傻福,皇帝的亲赐一纸婚书,把尚阮许配给了严家的嫡长子,年仅二十岁的昭勇将军严烈。洞房花烛夜晚,她又甜又软。阿阮虽然傻,但是她知道,她的夫君,是她此生唯一的倚靠了。严烈对她许诺护她周全,可他却失信了。不过没关系,她是傻子,什么都不懂。更多精彩章节一起来看看吧!

阿阮严烈尚阮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分享

《阿阮》小说简介:

人人都知道,沧州刺史尚青的女儿尚阮从小就因为发烧,把脑子烧坏了。

简而言之,尚阮是个傻子。

然而这傻子有傻福,皇帝的亲赐一纸婚书,把尚阮许配给了严家的嫡长子,年仅二十岁的昭勇将军严烈。

洞房花烛夜晚,她又甜又软。

阿阮虽然傻,但是她知道,她的夫君,是她此生唯一的倚靠了。

严烈对她许诺护她周全,可他却失信了。

不过没关系,她是傻子,什么都不懂。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阿阮》小说精彩章节:

第一章:出嫁

六月初六,宜嫁娶,宜出行。

京城内,东边的大巷子里,热闹非凡,红色的花轿在震天的鞭炮响中,被八个人高马大的轿夫抬向严将军府。

阿阮穿着凤冠霞帔,坐在轿子里,抱着圆圆的苹果,笑得比六月的石榴花还要灿烂。

她不知道自己这是要被送去哪里,只是听丫鬟绿莺说,过了今天,自己就是严家的嫡长媳,风光极了。

阿阮不懂什么是风光,可是她记得丫鬟绿莺说的话。

“严家的嫡长子严烈将军,战功赫赫,这次从战场回来,就是专门来娶小姐你咧。我的乖小姐,好小姐,从今往后,可有人疼你怜你了,我也能放心离开这里了。”

阿阮看着绿莺跟着邱郎出了府,暗暗伤心,再也见不到绿莺的绿衣裳了。

不过没关系,阿阮也有郎君了。

小小的脸上泛起红晕,阿阮满是期待,她的郎君一定很俊俏。

踢轿门,跨火盆,拜天地。

上座的严老夫人满面笑意,扶起这对新人,听着身边宾客的吉祥话。

阿阮的手被搭在了一个陌生人的手上,那手很大,很结实,也很温暖。

阿阮有些好奇,这就是她的郎君吗?

他的手可真粗糙,掌心里好多茧子。

阿阮有些不高兴了,这个郎君一定不俊俏,真让人伤心。

阿阮不喜欢不俊俏的郎君。

她愤愤地捏了捏那人的手,随即有些心虚,自己的力气一向很大,会不会把郎君捏疼了?

阿阮很忧伤,不再动弹,任由喜婆围上来,把她送进洞房里。

花烛不停地燃烧着,一丝幽香在空气中散开,阿阮也不停地打着哈欠,脸蛋红红的,有些发烫。

不过一会儿,她就倒在床上,睡得不知岁月几何。

当严烈皱着眉走进新房时,映入眼帘的不是正在乖巧等待的妻子,而是一个睡得迷迷糊糊的、连盖头都未摘下的傻子。

人人都知道,沧州刺史尚青的女儿尚阮从小就因为发烧,把脑子烧坏了。

简而言之,尚阮是个傻子。

然而这傻子有傻福,皇帝的亲赐一纸婚书,把尚阮许配给了严家的嫡长子,年仅二十岁的昭勇将军严烈。

严烈站在门口,神情有些恍惚,然而自己今晚并没有和多少酒。

“娘知道你心里苦,可是皇上赐婚,谁敢违抗?况且你也二十了,身边是该有个人了。”

“再过一两年,娘一定好好挑选几个姑娘,给你做侧夫人如何?现在皇上刚赐婚,要是立即找,岂不是打了皇帝的脸。”

“那傻姑娘只要乖巧些,你也别太为难她,她也是个苦命的孩子,娘和那已经故去的尚夫人也曾交好。”

娘亲的话在严烈的脑海中回想着,他脸上露出了苦涩的笑容。

别人看他是个威风凛凛的少年将军,实则这将军之位实在不好坐。

皇帝陛下这是看他升得太快,要敲打他一番啊。

严烈轻叹一声,眼前的红烛燃烧得越来越快,关上房门,待红烛燃尽后,这一夜好歹就要过去了。

第二章:我是你的夫君

严府养个闲人,还是能养得起的,更何况尚阮的哥哥与他同朝为官,自己得给他个面子不是。

严烈悄无声息地走到床边,准备拿一床被子,去外面的耳室休息。

谁知就在此时,阿阮的眼睛却睁开了。

眉目如画,眼波盈盈。

眼神像小鹿一样纯洁,可是眼睛隐隐的湿润,在烛光中泛着微微细光。

“好疼,阿阮好疼!”

阿阮从床上爬起来,声音里带着哭腔,“这床太坏了,趁着阿阮睡觉的时候,偷偷打了阿阮!”

严烈愣了一下,回过身来,不大明白阿阮的意思。

不过他很快就想起了喜婆说过的事情,伸手把床单一掀,枣子、桂圆、花生满满当当地铺了一床。

这傻子,竟然在铺了干果的床上睡着了,不疼才怪呢。

严烈觉得有些好笑,“你把这些小东西压疼了,他们当然要把你也打一顿,才好出气。”

阿阮被吓坏了,倒吸一口凉气,然后赶紧跑到床边,心虚地默默那床上的东西,“原来是阿阮的错,阿阮对不起你们,还冤枉了床。”

“......”严烈觉得自己不该嘲笑一个傻子,不管她做什么,都是很正常的。

然而他实在忍不住笑意,于是他眉眼弯弯,嘴咧得比平时更欢快,“对对对,你可算冤枉这床了,还不快给它道歉。”

他突然觉得,逗逗着傻子还挺有意思的。

阿阮却认真地点了点头,趴到床边,诚心诚意地向那张大床道歉,“阿阮错了,阿阮不该冤枉你的,你一定要原谅阿阮,阿阮还想在你身上睡觉觉的......”

她的小脑袋一点一点,背对着严烈,看起来很是诚恳。

严烈觉得自己真是太没意思了,他过去把阿阮扶起来,笑着问道,“你怎么就不问问,我是何人?又是为何在此?”

他的眉目十分俊朗,脸上还带着军人特有的刚毅之气,现在却用含笑的眼神看着阿阮,扰得她脸更红了。

“嗨呀,你这人,你这人,你怎么能拉阿阮的手。”

阿阮害羞地把手从严烈的手里抽回来,“不可以碰阿阮的手哦。”

她虽然这样说着,眼珠子却转来转去,看起来像个精明的小狐狸,在算计着什么事情。看在他这么俊朗的份上,阿阮决定不打他了。

严烈来了兴趣,他蹲下身来,看着坐在床边的阿阮,她实在太娇小了,“哦?手不可以碰,那我可以碰这里吗?”

说着,严烈就抬起手,轻轻捏了捏阿阮的耳朵,果真很软。

“耳朵,耳朵也不可碰的。”阿阮气呼呼地看着严烈,“夫君会生气的,夫君生气了,就会把阿阮扔去大街上喂狼。”

阿阮在出嫁前,被绿莺叮嘱了诸多事宜,她倒是把这一条记得清清楚楚。

严烈被她的话逗笑,“你还没问我,到底是什么人呢。”

“对哦,你是什么人啊?”阿阮挠了挠后脑勺的发髻,觉得很难受,事情太多了,自己根本就记不住嘛。

严烈起身坐在她身边,笑着摸了摸阿阮的头顶,“我就是你夫君,严烈。”

微信搜索:zysc21,关注:姿媛书城,回复 阿阮 即可查看阅读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