储君之妾傅瑶元祯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分享

分享:左耳边的期盼2018-01-12

《储君之妾》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主角傅瑶、元祯,傅瑶原本以为,但凡早早被立为储君的,很少能顺顺当当走到最后,多半不得善终。储君的女人自然也不例外。可当她身临其境后才发现,这条定律对她并不适用。她这一生,会不会太轻而易举了?更多精彩章节一起来看看吧!

储君之妾傅瑶元祯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分享

《储君之妾》小说简介:

傅瑶原本以为,但凡早早被立为储君的,很少能顺顺当当走到最后,多半不得善终。

储君的女人自然也不例外。

可当她身临其境后才发现,这条定律对她并不适用。

她这一生,会不会太轻而易举了?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储君之妾》小说精彩章节:

傅瑶是在半夜被渴醒的。

兴许是睡前的体力劳动消耗过剧,这会儿她的嗓子眼里恨不得冒上烟来,巴不得有点什么解渴。

天尚未明,整个屋子都是漆黑一片。她不敢点灯,怕惊动了太子,遂小心翼翼从被子里钻出来,伸手去够旁边案上的茶壶——茶壶是她故意放这么近的,为的就是这种时候方便。

岂料太子浅眠,还是被她吵醒了。

太子有一把清亮的好嗓子,因困意带了几分低沉,听起来反而有些心痒痒的,“睡不着吗?”

傅瑶忙说道:“不是,我有点口渴,想喝水。”

虽然知道按照古代女子的惯例,她该自称妾身或妾,傅瑶总觉得有些拗口,索性怎么舒服怎么来。

好在太子也不计较。

太子摸索着擦亮灯盏,执起桌上陶壶,倒了一杯水给她,“喝吧。”

傅瑶小心翼翼接过,恭敬有礼道了一声,“多谢。”慢慢啜饮起来。

她穿越过来不过一月,对太子的习惯秉性都不熟悉,有时候却也觉得眼前的男子难以捉摸。譬如说,喜欢在奇怪的地方照顾人。

像倒水这种小事,她明明自己来就好,太子却偏偏要展现自己体贴的一面。

傅瑶也只好由他。

在昏暗的灯火下,傅瑶玉般的面庞被照耀得明净滋润,唇上的水渍更仿佛清晨荷叶上的露珠,灼灼闪着辉光,令人情不自禁想捻起一观。

太子果然伸出手去。

傅瑶的唇被陡然触碰,吓了一跳,“殿下您做什么?”

太子低低说道:“我想抱你。”

傅瑶不是不晓事的小姑娘,很知道“抱”这个字并不像它的字面意思那样单纯。她红着脸,嗫喏道:“可是前半夜……”

前半夜刚做过一次,现在又来……

身为一国储君,纵欲过度怕不是什么好事吧?

太子却不像她这般多思,“怎么,你不愿意吗?”

这种问法……她哪里敢说自己不情愿——身为太子的妃妾,伺候太子是分内之事,何况,那种事对她而言也不怎么难受,有时候还很舒服。

太子的下巴已磕在她肩头上。傅瑶略想了想,红着脸,反身回抱住他。

两人倒入帐中。

天明时傅瑶才悠悠醒转,身边人已经不见,太子早在鸡叫头遍时就已起身,他要随陛下入朝听政,这点勤勉是少不了的。

一个圆脸儿相貌和善的丫头过来伺候主子梳洗。

她是傅家小姐——亦即是这具原身——亲口指定的贴身丫鬟,名叫小香。傅瑶起初有些担忧,怕对方瞧出自己是个西贝货,好在自己掩饰得很好,或者说小香智商不高,并未瞧出异样。

小香一壁替主子梳发,一壁笑嘻嘻问道:“良娣,昨夜与殿下相处得还好吧?”

既然太子不在,傅瑶就懒得再假装羞怯,只点了点头,“无甚大碍。”

小香舒了一口气,拍着胸口,“那就好,婢子还真怕您不习惯呢。”

她这番话其实有些深意。

傅瑶刚穿来的时候,对于原身的情况还是一片模糊,脑子里残留的一些记忆帮不了她什么。她只能依照自己的直觉行事。

那夜太子来殿中探望,傅瑶寡言罕语地应酬了一番,以为自己该尽嫔妃本分,遂大着胆子、假装熟练地解去了太子的衣裳,谁知却看到太子一脸震惊地望着她。

她后来才知道,原来傅良娣入宫半年,太子竟从未在此留宿过。

这委实令她不解,据她所知,偌大的东宫,总共就她这么一位良娣,太子妃之位空悬,余者妃妾之位一概也无。太子这血气方刚的年纪,究竟是如何忍住的?

难道自己太无魅力,就算是饥不择食的人也情愿饿着肚子?

事实证明这种想法是错误的。只要女人肯主动,不怕男人不上当。傅瑶秉着开弓没有回头箭的精神,既然留下了太子的衣裳,就不打算放他离去——当然也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这具身体发育未足,初次开发,当然是得受点罪的。

那两天她都觉得腰酸背痛,不是伤口划破那种鲜血淋漓的痛楚,而是一种隐隐的坠痛,小腹上跟吊着铅球似的,又凉又涨,实在不堪忍受。

好在后来渐渐也好了,甚至能从过程中得到享受。由此傅瑶也明白,哪个女人都是要经历这么一关的,日后生孩子,只怕更有得难受呢。

好在她暂时不用操心生孩子的事。

小香,还有别的几个忠心婢女,她们并不为傅瑶的转变惊惶,反而高兴于她的开窍——本来么,既已入了宫,就该想法设法夺得太子的宠幸,否则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呢?

傅瑶懒得纠正她这种观点,对她而言,这都是无可无不可的事。在她心底,只有一件大事。

根据她从众多古代小说里获得的经验,但凡开始就被立为储君的,少有能顺顺当当走到最后的。本来她也很能理解,历史嘛,就是这样跌宕起伏。

然则,一旦牵涉到自己的人生,她就很难用轻松豁达的态度去看待了。万一哪天太子被人从高座上拽下来,落得个身败名裂的下场,自己少不得也得跟着赴死。说到逃,已经入了这深宫,又能逃到哪儿去?

反正都是一死,不如且顾眼下,尽情享受人生。抱着这样自暴自弃的打算,傅瑶觉得自己对生命有了大彻大悟的认识。

小香端详着镜中的容颜,赞道:“良娣生得真美,不怪太子喜欢,照这个势头下去,将来封妃封后都指日可待呢。”

傅瑶面无表情说道:“别乱说,我这样的身份怎做得太子妃,太子妃的人选,皇上皇后必定会慎之又慎,仔细拣择的。你这话叫旁人听去了,打量我有多大的野心呢!”

小香吐了吐舌头,果然不敢多言。

傅瑶悄悄叹一口气。

她自己也知道自己身份尴尬。所谓太子良娣,虽然仅次于太子妃,终究沾了一个妾字。眼下府中无人还好,来日太子正妃进来,她的日子还不知会变成怎样呢。

两人正说着,就见一个身材高大、面相庄严的妇人进来,冷冰冰说道:“傅良娣,该服药了。”

她姓崔,是这东宫的掌事嬷嬷,皇后娘娘特意指定其为太子料理家事。人人心中都清楚,在她背后站着的,是凤座上那位高高在上的赵皇后。因此对于这位老人家的命令,基本没有人敢违抗。

傅瑶乖乖端起药盏,一饮而尽。

她根本没病,崔嬷嬷端来的这盏热气腾腾的汤药,也根本不是为了治病——那只是一碗避子汤而已。

在太子妃正式入主东宫之前,其他妃妾不宜先生下皇子,这是一条不成文的规矩。

傅瑶对这条规矩虽不赞成,倒也想不出什么反对的理由——反正她还不想生孩子。

崔嬷嬷对她的识相很满意,虽然面上仍不置一词,她转身带着空碗离去。小香愤愤不平地撅起嘴,“有什么好嚣张的,仗着人势而已,等太子殿下登基,良娣您做了贵妃,要对付她还不是跟碾死一只蚂蚁一般容易。”

傅瑶微笑道:“少发梦罢,熬不熬得到登基那天还是一说呢。”

她本意是指储君之位或许不稳,岂料小香却会错了意,抱着她哭哭啼啼说道:“良娣切莫说这话,您可是要长命百岁的!”

傅瑶无语地看着她。好吧,这丫头的确很忠心。

她只得好言劝道:“好了,别哭了,我说着玩的。”

小香的眼泪本就不多,很快就收住了,却仍旧悲叹着,“唉,要是良娣您能及早诞下皇嗣就好了,那才叫地位稳固,偏偏碍着这条规矩……说来历朝历代也不见有这样的规矩,都是皇后娘娘……”

崔嬷嬷忽然转身朝她们走来。

主仆俩都唬了一跳,仿佛背后讲坏话的小孩被人抓住。

小香陪着笑脸说:“嬷嬷您还有什么事么?”

崔嬷嬷并不看她,只向着傅瑶说道:“老奴适才忘言,皇后娘娘请傅良娣今日午后往椒房殿觐见,万勿忘却。”

这老奴才,自己忘了事,倒一脸理直气壮的。

傅瑶心中暗恼,仍平心静气说道:“嬷嬷放心,我一定按时前去,不会令皇后殿下苦等。”

崔嬷嬷去后,傅瑶的思绪方陷入翻涌之中。

据她所知,皇后一向不喜欢她。照理身为太子妾室,她该每日去给婆母请安——东宫离椒房殿本来也称不上远,可皇后居然发了诏令,命她不必觐见,这就是明明白白的厌恶了。

入宫这么久,她也只在册封次日拜见过皇后,除此之外,皇后眼里几乎没她这个人。

现在怎么又想起她来了呢?

微信搜索:zysc21,关注:姿媛书城,回复 储君之妾 即可查看阅读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