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让你一个人陆以沉周迦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分享

分享:雨落烟尘2018-01-12

《我不想让你一个人》小说全文阅读,主角陆以沉周迦,陆以沉亲眼看见,高楼大厦瞬间夷为平地,千砖万瓦在同一时间,哗啦啦地全部都倾盖到了周迦孱弱而又娇小的肩膀上。那抹单薄的身影,毫不留情地被埋在了地下……更多精彩章节一起来看看吧!

我不想让你一个人陆以沉周迦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分享

《我不想让你一个人》小说简介:

她的病危通知书下来的时候,男人只对医生留下两句绝情至极的嘱咐。“堕干净点。”“她的子宫是要留给别人的。”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我不想让你一个人》小说试读:

周迦的手术刀忽然被冲上来的陆以沉夺下。

陆以沉发狠地拽着周迦的手防止她继续自残,一面警告意味地瞪着她,一面轻描淡写地,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周迦这一生,听过最绝情的、她这辈子永远都不会忘记的话。

他说——

“去检查她的伤口,如果没有伤及子宫,就马上手术把她的子宫取出来给水沫。”

“越快越好。”

……

周迦哭了。

她连哭都是没有声音的。

她的一腔热泪,染湿了一整个手术台。

手术的时候,她一直在想。

在想今天的天气那么好,阳光那么暖。听得见鸟叫声,还闻得到花香味。

为什么这么美好的日子,她还会这么地绝望?

……

注射器慢慢推入皮肤,小腹上的痛感一点点消失了。

局部麻醉,她的意识完全清醒。

她清醒地看着手术室的天花板上,模糊的他们拿自己子宫的倒影。

她从嫁给陆以沉开始,就从没想过要离婚,可这一刻却切实地,清醒地,有了离婚的想法。

离婚也不仅仅是因为子宫移植的事情。

大概是因为所有往事积累叠加,那些被辜负的深情,被看轻的时光,那些她一厢情愿时所发生的一切细枝末节的事情,在这一刻都成了离婚的缘由。

这一段夫妻婚姻,在男人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与夺取中,她就像陷入了一个沼泽地,无论怎样努力和挣扎,最终都逃不过不断地往下陷的结局。

一个人的独角戏,到底还是到了曲终人散的时候。

……

周迦睡了足足三天三夜,醒的时候嗓子已经好了,外面是个很好的天气。

萍姨见周迦醒了,第一时间兴奋地打电话通知陆以沉,“先生!太太终于醒了!终于醒——”

萍姨话还没说完,手机就被夺走了,周迦静静看着她,“萍姨。”

萍姨感觉此时此刻的周迦莫名有些可怕,她声音微颤,“怎么了?”

“没什么。我想和陆先生将两句。”

萍姨一惊,发现周迦第一次称呼陆以沉是“陆先生”,而不再是“以沉”。

周迦把手机贴在耳边,笑了笑,“陆以沉。”

那一边很安静。安静的好像没人在接听。

但周迦知道,陆以沉在听电话。

“陆以沉。我要离婚。”

说着,不等那头回复,周迦直接掐断了电话。

萍姨眨了眨眼,讷讷地看着周迦,问:“太太,好好的,怎么就要离婚了?”

周迦目光空荡荡的,过了好一会,才说,“没什么。日子过不下去了呗。”她顿了顿,转头,又说,“萍姨,你马上帮我找一个陈水沫的妈妈,傅雅芝,好不好?我找她有很重要的真相,一定要告诉她。”

周迦决定当前必须马上和傅雅芝先坦白事实,然后背着陈水沫和程若兰,与傅雅芝先做个亲子鉴定。

如果有了傅雅芝的依仗,也许她不会被欺负得那么惨。

萍姨见周迦神情严肃,不像说笑,马上起身道,“行。那我现在就去找她过来。”

“谢谢萍姨。”

……

忽然之间。

整个城市开始了剧烈的左右上下晃动,耳边开始有天崩地裂、震耳欲聋的声音。周迦瞥了眼窗外已经开始在不断倒塌的楼房,后知后觉地意识到——

地震了!

很强烈的地震!

周迦想也不想,爬起身就往外跑。

……

四处都是逃亡奔波的人群,所有人都在人心惶惶地往外冲。

陆以沉却还在往周迦的病房冲,他想起那个女人憔悴的脸蛋,倔强的声音说着她要离婚,只要这么一想,他就下意识地,感觉胸口仿佛缺了一块一样的难受。

“以沉,你怎么来了?”陈水沫不知何时冲到了陆以沉身边,她挨着陆以沉,拉着他的手,带他往外冲刺,“以沉,快跑啊快跑吧,大地震了,再不跑就完蛋了。”

陆以沉脚步一顿,有些迟疑地看了眼周迦病房发方向。

陈水沫眼底划过一丝狠戾,她抽出一个针管,说,“以沉,别看周迦了。我刚刚来找她,想因为子宫的事情,跟她道个歉,没料到她直接用针管扎我,还抛下我跑了。”

陆以沉闻言,抱着陈水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

而就在那一刻,周迦终于跑下了楼梯。

她转弯的一瞬间,就看见陆以沉心急如焚地半抱着陈水沫,带着她往安全地带冲刺。

周迦心里钝痛。

找他来医院离婚的人是她。

可是他明知道她还在病房,却还是选择带着陈水沫离开了。

周迦冲刺快要跑出住院部门口的时候,子宫那个位置一阵痛痒之意来袭,下体仿佛涌出了一团热血,她完全无**制地全身抽搐疼痛起来。

她想再跑两步,可她根本连站都没法站起来,只能眼睁睁看着陆以沉带着陈水沫越走越远……

……

陆以沉带着陈水沫跑到安全地带,刚回头,就看见,周迦还在住院部的走廊快靠近出口的地方,浑身抽搐扭曲,整个人缩在墙角,好像随时会发疯一样。

轰隆一声——

天崩地裂、震耳欲聋。

整个住院部完全坍塌。

陆以沉亲眼看见,高楼大厦瞬间夷为平地,千砖万瓦在同一时间,哗啦啦地全部都倾盖到了周迦孱弱而又娇小的肩膀上。

那抹单薄的身影,毫不留情地被埋在了地下。

男人平生头一回,那样撕心裂肺地叫了女人的名字——

“周迦——”

……

抗震援救工作没日没夜地继续着。

七天后,陆以沉跟着消防员一起,挖到了一具蜷缩成一团,脸蛋已经血肉模糊,指甲都被咬出了血,似乎试图在控制自己身上某种上瘾物品的女尸。

微信搜索:zysc21,关注:姿媛书城,即可查看更多免费言情豪门总裁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