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丹田聂云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分享

分享:多多2018-02-12

《无尽丹田》小说,作者横扫天涯,主角聂云,聂铜两眼放光,体内的热血一瞬间彻底沸腾!自从一懂事聂铜就是残废,无论家族还是分支,没人瞧得起,现在聂云哥哥不但说能治好腿伤,还要带他去闯荡天下,如何不兴奋……更多精彩章节一起来看看吧!

无尽丹田聂云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分享

小说简介

重生后的聂云幸运地拥有了能够改变丹田数量的法诀,别人用一个丹田修炼,你用十个,百个!。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小说试读

“杀!杀!”

一声充满愤怒、怨恨、不甘的暴喝,聂云逐渐清醒。

“云儿,你终于醒了,下次可不要这样吓娘!”

刚睁开眼睛就听到一个略带抽泣的声音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聂云打了个激灵,眼睛立刻瞪得滚圆,急忙转头向声音响起的方向看了过去,果然看到一个中年妇人坐在床边,两个眼眶红红,眼睛里布满了血丝,似乎好几夜都没睡过了。

“娘?”

聂云浑身一僵,脑中一阵轰鸣,闪过一个片段。

自己叫聂云,是一名丹田穴窍境巅峰的超级强者,妖族侵袭的时候,和数十位结拜兄弟进入了大陆最神秘的万界山寻找神灵留下的印迹希冀借机突破,寻找一线生机。

一番历险,在遥远的时空深处果然发现了远古留下的文明,就在自己刚刚得到,还没来得及细看的时候,就被一柄长剑刺穿了胸膛!

出手的正是自己最信任的兄弟!他们居然早就归顺了妖族,利用自己来寻找这片遗迹!

妖族入侵的强大攻势下,聂云本就没打算活下去,可惨遭最信任的兄弟背叛,还是让他抓狂,重伤的他施展出禁忌之术,不惜燃耗寿命,将背叛自己的所有人都斩杀在剑下!

那一战,万界山、远古文明为之崩塌!

那一战,背叛自己的人全部覆灭!

那一战,魂飞魄散,血统因子破碎,彻底消散!

“我不应该死了,家族早就覆灭了吗?”

闪过这个片段,聂云拳头一紧,当眼睛落在周围熟悉的环境上,一道霹雳闪过,嘴巴张开,发出难以置信的话语。

“我居然……回到了三百年前?今年才十六岁?”

眼前的场景自己非常清楚,终生难忘,正是十六岁那年出去,遇到了家族同宗堂兄聂超,一语不合争吵了起来,对方将自己打成了重伤!

这次重伤自己昏迷了整整五天五夜,母亲便在自己身边守了整整五天五夜!最后好不容易醒来,实力却从气海九重天第三重养气境初期跌了好几个级别,重新回到第一重引气境界!

正因为实力暴跌,错过了家族弟子考核,自己分支地位降到最低,被家族遗弃,被迫离开洛水城,从而一跌不振,饱受外人欺辱,族人无依无靠,相继离世!

也正因为这次重伤,母亲为了寻求篷馨雪莲救自己,瞒过众人,爬上霞落峰,失足跌落而死,成为终身憾事!

“没事就别装死,早点起来修炼!”

就在聂云被重生冲昏头脑的时候,一个不悦的冷喝响起,说话的是一个有些邋遢的中年人,拿着一个巨大的酒葫芦,酒气熏天,说话间,踉踉跄跄的向外走去。

“爹?”看到这个人,听到如此呵斥,聂云并没有反感,反而眼圈忍不住一红。

自己父亲聂啸天,曾经的家族第一天才,开启了七大血统因子的王族巅峰修炼者,不到二十五岁,就拥有气海九重天第七重兵甲境界,当年的洛水才俊大赛冠军,洛水金盾的获得者,就在所有人都认为他能突破第七重桎梏进阶气宗成为一代宗师的时候,却突然走火入魔,气海破损所有功力毁于一旦!

气海破损,就表示再无法修炼,对号称百年难遇的超级天才来说,打击实在太大了,父亲从此一跌不振,终日借酒消愁。

由天才变成废物,父亲以前的对手纷纷排挤,自己这个分支在家族的地位立刻直线降下,到现在已被分配到洛水城最边缘的地带,连家族府邸都不允许进入!

自己正是出生在这种环境中,一出生就受到各种欺负和嘲笑,因此,对造成这一切的父亲,一直很是讨厌,甚至讨厌这个家庭!

如果不是这个父亲,自己完全可以更早开启血统因子,得到更多修炼资源,那样的话,自己实力就会提升的更快,弄不好已经成为家族人人崇拜的天才子弟,而不是沦落到居住在城市边缘,人人鄙视,人人瞧不起!

如果不是这个父亲,自己也不用受到如此多的侮辱,做任何事都有莫大阻力,生活窘迫!

就因为这些原因,自己越来越讨厌这个父亲,越来越厌恶这个父亲,自己和他之间没有任何亲情可言。

这件情况直到那一天……

那一天血色弥漫,妖族大军侵袭了整个洛水城,父亲的身躯挡在自己面前,被一头弥妖族的头领一枪刺穿!

父亲临死的那一刻自己才明白,他为了自己能开启血统因子,不惜与人交换,卖掉了视若生命的汶麟宝刀!

为了自己能够修炼迅速,不惜跪在族长面前,承受着屈辱,求取灵谷丹,却让母亲装作无意得到的样子,送给自己!

为了自己能不被他的名声牵连,不惜忍痛在儿子面前装出一副冷漠的嘴脸……

可是……那一刻知道又能怎么样?父亲已经走了,彻底离开了自己!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自己明白的太晚了,如果早些明白,就不会那么混账,母亲过世,自己掌管分支后,将他辱骂的不敢回家!如果早些明白,就不会在妖族来临的时候,叫嚣羞于做你这种废物的儿子,惹得他心灰意冷甘愿送死!如果早些明白,就不会……

太多太多的如果,太多太多的不会,都伴随那一枪随风消逝,再也无法追回!

爹,是儿子对不住你!

爹,是儿子混账!

爹,是儿子不懂事,是儿子不知道你的苦心!

爹,既然这辈子让儿子重生,儿子愿意用生命去弥补以前的过失,用生命捍卫你的荣誉和尊严!

“爹!”

心情激动,看着有些褴褛的父亲,聂云眼圈一红,久违了几百年的称呼从口中缓缓喊了出来,生硬却带着儿子发自内心的眷慕。

“你叫我……什么?”聂啸天向外走的脚步趔趄了一下,浑身忍不住颤抖,不敢相信听到的声音。

这个儿子,自从六岁开始,就羞于身世,羞于自己这个父亲,从未喊过一声“爹”,怎么……怎么……

“爹,少喝点酒,你当年的伤还没彻底好!”压制住自己的感情,聂云道。

“让我少喝酒?我儿子喊我爹?不,不,我让你蒙羞,不配做你的爹……”聂啸天急忙向外走去,背对聂云等人的脸上,缓缓滑过两道浑浊的眼泪……

儿子肯喊我“爹”了,肯认我了,现在我就算死,也值了!

“以后再和父亲谈谈吧,他现在还沉浸在当年失败的阴影里,我一定要化解他这个心结!”叹息一声,聂云看向眼前的母亲“娘,我没事,看你眼睛都红了,一定累了,快点休息,明天我向你请安!”

“没事就好,刚醒来就再睡一会,我会找上最好的疗伤圣药给你治伤,让你彻底恢复!”母亲聂玲见儿子彻底醒过来,一直支撑内心的压力陡然松了下来,果然觉得有些疲劳,站起身安慰几句便回房休息了。

“想要改变一切,必须拥有实力,别浪费时间,赶快修炼吧!”

父母都离开房间,聂云缓缓坐起,按照原本的调息方式,进入了修炼状态。

气海修炼者,一共有九个境界,也就是俗称的气海九重天,分别是一重引气、二重灵谷、三重养息、四重真气、五重出体、六重成罡、七重兵甲、八重气宗、九重至尊!

气海修炼根据血统高低判定天赋,血统越高修炼天赋也就越强,以后就能达到更高的境界!

血统高低用血统因子衡量,血统因子是一个人一生出来就已经定格的,代表着天赋,数量越多,身份就越尊贵,分为皇、王、侯、贵、凡五个等级,普通修炼者没有血统因子,能开启1个,就算凡族上品血统了,2—3个是贵族血统,依次类推,4—5侯族、6—7王族、8—9则是最稀少的皇族血统!

每个级别有根据学血统因子的多寡,又分为上品、下品!同样是王族血统,上品血统就比下品血统地位高,更加尊贵!

当年父亲聂啸天能足足开启7大血统因子,成为王族上品血统,可见潜力之大!

7大血统因子,每个都能在气海形成一个丹田,也就是说,他一个人就有七大丹田,修炼速度是别人的整整七倍!

别人修炼七天只相当于他一天,这种天赋绝对可用恐怖来形容!

“嗯?我的血统因子呢?不是早就开启了吗?怎么会一个都不见了?”

精神一进入气海,聂云立刻发现了不一样,愣在原地。

自己重生前的天赋虽然比不上父亲,却也不算太差,要不然也不可能修炼到丹田穴窍境巅峰了!清楚的记得,自己十六岁那年开启了足足三个血统因子,跻身贵族上品血统,怎么现在体内会一个血统因子都没有?

这不可能!

没有血统因子,只是个普通修炼者,就算有最好的功法,也不可能练到丹田穴窍境巅峰,还如何报仇,如何带领这个分支兴盛?

“而且,我记得十六岁重伤之后醒来,还有气海九重天第一重的境界,怎么……现在一点实力都没有了?”

没有血统因子本就很诡异了,体内居然一点实力都没有,难道自己重生以后,不但人改变了,就连身体修为都变了?而且没向前进,反而后退?

“这到底怎么回事……”

轰隆!

就在聂云心中疑惑,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时候,突然眼前一阵轰鸣,一个古老而又浑厚的意念瞬间响彻在整个脑海。

“天地造化,无限血统!”

刹那间,意念中传来一个玄奥难明的法诀,这道法诀的滋润下,自己体内的内息缓缓按照一种特殊的规律运转。

在这个内息的运转下,身体发出“噼啪”脆响,肉身在一股不知名的力量下不停改造,已经干瘪的气海中,突然光芒闪烁衍生出一枚椭圆形的圆球。

血统因子!

运转这个无名法诀居然能改变天赋,衍生出血统因子!

“无限血统……”

看到身体和气海发生的变化,聂云兴奋的浑身哆嗦。

换做其他十六岁少年遇到这种情况或许还会害怕,不知道该怎么办,但做为达到丹田穴窍境巅峰的老怪物,如何不知道能够衍生血统因子的好处!

能够衍生血统因子就能表明能通过修炼改变天赋、血统,让自己修炼更加迅速,实力更强!

“哈哈,看来远古文明留下的遗迹不但被我得到,还伴随我重生了!”

急忙屏住气息,聂云仔细向脑海中突兀出现的无名法诀看去,重生前自己和那些结拜兄弟进入万界山寻找神灵留下的印迹,正是希望能找到机会突破,没想到居然给自己找到如此逆天的法诀!

法诀洋洋洒洒一共三千多个字,详细介绍了如何通过修炼衍生血统因子,改变天赋,成为人上人!

“看上面的描述,这套无名法诀修炼起来非常困难,每衍生一枚血统因子都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我刚领悟法诀,在特殊的机遇下才衍生出一枚,以后再想衍生第二枚,就要麻烦很多!”

聂云没被欢喜冲昏头脑,静下心来。

无名法诀上面描述的修炼方法,只能衍生血统因子,改变天赋,并不能帮人提升实力增加修为,而且修炼起来也没那么容易,自己一领悟法诀就能顺利衍生一个血统因子,已经算大运气了。

虽然现在只有一枚血统因子,比前世天赋还低,但聂云信心满满。

一个人的实力提升速度,第一看血统因子也就是天赋,第二则看修炼的功法高低!

修炼功法和血统一样,也分为皇、王、侯、贵、凡五个级别,前世家族被灭后,一次奇遇,得到了一套无上功法,甚至可以说已经超越了皇族级别,正是拥有这套功法,不懈的努力,自己才从贵族上品血统,三百年内修炼到丹田穴窍境巅峰!

洛水城四大家族最高深的功法不过贵族下品,皇族上品就算帝国皇室也未必能找出一份,超越皇族更是帝国闻所未闻!

这套功法叫【九转涅槃功】,顾名思义,能在体内运行九转,九转大成,实力大进!

“我的身体刚接受无名法诀的时候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改造,干瘪的气海变得饱满,正是已经达到第二重灵谷境巅峰的征兆,现在要做的就是将血统因子转化成丹田!”

气海九重天,第一重引气,接引天地之功,化为自身滋养,从未修炼过的人,这层最难,即便天赋好,没有三、五年都难完成,第二重灵谷,灵谷又有关元、下田、天根、命蒂等诸多称呼,是要用吸收的灵气开辟气海,让其变得饱满,充满力量。

经过无名法诀改造,聂云气海饱满,说明已经达到灵谷境巅峰,此时要做的就是将血统因子转化成丹田,温养灵气。

丹田是开辟在气海中的单独区域,犹如悬浮在宇宙中的星球,能够自动吞噬、提纯灵气,普通修炼者没有血统因子不能形成丹田,修炼就比较麻烦,晋级速度就算比最低等拥有一个血统因子的凡级上品都要差上好几倍!

盘膝坐在床上,聂云的精神全部沉浸在血统因子上面。

未开启的血统因子和一枚巨蛋一样,椭圆形,静静的悬浮在气海中间,一动不动。

“开辟血统,凝聚丹田!”

一声低呼,聂云控制着气海中的灵气飞快向血统因子冲击过去,灵气一冲,原本纹丝不动的椭圆形巨蛋,开始缓缓旋转,释放出灰蒙蒙的亮光。

血统因子旋转,散发亮光,正是即将开启的征兆。

一鼓作气,聂云的精神力立刻化作一道锋利的巨剑,对亮光就劈了过去,轰隆!气海中一声翻天覆地的巨响,开天辟地般,血统因子陡然扩张成星球模样,边旋转边自主的从外界吸收温养灵气。

血统因子彻底蜕变成丹田!

“成了!当初光开辟第一个丹田我可花了整整三个月的时间!”

看到气海中的丹田每一分钟都在吸收灵气,让自己实力增强,聂云兴奋的眼睛放光。

将血统因子蜕变丹田,现在做起来很简单,当初第一次开启可花费了无数代价,又是灵药,又是外力,整整三个月才得以成功,开启血统因子的时候,灵气和精神力配合的时机要得当,差一点都会失败!

不过,这些对以前达到丹田穴窍境巅峰两世为人的聂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蜕变成丹田,表明气海中的灵气可以得到丹田温养,实力已经和前世十六岁相同,重新达到了第三重养气境初期!

待气海中所有气体全部温养提炼过后,就达到养气巅峰,可以去伪存真,冲击第四重真气了!

拥有血统因子的修炼者,丹田自主温养提炼灵气,而普通武者只有自己修炼,速度高下立判!毕竟再努力的人,也不可能一天二十四个小时不吃不喝的修炼!

至于当年父亲聂啸天那样的王族上品修炼者,速度更是可怕,七大丹田同时吸收淬炼灵气,速度之快简直骇人听闻!

“少跟我废话,聂云没有礼数,以外支子弟的身份冒犯内支子弟,已经触犯了族规,这是族里的处罚令,由执法子弟亲自送过来,限你们三天内交出一万两白银的赔偿金,否则,清除出家族,终生不得回来!”

才修炼了一会,聂云就听到院里响起一个嚣张的冷哼,边说边走了进来。

聂家和大陆普通家族一样,所有子弟两年考核一次,根据子弟的天赋、实力,确定内支、外支,内支子弟可以留在家族大本营洛水城中心的聂府,而外支子弟,只有外放分配到各地,替家族打点各种生意!

聂云所在的聂天分支,当年父亲强盛,一直居住在聂府最核心的位置,父亲自暴自弃后,家族大比无法参加,再加上受到排挤,就沦落到这种地步。

外支子弟和内支子弟好似旁系和嫡系,地位不同,在家族的权利也差别很大。

“一万两赔偿金?我们聂天分支的确没这么多钱……能不能回禀族内,通融一下!”母亲的声音响起。

父亲一跌不振终日酗酒后,聂天分支的一切事情都是由母亲一手操持的,她实际上才是分支的家主。

“通融一下?呵呵,拿不出来也可以啊,你们家不是有枚洛水金盾吗?交出来也可抵押!”声音阴笑。

“洛水金盾是当年啸天获得洛水才俊大赛冠军时,洛水城城主亲自给的,代表着我们聂天分支的无上荣誉,绝不能抵押……”

“荣誉?就你们分支也要荣誉?也有荣誉?”声音带着浓浓的讽刺和嘲弄“贱女人,喊你一声婶子那是给你面子,别给脸不要脸,告诉你,拿不出一万两就赶快将洛水金盾交出来,惹得我生气,信不信我再把聂云拉出来打一顿,依旧告他冒犯内支子弟?”

“拉出来再打我一顿?”

嚣张的话语还没结束,紧闭的房门就“吱呀”一下缓缓打开,紧接着一个平淡却充满冷漠的话语,陡然在整个院落轰然响起。

“我真想问你一句……你脑子没被驴踢吧!”

" "

在房间的时聂云就知道外面来的是谁了,正是五天前将自己打成重伤的聂超!

聂超是内支子弟,虽只开启了一个血统因子,但拥有族内提供的丹药和功法,修炼速度不比前世的自己慢甚至还要超过,现在已经达到气海第三重养气境巅峰,比只有养气境初期的自己高了好几个层次!

不过,现在聂云融合了两世的记忆,战斗经验比聂府族长都要强上数百倍,别说只是个养气境巅峰,就算四重真气境的人过来,一样打的满地找牙!

前世的时候,没有现在的战斗经验,这家伙将自己打成重伤却在族内倒打一耙,诬告自己侵袭内支子弟,结果自己分支遭到了族内一万两白银赔偿金的惩罚!

聂天分支贫穷落魄,无力偿还,最后只能在逼迫下交出代表分支、代表父亲最高荣誉的洛水金盾!

保护不了自己家族的荣誉,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奇耻大辱!

因为这件事,父亲大病了一场,差点死掉!

也因为这件事,大伯的女儿,也就是自己的堂姐,为了缓解分支危急,甘愿嫁给冯家的一个纨绔二少,最后被逼的自杀身亡!

可以说,这个聂超虽不是自己分支落魄的罪魁祸首,却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死一百次也不足以化解仇恨!

前世,我身受重伤,实力暴跌,不是你的对手,最终忍了,今生,老天让我重生,又怎么可能让历史重蹈覆辙!

心中怒火燃烧,聂云看向院中这个嚣张跋扈的堂兄,眼神冰冷。

“我以为是谁敢和我这么说话,原来是聂云堂弟啊,怎么,伤好了?伤好了是不是想让我再揍你一顿?”听到话语聂超脸色变得阴冷,不过当看到是聂云所说,立刻笑了起来。

聂云敢和自己这样说话,绝对是皮痒痒又想挨揍了!

“云儿,你怎么出来了,伤还没彻底好,快些回去休息!”看到儿子突然走出来,并惹怒了聂超,母亲聂玲脸色一下变得苍白,连忙走过来拉住聂云的手臂。

“聂玲,你这是亲眼看到了,你的好儿子聂云,以外支子弟的身份对内支子弟聂超出言不逊,族内的处罚公平公正,没有任何偏袒,这次你还有什么话说!”

母亲的话还没说完,聂超身后就响起一个阴阳怪气的冷哼,只见一个灰衣青年正一脸坏笑的看过来,手中拿着一张写有家族处罚命令的纸张。

纸张上白纸黑字,写着处罚聂天分支一万两白银。

这个青年叫聂朝星,是家族执法队的成员,养气境中期实力,和聂超一向狼狈为奸,这次就是由他过来颁布家族处罚令的。

家族执法队是聂府为了统筹管理诸多分支特地成立的,负责颁布、执行各种处罚,拥有极大的威势和权利,是诸多分支最为害怕、最为讨厌的存在。

“我儿子的伤没好,随口乱说,不要当真……”

母亲连忙摆手,使劲拉聂云的手臂,却发现以前听话的儿子,现在却稳稳站在原地,脚下生了根一般。

“母亲,没事,两个不知死活的小丑而已,我有分寸的!”拍了拍母亲的手臂,聂云淡淡一笑。

“云儿……”看到儿子洋溢出来的自信,聂玲一呆。

自己这个儿子受家庭影响,虽然修炼很努力,但做任何事都显得有些自卑,不自信,怎么今天敢对聂超、聂朝星二人说出这话?尤其是眼神冷静沉稳,不时闪烁出一道难以遮掩的锋芒……

而这种锋芒,自己也只在当年的聂啸天眼中看到过!

难道……儿子变了?变得和以前的啸天一样,自信骄傲,锋芒毕露?

“不知死活的小丑?好,好,这是你逼我出手的,马上跪在我面前自己说自己是个畜生,是个贱种,或许我还可以饶你,否则……啊!”

嘭!

嚣张的话语还没结束,聂朝星就觉得脸上一疼,眼前立刻开了七彩染坊,红的、黑的、黄的、蓝的全有,惨呼一声,倒飞了七、八米远,嘴角鲜血喷出。

“你敢打我执法子弟……你的胆子好大,我会禀报族内……”

聂朝星一声咆哮,不过还没吼完,就看到一个巨大的脚掌对自己的脸庞,狠狠踩了过来!

咔嚓!

牙齿被一脚全部踢掉,嘴巴也变成了肥厚的香肠。

“快住手!聂云,你不但公然违背家族的处罚令,还殴打执法子弟,你完了,你们分支都完了,我会禀报族里,将你们分支男的乱棍打死,女的卖去做妓……”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当聂超看到躺在地上已经没有人形的聂朝星时,顿时怒发冲冠,发出长长的咆哮。

“男的乱棍打死?女的卖去做妓?”眼睛一下眯了起来,聂云两世为人,重生前更是达到丹田穴桥境巅峰,怎么可能接受这种威胁,脚下一晃,化作一道幻影,出现在聂超面前。

“想偷袭我?做梦,我可不是聂朝星,我有练过防偷袭……啊!”

聂超刚刚自信的喊出自己不是聂朝星,就眼前一黑,重蹈了他的覆辙,飞了出去,落在地上,脸扭曲的和麻花一样,浑身颤抖,不停抽搐。

“不错,你不是聂朝星,你将比聂朝星受到更残酷的惩罚!”冷哼声中,聂云走了上来,咔嚓!咔嚓!一连串脆响,聂超就气海破碎,手臂、腿骨全部碎裂。

“啊……”

没想到前几天在自己面前还被任意欺负的少年今天却如此狠辣,聂超惨呼一声就昏了过去,看这副模样,就算救回去恐怕也活不成了!

不理会生死不知的聂超,聂云再次来到执法子弟聂朝星跟前。

“聂朝星堂兄,你和聂超前来处罚,我们分支乖乖交上了一万两白银,谁知聂超见财起意,对你痛下杀手,结果被你使出绝招,打成重伤不治……不知我说的有没有错!”

“你……”聂朝星本想呵斥对方胡说八道,但看到少年眼中冷漠阴寒的目光,只好将话咽下去。

这种目光就好像洪荒猛兽,随时都会将人撕裂,聂朝星只是个狐假虎威的弟子而已,哪经历过这种阵仗,心里早就虚了下来。

“识时务者为俊杰,我相信聂朝星堂兄会这样说的!”聂云淡淡一笑,手掌轻轻在对方身上的关节处,挨着捏了一遍。

“啊……你……对我……做了什么……”

正在疑惑聂云为何这样做,聂朝星突然一声惨呼,额头上一个个豆大的汗珠不停流了下来。

全身关节处,好像有人拿铁锯在狠狠的锯,一股股钻心的疼痛,让他随时都会崩溃。

“哦,忘了告诉你,这是我曾经和一个高人学的,叫【子午磨骨劲】,中了这招的人,每天子时、午时全身关节都会像石磨磨了一般的疼痛,不救治的话,七七四十九天全身关节就会化成脓水,彻底变成废人!”

聂云搓着手指,好像在说一件和自己无关痛痒的事情。

“还有一点事要告诉你,这个【子午磨骨劲】是我种下的,只有我自己能解,别说洛水城,就算整个神风帝国,你也别想找到第二个!友情提醒一句,找不到正确方法,强行解除的话,会让你的痛苦翻倍,原本只有子午发作,强行解除的话会再加上卯未……”

聂云的声音不大,听在聂朝星的耳中却觉得毛骨悚然,脊背生出一股冰冷的寒意。

“放心……聂超……丧心病狂……我……一定会把他的罪行上报……还你清白……”

挣扎着站了起来了,聂朝星用自己都听不清楚的话语,连忙喊道,没办法,【子午磨骨劲】带来的痛苦实在太狠了,不得不屈服。

“聂朝星堂兄真是英明,这么快就明白了事情的经过,那就请堂兄带聂超离开我们分支吧!我可不管饭!”

摆了摆手,聂云嘴角扬起。

“是……”

挣扎着将聂超背起,聂朝星缓缓向外走了出去,不一会就离开了院子。

“上辈子做错的,我会全部改正,失去的,我会全部夺回,欺负过我的,我会让你们一个个后悔为什么活在世上,绝不手软!”

见二人走远,聂云拳头捏紧,发下了浓重的誓言。

生死两重经历,聂云和前世单纯的性格不同,心智早已有了破茧化蝶的蜕变!

" "

“云儿……”

看到儿子转眼间便将聂超聂朝星打的生死不知,聂玲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身体都有些僵直,快要石化了。

这真的是我儿子聂云?

养气境初期实力打的养气境巅峰强者生死不知……到底怎么回事?

聂云的性格,做为母亲她知道的最清楚。

家庭对他的影响太大了,坚韧中带着一丝自闭,平时冷漠至极,从不愿意与人说话,今天这是怎么了?

“呵呵,娘,早点回去休息吧!”

看到母亲这副模样,聂云哪里不知道她想些什么,只好无奈的笑了笑。

重生的事,牵扯太大,任何人都不能告诉,就算母亲也不行,聂云只好打马虎眼,将疑惑满脸的母亲,送回了房间。

跟在她身后,看着两鬓间多出的白发,聂云眼圈微微泛红。

前世的时候,母亲为自己操了多少心,受了多少累,自己一点都没看到,反而一直责怪她,真是混账至极!

娘,前世儿子没用,让你一辈子没过上好日子,反倒为儿子坠落山崖!

娘,前世是儿子蠢笨,害得你一直为我担惊受怕,不到四十岁就已经白发满头。

娘,前世是儿子不懂事,给家族带来这么大的危难,让你前前后后操碎了心!

不过,娘,今生,有儿子在,我一定会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母亲!为我骄傲,为我自豪!

拳头攥紧,聂云心中发下了誓言。

.............................

安排完母亲,聂云重新回到院子。

院子中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石,都和记忆中的完全重合,两世为人的兴奋感,充斥着聂云的胸口。

“呼呼!”

正在回忆前世种种,就听到院落深处响起一连串沉闷的剑风呼啸,好像有人正在练习剑法。

脑中闪过一个稚嫩青涩的面容,聂云心中一紧,大步向声音响起的方向走了过去。

院落最角落的一片空地上,一个只有十来岁的少年正手持长剑,目光坚毅的不停疾刺,每刺一下,空中就发出滋滋的声音,仿佛有剑气弥漫。

少年的剑法不弱,可下身却没有任何动作,仿佛僵直一般,看到这里,聂云一阵难过,并不是少年没学习过下身步法,而是他三岁的时候,被毒蛇咬伤腿部,导致经脉郁结,双腿石化,走路都很困难!

三叔的儿子,聂铜!

聂铜经脉郁结不能修炼气海,却并没放弃,六岁开始偷偷修炼剑法,刚才刺出的长剑,每一招都用的是纯正肌肉力量!一个十来岁的孩子,能单纯用肌肉就将剑法练成这样,这需要多大的毅力?

“啊,聂云哥哥,我错了,我再也不敢练了,这就走……”

似乎听到身后的动静,聂铜转头看到是聂云的时候,脸色立刻变了,哆嗦着将剑藏好,额头上冒出汗水。

看到聂铜如此举动,聂云心中不由自主的一阵疼痛。

针对聂铜所做的事,可能是前世自己最混账的一件——骂他是废物,不允许他修炼!

前世的自己认为不能修炼气海,对家族就没有任何作用,修炼只会浪费资源,每次见到他都会狠狠呵斥,甚至出手教训,因此,聂铜修炼都背着自己,一旦被发现,就惶恐不安,生怕责难。

这件事一直持续到那次妖族浩劫!

父亲被杀,自己心灰意冷,决定与妖族众人同归于尽,是他救了自己!

当时的聂铜双腿僵直,每走一步都非常困难,却出剑如风,每一剑下去,必有一个妖族人死亡,眼神坚定冷漠,任凭对方来多少,都丝毫没有变过!

围剿的妖族众人被全部斩杀干净,就在自己庆幸不已的时候,他却重重倒在地上。

这时自己才发现他身上受了足足一百三十七处剑伤,生机早已经断绝,能坚持到最后,全凭一股不屈不挠的意念!

“哥,我不是废物,我好像……还有点用!”

这是他说的最后一句,也是他练剑开始,几年当中和自己说的唯一一句!

说完就走了,任凭自己撕心裂肺的呼喊,都没再动弹一下!

那年他才15岁!

“聂铜!”

往事种种似乎就在眼前,心中剧痛,聂云走上前来,将少年搂在怀里,眼泪顺着脸庞就流了下来,是他,就是他!

此时的容貌虽然稚嫩,眼神中的那种刚毅却没有任何变化,正是那个为了救自己在妖兽群里身受137处剑伤却没喊一声疼痛的弟弟!

“聂云哥哥,我错了,我知道我是废物,不能修炼,以后再也不敢了……”

“你不是废物,是哥哥的错!”聂云心如刀割!

我真是混账,天底下最大的混账!

如果不是那次,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这个弟弟背地里流了多少汗,洒了多少血,如果不是那次,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这个弟弟为了自己一句“废物”,花费多少时光,付出了多大努力!

弟弟,你不是废物,是哥哥鬼迷心窍!是哥哥愚蠢至极!是哥哥不识好歹!

“聂云哥哥……”

以前见到哥哥,他都会呵斥自己,而今天突然把自己抱在怀里,说都是他的错,聂铜愣在原地,有些反应不过来!

“聂铜,从今天开始,你可以自由修炼,如果有什么不懂的,哥哥可以亲自教你!”

知道自己因为有两世的记忆,有些失态,聂云放开抱住少年的手说出自己的决定。

“我可以自由修炼?哥哥不训斥我了?”少年眼睛一亮,璀璨的双眸如同记忆里三百年前一样光明。

“嗯!”聂云肯定的点点头。

“太好了!”兴奋的浑身颤抖,少年一把抱住聂云“哥哥万岁,多谢哥哥!”

“呵呵!”看到他如此高兴,聂云略微伤感的心情好转了许多,也对,前世已经过去,既然重生,今生就一定要活的精彩,弟弟前世为自己而死,今生绝不能让他重蹈覆辙!

想到这,聂云笑了起来“聂铜,哥哥这里有一套功法叫做【灵犀炼体诀】,不需要开启气海就能修炼,我这两天就抄录给你,你只要好好修炼,你的腿……绝对能再次恢复自由!”

“我的腿能恢复自由?哥哥,你……确定?”

聂铜只觉得脑中一阵轰鸣,坚毅的眼睛,猛然抬起,看向眼前的哥哥,满脸的不可思议。

“确定!”聂云点了点头。

前世,弟弟死后,自己一直在想,为何他连气海都没不能修炼却爆发出如此强劲的力量,直到后来,自己得到传承,视野开阔,这才明白,他艰苦练剑,数年如一日,早已经把坚定的信念融入生命,所修炼的剑法暗合了魔族的法门!

魔族一种比妖族更为高贵的种族,天生肉身强大,远超人类,聂铜无法修炼气海,日以继夜的练剑,正是无意走了肌肉修炼的路子!

那时候他是自己摸索的,没有任何法诀,而这个【灵犀炼体诀】是自己得到的魔族无上法门,珍贵程度不下于【九转涅槃功】,只要将这套方法传给他,他绝对能将体内残留的蛇毒清理干净,双腿重新恢复!

【灵犀炼体诀】、【九转涅槃功】前世自己赖以成名的两大功法,从未传人,今生能再见弟弟已没了遗憾,传给他也没什么!

“哥哥……”

看到改**度的兄长给了自己这么大的承诺,聂铜眼圈一红,心中暗暗发誓,如果真能治好双腿,自己一定好好对待哥哥,万死不辞!

“好了,好好修炼,争取有所成就,到时候咱们兄弟二人就一起闯荡天下,斩杀所有妖孽!”聂云大笑一声。

“一起闯荡天下,斩杀所有妖孽,是,哥哥,我绝不会让你失望的!”

聂铜两眼放光,体内的热血一瞬间彻底沸腾!

自从一懂事聂铜就是残废,无论家族还是分支,没人瞧得起,现在聂云哥哥不但说能治好腿伤,还要带他去闯荡天下,如何不兴奋?

“对了,聂铜,你以前修炼不都是姐姐替你把风防止我发现的吗?怎么今天姐姐不在?”

聂云笑着问道。

他口中的姐姐,正是大伯的女儿,聂小凤。

自己这个分支由爷爷聂天传下来,父辈有大伯、父亲、叔叔三人,大伯和叔叔相继过世,各自留下一女和一个子,聂小凤和聂铜。

“姐姐昨天从小道消息听说聂超已经得到了家族的惩罚命令,早上天一亮就出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聂铜挠头说道。

家族惩罚命令是家族长老院下批的,通常得到命令和下发要有时间间隔,能提前知道也很正常。

“你说姐姐天一亮就出去了?”

听到这话,聂云脸色一红,如遭重击,全身不由自主剧烈颤抖。

微信搜索:zysc21,关注:姿媛书城,即可查看更多免费言情豪门总裁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