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美狂医唐天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分享

分享:多多2018-02-12

《护美狂医》by星际银河,是一部热门都市小说,主角是唐天,小子唐天,懂抓鬼,能治病,道术通神,医术逆天,是美女就泡,是情敌就扁,大家最好别惹我,发飙起来捅破天……更多精彩章节一起来看看吧!

护美狂医唐天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分享
小说简介

小子唐天,懂抓鬼,能治病,道术通神,医术逆天,是美女就泡,是情敌就扁,大家最好别惹我,发飙起来捅破天。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小说试读

第1章 很厉害的医生

仲晓曼是个漂亮成熟的女人,精致白嫩的脸蛋,穿着一身时尚紧身的衣服,完美的展现出凹凸有致的身材,火辣得令人喷血。

特别是胸前,更是让火车上的其他男人恨不得将眼珠子掉进里面,也让附近的女人嫉妒不已,恨不得暗骂一声狐狸精。

按照正常来说,这样的女人看起来就像是电影出来的大明星,绝对是人群当中的焦点,但是最引人关注的却是坐在她对面的那个少年。

这少年看起来也就是是十八九岁的样子,长相倒是普普通通,估计放在人群当中就认不出了,但是他身上却穿着一件浅蓝色的道袍。

先不说为什么这少年在大热天七八月份穿着这种热死人的道袍,或者是人家的爱好呢,毕竟现在喜欢cosplay的人也不少,说这是行为艺术啥的。

问题是他手上拿着两根竹竿,上面还挂着两块白色的破布,黑色毛笔字恰好在上面写了歪歪斜斜的两行字:三生碧落奈何天,鬼医圣手渡黄泉。

旁边的一群人脸色古怪,这样的行头活生生就好像电视上的江湖郎中一般,这对联的口气倒是挺大的,但是这少年的年龄太小,即使真的是什么医生,估计也是乡下那种赤脚大夫,完全生不起信赖感啊。

仲晓曼却是觉得这少年十分奇怪,似乎不是那么简单,因为即使是七八月份的天气,穿上如此厚的道袍,再加上火车上没有空调,但是这少年身上却没有出一滴汗,依然是清爽无比,身上散发出一丝丝好闻的味道,令人心情愉悦。

如果不是这少年一上火车就开始呼呼大睡,直到现在都还没醒过来,否则她还真的很想知道这样的少年到底是什么来历。

咔嚓一声,火车在出云县短暂的停留,这节车厢上来了一批人,但是这批人却一下子就让整个车厢的气氛变了,仿佛空气都停滞下来。

这批人大概有七八个,最为醒目的却是有三人,其中一个身高一米九以上,浑身肌肉疙瘩,壮如牛犊,给人一种致命的压迫感,而他身上也纹着一头青牛的纹身,看起来凶神恶煞,绝对不是什么好惹的人物。

其他两个却是这壮汉的跟班,一个是胖子,胖得跟球似的,起码有三百斤以上,差点连火车门都挤不进来。

而剩下一个却是吊儿郎当,耳朵鼻子什么的,都戴着银色的耳环,一头黄色头发,沙滩裤,骷髅装,典型的混混形象。

这些人一上车,火车上的人纷纷低下头来,根本不敢和这些人对视,毕竟这些人不管怎么看都是一些黑社会份子啊,在场没人惹得起。

“牛哥,快看,那里有个美妞,看起来很正点啊,这次我们有福了。”才刚刚上来,旁边那胖子忽然用手轻轻碰了碰旁边这壮汉牛哥。

顿时,牛哥等人都是朝着胖子的目光看去,立即就发现坐在前面那大美女仲晓曼,成熟性感,美得不可方物,仿佛一块磁石一般吸引周围人的注意。

“嘿嘿,的确是不错,今天晚上的宵夜看来就是她了。”牛哥嘿嘿一笑,眼睛好像灯泡似的亮了起来,双脚快速的朝着仲晓曼身边走去。

其他人也是互相对视一眼,坏笑一声,也是跟着上去。

现在这个时候,因为不是什么重要的节日,火车上的空位还是很多的,至少仲晓曼还有那少年旁边都有几个空位。

见到这些人不怀好意的上来,仲晓曼断皱了皱眉,她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但是也不会害怕什么,即使这些人再猖狂,应该也不敢在火车上做出什么过分的事。

她仅仅是看了这些人一眼,便转头看向火车窗外的景色,没打算理会他们。

“牛哥,这里有个年轻人。”黄毛青年对着旁边的牛哥说道。

牛哥皱眉道:“那还等什么,赶紧将他赶走,不要让他在这里碍事。”泡妞的时候,他最讨厌旁边有电灯泡了,搞不好还出现护花使者什么的,这样的麻烦人物还是尽早排除比较好,免得出现什么事端。

“小子,赶紧起来,我们牛哥看上你这个座位了,知道吗?”黄毛大摇大摆的走了上去,将这少年给摇醒。

“什么事啊?难道你有病?”少年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但是开口第一句话就把黄毛青年给气得半死,哪有人一开口就说自己有病的,这不是找砸吗?

黄毛青年怒了:“他奶奶的,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会不会说话啊。”

“没有病叫醒我干嘛,没看到我在睡觉吗?”少年睁开眼睛,看着黄毛青年,一本正经的说,“看来你还真的有病,而且病得不轻啊。”

黄毛青年气得额头上青筋都显形了,咬牙道:“小子,你这是找死啊?居然敢耍我,知不知道我是谁?老子可是天海市青牛帮的人,得罪我青牛帮,你都别想在天海市混,知道吗?识趣的话就乖乖道歉,否则我就要你好看!”

“青牛帮?这伙人是青牛帮的人?怪不得这么嚣张跋扈,是黑社会啊。”

“听说青牛帮是天海市三大帮派之一,拆迁办的帮凶,听说前些天有个老大爷敢阻止他们拆迁,当场就被打得头破血流呢,都上新闻电视了。”

“完了,这小子彻底完了,居然敢得罪青牛帮的人,估计明天他的尸体就会漂浮在大海上,我可是听说过青牛帮的种种传说,他们是有背景的。”

火车上一群人惊恐,显然青牛帮的名声即使是一些普通人也知晓了,声名赫赫,说是小儿止啼也不为过。

青牛帮一伙人得意洋洋,挺起胸膛,显然自豪得很,像他们这样的黑帮混得如此有名声,也是非常有面子的一件事。

仲晓曼也是有点担心的看着这少年,虽然对于她来说一个小小的黑帮不算什么,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还是具有非常大杀伤力的。

“青牛帮又怎么了?青牛帮了不起啊,难道有病还不让人说了?你这是讳疾忌医知道不?古代蔡恒公就是这样死的。”少年鄙视道。

讳疾忌医?谁讳疾忌医了,他奶奶的,这么说别人还不以为自己真的有病吗?

黄毛青牛气疯了,当场就想发飙,但是还没等他动手,当场就被背后的牛哥给按住了,似乎不让他轻举妄动。

牛哥转头对着少年道:“小子,你这对联很大口气嘛,三生碧落奈何天,鬼医圣手渡黄泉,这么说你是个医生。”他脸色露出一丝嘲讽,显然不相信少年这么小的年纪就能够当医生了,肯定是冒牌货。

“没错我是医生,而且还是很厉害的医生,估计世界上很少有我唐天治不好的病。”少年唐天认真道,似乎一点都听不出牛哥的讽刺。

“吹,你就吹吧,还说自己没有治不好的病,就算是神医也不敢这样说吧。”黄毛青年立即叫了起来。

唐天笑眯眯的说:“神医当然不行,我是鬼医,鬼医就没有治不好的病。”

疯了!这小子疯了!

一群人觉得无语,他们觉得这小子不是脑袋有问题,就肯定是在演戏,毕竟哪个医生敢说自己没有治不好的病。

“没有治不好的病?这正好,我最近身体觉得有点不舒服,就想找个医生来看看,但是那些大医院的医生都是庸医,居然说我身体什么事都没有。既然你包治百病的话,想必也能够给我治疗一下。”牛哥阴险的笑了笑。

众人都是一惊,他们算是听明白了,这牛哥是打算敲诈勒索啊,一旦这少年无法治疗好他身上的病,肯定会被敲诈一笔,甚至会被暴打一顿,这也是师出有名啊。

唐天想了想,道:“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要我出手的费用很贵,一次一百万。”

“一次一百万?”黄毛青年尖叫起来,“收费那么贵,你还不如去抢!”

唐天露出一口白牙:“这可比抢快多了。”

众人嘴角都是抽了抽,这少年绝对是疯了,就算是真的能治病,但是这么贵的治疗费谁给得起啊,摆明是在耍人。

估计是想开个高价,来拒绝给这牛哥治病吧。

显然,牛哥也是这么想的,他立即道:“一百万就一百万,这点钱我牛哥也不是给不起,但是如果你治不好我身上的病的话,可就别怪我不客气!”

他眼神露出一丝狠辣,等下这小子没办法治疗好自己身上病的时候,那么他就可以借题发挥,甚至直接敲诈一百万,让这家伙吃不了兜着走。

其他小弟都是冷笑连连,有点怜悯的看着这少年,想在牛哥这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上面赚钱,都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啊,估计今天这小子要倒大霉了。

仲晓曼有点不忍,想出声阻止这荒唐的行为,要是真的被这些黑社会缠上,这个少年可能这辈子就完蛋了。

“治好你病倒是简单,但是你需要给定金,不给定金不治病。”唐天道。

一群人无语,嘴角更是抽了抽,这小子真是极品啊,都到了这个时候,还死要钱。

第2章 鬼医!

“定金?”

牛哥有点傻眼,因为他还从来没想过给定金的事。

唐天气定神闲,道:“当然要给定金,要是你没钱跑了,我可不是要白干一次。总之,不给钱就不给治病,你看着办吧。”

“好,定金就定金,这里是十万块,你先拿着。”牛哥咬牙,反正等下也仅仅是将钱放在这小子手里而已,一旦这件事结束,必定要这小子好看。

旁边一个小弟啪的一下打开黑色公文包,立即就拿出一叠红彤彤的老人头,就这样递给了眼前的唐天。

这些钱都是他们青牛帮在出云县进行交易得到的,里面足足装了一百万,如果不是这次交易的话,他们也不会随身携带这么多钱。

唐天接过这些钱,还认真的数了数:“嗯,数目没错了,等下要给余款啊。”

死到临头了还想结余款,等下老子就看你怎么死,黄毛青年恶狠狠的瞪着唐天,他可是知道不管这唐天到底是不是真的有本事,只要牛哥想玩死他,不管对方说什么都是假的,就肯定完蛋,所以这钱只能是看不能要。

其他小弟都是越发怜悯的看着唐天了,可怜啊,这样的少年等下就要被牛哥给玩死了,不过这就是不懂得看空气的下场。

“余款那是小事。”

牛哥露出一副大方的样子,“只要你帮我治好病,多少钱都没问题。毕竟像我这种人不缺钱,有病得治啊。”

唐天点点头:“的确,有病得治。”

我擦,这小子说话怎么这么别扭呢,句句都好像在骂人一样,牛哥嘴角抽了抽,但是现在他也不想计较这件事,道:“好了,你打算怎么给我治病?是打针吃药,还是号脉开刀?”

“这些我都不会。”唐天回答道。

什么?

众人都是傻眼,不会打针开药,也不会号脉开刀,那他究竟会什么?这、这真的是医生吗?不会是庸医吧。

“老大,小心点,这小子要是庸医的话,那就惨了,庸医害死人啊。”

旁边的胖子急忙对着牛哥道:“听说之前新华村就出现个庸医,结果将人家感冒治疗成了癌症,前些天直接双腿一伸就嗝屁了。”

听到这些话,牛哥也是有点哆嗦,为了敲诈点钱,至于拿自己的命拼吗?不过顶多等下什么药都不吃,甚至这小子想动手他也拒绝,这样总没事了吧。

“小子,你不会这些,那你拿什么治病啊?你不会是在耍我们吧?耍我们的话,后果可是很严重的。”牛哥捏了捏拳头,做出威胁状。

唐天淡淡道:“刚才不是告诉你了吗?我是鬼医啊,当然是靠鬼来治病。”

“靠鬼来治病?你他妈当我是傻子吗?别在这里瞎扯淡,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鬼?”牛哥怒了,他认为这小子是在耍自己,哪里有医生靠鬼来治病,如果真的有的话,那肯定是庸医,乡下的赤脚医生,专门跳大仙的那种。

旁边的人都是无语的看着唐天,虽然早就知道这小子不靠谱了,但是没想到这么不靠谱,居然还用鬼这种瞎话来欺骗,真以为人家牛哥是三岁小儿,难道他是在看不起牛哥的智商吗?以为会被这种话骗到。

仲晓曼看着唐天的眼神,却是发现对方很认真,似乎不是在说谎的样子,但是或许是他自己认为很认真,却不知道这到底是多么荒谬。

“世界上当然有鬼,我问你,你最近是不是经常感到身体很疲惫很沉重,仿佛拖着重物似的,明明没做什么,却是整天感到疲累。”唐天认真道。

牛哥就是一惊:“没错,我的确是这样的症状,明明没做什么,却是感到身体疲累,去医院检查,医生也说我身体健康得如同一头牛,什么都没检查出来。”

难道这小子还真的有点本事不成?他现在有点惊疑不定了,毕竟这样的症状他从来没有说出来,甚至连身边的人都不知道。

“这就对了,这就是鬼上身,你背后正驮着一个女鬼呢,所以才会感到身体沉重。”唐天理所当然的说道。

“你就别在这里瞎扯淡了,我们黑社会煞气冲天,无恶不作,怎么可能会怕鬼?怎么会鬼上身?江湖骗子也想骗到我牛哥身上,你以为我牛哥是笨蛋吗?就算牛哥是笨蛋,我们也不是笨蛋,知道吗?”黄毛青年大叫道。

听到这些话,牛哥的脸色倒是黑了半边,恶狠狠的瞪了这脑袋缺根筋的黄毛青年一眼,不过他的话倒是很赞成的,他也不信这小子的鬼话。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你们就自己见识一下吧。”唐天微微一笑,他手指轻轻一弹,空中隐隐约约出现几道金色光芒,一眨眼就没入了牛哥等混混的眉心之间,不过这也只是一眨眼的事,周围的人都看不清楚。

“尼玛,我艹,真的有鬼,鬼啊!有鬼啊!”过了一会儿,黄毛青年等人立即尖叫起来,吓得跟娘们似的,几乎是撕破喉咙,脸色惨白。

他们浑身都是哆嗦,手指正指着牛哥背后的某个东西,眼神极度的惊恐,恨不得现在拔腿就跑。

噗通一声,竟然有几个小弟直接被吓晕了,裤裆都尿了起来,尿了一地。

“鬼?什么鬼?”牛哥也瞬间觉得毛骨悚然,被眼前这个奇怪少年轻轻一点之后,他忽然之间感到周围的气氛瞬间变冷下来,温度似乎都下降了数十度,明明是八月的天气,现在却是感到冰寒刺骨,渗透进骨子里了,血液都差点冻僵。

他感觉到一双手正死死的抓住自己的肩膀,一颗黑乎乎的脑袋也靠在肩膀上面,长发飘飘,一看就是个女人的脑袋。

只是这头长发遮掩住她大半的面孔,却是看不清楚她的真实面目,仅仅是能够看到一双黑色的眼睛。

这样看起来的话,其实也挺顺眼的,楚楚可怜,或许拿开长发还是个漂亮的女孩,问题是顺眼归顺眼,她不是人啊。

他奶奶的,除了脑袋和双手之外,身体大部分都缩在了牛哥的身体里面,这、这是人能够办到的事吗?

忽然之间,她的一双眼睛闪烁出绿光,吓得牛哥瞬间就瘫软下去,噗通一声,就倒在了地上,浑身没有半点力气。

堂堂一个黑社会大哥,如果说被活生生吓晕在这里,肯定没人信,但是这不是人啊,他娘的是鬼啊,眼睛还发绿了,冒光了!

“别怕,她只是在你身上休息一下而已。”

唐天露出一口白牙。

“还休息?”

牛哥瞬间尿了。急忙道:“鬼医大哥,别、别让她在这休息了,赶紧把她弄走吧,消灭她吧,我、我怕啊。”

能不怕吗?

要是有个女鬼忽然趴在你身上,眼睛还冒绿光,早就吓尿了,这时候牛哥都有点后悔自己的心理素质太好,要是现在就吓晕过去,还能把这件事当做是没发生过呢。

黄毛青年等人再也不敢动了,浑身都在颤抖,即使被人拿着几十把刀追着砍,也没有现在这样怕过,太异常了。

如果说不知道这件事就算了,但是现在不仅知道,而且还看到了,还就趴在自己老大身上,他们感到自己身体哆嗦不已,想逃跑都没力气。

火车上的其他乘客都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个少年仅仅是说了几句话,这些黑帮成员个个就吓瘫在地上,有的还尿了。

本来那个牛逼哄哄的黑帮老大牛哥,现在却是吓得跟孩子似的,鸡哇鬼叫的,一点都没有之前的威风,完全萎了,再也不敢嚣张。

仲晓曼也是觉得奇怪无比,这些混混不可能就这样放过这少年啊,毕竟这些混混的性格可不是这么容易善罢甘休的。

可现在一个被吓得服服帖帖,难道说这少年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吗?还是说他有惊人的背景,说了出来,结果让这些混混给吓着了,仲晓曼百思不得其解。

“现在你信了吗?”唐天微微一笑。

牛哥点头如小鸡啄米一般:“信了,全部信了。”不信也得信啊,看着一个女鬼趴在自己身上,没有比这更加货真价实的场景了。

怪不得这些天觉得很累啊,原来有个女鬼趴在自己肩膀上,这样的话想不累都不行,一想到自己已经被对方附身了很久,他就觉得毛骨悚然。

如果这次不是遇到这神秘少年的话,他岂不是可能会被这女鬼害死,甚至连自己怎么死都不知道?

“不过我身上怎么会出现这样女鬼的?”牛哥非常疑惑。

唐天道:“我怎么知道,或许你之前去过一些阴寒之地,结果就招惹回来了。不过你也不需担心,她趴在你身上,也仅仅是想找个替身而已。”

找个替身?刚才不是还说仅仅是休息吗?你这混蛋是在耍我吗?

牛哥瞬间一哆嗦,他脑海出现各种各样的恐怖鬼片,被女鬼替身的人,基本就等于死,毕竟找替身这是打算要自己的命,他现在都不敢挪动自己的脖子,身体僵硬得要命,生怕自己一动就刺激到这女鬼。

谁知道这女鬼刺激起来会怎么样,一不小心刺激成厉鬼,他就完了。

第3章 神秘少年

“大哥,求你了,帮我驱走她吧。”牛哥跪在地上,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都别提多凄惨了。虽然他平常是硬气,从来不会向人低头,但是现在有这么一尊女鬼大神待在自己身边,哪能硬气起来啊。

唐天道:“你请我不就是为了给你驱散她吗?小意思而已。”只见他手指轻轻一点,瞬间就射出一道金光,嗖的一声,点在女鬼身上,而那女鬼瞬间就烟消云散了。

牛哥顿时就感觉到自己身体轻松了不少,就好像卸去重担似的,全身都舒爽不已,仿佛身轻如燕一般,别提多么痛快了。

而且周围冰寒刺骨的感觉也消失了,一股阳光般的暖和包围在自己身上,他觉得自己现在无比舒服,仿佛重获新生。

“神医,你果然是神医啊。”牛哥一脸感激。

唐天伸了伸手:“剩下的九十万交出来吧。”

“什么?”牛哥当场就好像吃了大便似的,本来他还仅仅是打算耍一下这小子呢,但是现在没想到还真的要给一百万出来,他觉得自己肉痛得要命,简直就是有人拿着小刀,朝着自己身上一刀刀割下去的感觉。

唐天无所谓的说:“不交也行,如果那女鬼回来的话,那么我就救不了你了。”

“我擦,她不是被你驱散了吗?怎么还会回来?”牛哥吓尿了,立即跳了起来,惊恐不已,要是女鬼真的打算回来在自己身上安营扎寨什么的,他不完蛋了?

唐天笑了笑,就好像恶魔似的:“谁知道呢,或许会回来,或许不会。”

牛哥立即懂了,秒懂,这混蛋是在敲诈啊,意思就是给钱就回不来了,不给钱就肯定回来,全在这混蛋的一念之间。

“给钱,立即给钱。”牛哥憋屈不已,从来都是他敲诈别人,哪里被人这样明目张胆的敲诈,偏偏自己还不得不给。

谁叫这小子不同寻常,居然还真的能抓鬼,为了避免自己以后不被鬼纠缠,估计这钱不想给也得给了。

旁边的黄毛青年浑身哆嗦,看着唐天的眼神满是畏惧,再也没有之前那种嚣张跋扈,迅速的将黑色公文包递给唐天,不敢多说什么。

“嗯,行了,数目两清,下次有机会还找我医治啊,给你打个九点九折什么的。”唐天笑眯眯的看着这些钱。

九点九折?你这混蛋还不如不打折呢,抠门啊,这么点钱也计较,牛哥嘴角抽搐不已,但是他也不敢得罪这样的大师,卑躬屈膝道:“是的是的,下次有问题肯定还找大师。”

咔嚓咔嚓一声,火车又是在一个站台上面停下来了,这是连云县。

“牛哥,到站了,我们走吧。”黄毛青年等人哆嗦道,他们可是一刻都不想待在这个诡异恐怖的地方,也不想待在这个邪门少年身边,谁知道这小子到底有什么手段啊。

虽然他们现在看不见鬼了,身上的力量消失,但是见识过那恐怖一幕之后,谁还能够继续淡定啊,不瘫软就算好了。

“行行行,我们走吧。”牛哥也想离开这个邪门少年身边,甚至不敢拿回自己被敲诈的一百万,就和自己手下迅速的下了火车,那些吓得瘫软的手下也被迅速抬下去。

即使这个地方不是自己的目的地,但是还是先下去再说吧,就等下一辆火车再离开也不迟,总之他们需要稳定一下情绪。

见到这些人离开,唐天也不在意,也朝着自己的座位走了回去,一屁股坐下来。

旁边的旅客都是看得目瞪口呆,这些凶神恶煞的混混居然还真的被这少年驱赶走了,甚至还乖乖的给了一百万,怎么看都有点邪门的味道啊,难道说这少年还真的有点本事不成,还是说在和那些混混演戏?

而坐在对面的仲晓曼更是好奇到了极点,因为她看得出来这少年肯定和那些混混不认识,那些混混也绝对是真正的黑社会,一百万也是真的钱。

但是一番话下来,也没有什么冲突,那些混混居然个个都吓得浑身瘫软,甚至连一百万都乖乖奉上,没有丝毫的不甘愿,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之事。

“你、你真的能抓鬼?”坐在对面的仲晓曼再也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一双美眸看着眼前的少年,好奇的问道。

唐天点头道:“当然能抓鬼,而且还能用鬼来治病。”

“吹牛。”仲晓曼当然不信鬼这种事。

唐天认真道:“我从来不吹牛,喜欢吹牛的是我师傅。”

“你师傅是谁?”仲晓曼好奇问道。

唐天笑了笑:“是个老混蛋,不过他死了,所以我就从山上下来,去天海市找亲戚。”

“抱歉,让你想起伤心事。”仲晓曼有点抱歉道。

唐天摆摆手:“没关系,那老混蛋是死在隔壁村里寡妇肚皮上的,所以也算是死得其所,完成了他的心愿。”

死在女人肚皮上?而且还是寡妇?

仲晓曼嘴角抽了抽:“看来你师傅不是什么好东西。”

“嗯,我师傅也是这么说的。”唐天一本正经的说,“他说女人就是喜欢坏男人,坏男人就要三妻四妾,富可敌国。”

仲晓曼满头黑线:“你还想要三妻四妾?”

“当然,我师傅说这年头不娶好几个老婆会被人看不起的,也不是成功的男人,所以我要娶很多个老婆,生下很多孩子,最好就组成几个足球队。”唐天认真说道。

仲晓曼无语了,她还是第一次听到男人说自己的‘伟大志向’,还想娶很多女人,生下几只足球队,真以为这里是阿拉伯国家吗?而且娶那么多女人,也不怕自己的后院起火,整天打架什么的。

“想娶那么多女人,生那么多孩子,但是你有那么多钱吗?这可不是个小数目,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仲晓曼打击道,试图教育这少年,不要走上歪路,将来祸害女孩子。

唐天拍了拍黑色公文包,道:“我有一百万。”

仲晓曼话语一窒,她差点还忘记这小子朝几个黑社会敲诈了一百万,但是她还是继续打击道:“一百万在天海市连个大点的厕所都买不起,更不要说娶很多老婆。”

“没关系,现在仅仅是一百万,但是将来我会有很多一百万,大概再治疗一百个人,我就有一个亿了。”唐天掰着手指数道,“嗯,要不了多久,我就会成为亿万富翁,娶几个老婆不成问题。”

仲晓曼气得牙痒痒的,她很想反驳唐天以后可就没那么多傻子被他骗了,但是想到那些黑社会都对这小子诚惶诚恐的,估计这少年还可能真的有点能耐。

想了想,她决定不再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了,道:“你不是说要去天海市找亲戚吗?你的亲戚是谁啊?说不定我认识。”

“我亲戚就是我师傅的孙女,似乎是天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名字叫苏慧琴,是我未来的老婆。”唐天很是开心。

什么?

仲晓曼身体就是一震,有点匪夷所思的看着唐天,道:“苏慧琴?你居然认识苏慧琴?”

“当然认识,不认识我怎么知道她的名字,这么说,难道你也认识她?”唐天有点奇怪的看着仲晓曼。

仲晓曼脸色古怪的看着唐天:“苏慧琴可是天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名医,毕业于英国牛津大学医学部,主修妇科儿科,仅仅是24岁就拿到了副教授职称,据说她博士毕业的论文获得了拉斯克医学奖,受到国际医学界的瞩目。

我也是在一次去医院求医的时候,才认识苏慧琴,那可是前途无量的大美人啊,你居然认识她,真的假的?”

“居然这么厉害啊,不愧是我将来的老婆。”唐天嘻嘻一笑,很是得意。

仲晓曼无奈道:“好吧,就算你认识她,但是凭什么叫她老婆啊,她可是前途无量的大美人,不知道多少公子哥追求,怎么可能喜欢你这个小屁孩。”

“我师傅临死之前,说将他的漂亮孙女交给我照顾了,意思就是她以后就是我老婆了,这可是老岳父大人的交待。”

唐天一脸严肃,似乎这个时候他才对自己的师傅尊重一点,毕竟是老丈人啊。

仲晓曼摸了摸光滑的额头,道:“就算真的有你师傅的话,但是如果人家不喜欢你,她也不可能当你老婆的,这个世界讲究自由恋爱,可不是旧时代了,讲究什么父母之言。”

“为什么不会喜欢我?”唐天有点奇怪,随即恍然大悟道,“我知道了,你这是吃醋了,难道你也想做我老婆吗?”

仲晓曼瞪着唐天:“谁想做你老婆,别胡说,而且你不是要你师傅女儿当老婆了吗?我又怎么可能成为你老婆?”

“笨!”

唐天数着手指道:“我师傅孙女是大老婆,你就是我的二老婆,以后还会有三老婆,四老婆什么的,以后你们要好好相处的。”

仲晓曼气晕了,都还没成为老婆呢,就想到好好相处那边去了,看来这坏蛋还真是有长远计划的,以后这肯定是个祸害女孩的花心大萝卜。

咔嚓一声,这时候火车终于到了终点站,来到了目的地天海市。

微信搜索:zysc21,关注:姿媛书城,即可查看更多免费言情豪门总裁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