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26岁美女上司张潇王若琳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分享

分享:多多2018-02-12

《我和26岁美女上司》by胖胖,是一本都市言情小说,主角张潇、王若琳,为了救自己的妹妹,我把自己卖给了美女上司,新婚之夜,她却和别的男人缠绕在床上,发出满足的声音……更多精彩章节一起来看看吧!

我和26岁美女上司张潇王若琳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分享
小说简介

为了救自己的妹妹,我把自己卖给了美女上司,新婚之夜,她却和别的男人缠绕在床上,发出满足的声音……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小说试读

从小我在县城长大,后来因为学习不好,没有考上大学,我也就不念了,后来全家搬到江城市,我就以高中毕业的学历在社会上打拼了。

在大学生如牛毛的现在社会,一个高中毕业生就跟文盲没什么区别,根本没正经单位会要我,我在社会上混了几年都没什么出息,最后终于在亲戚的介绍下,进了一家房地产公司,当上了一名普通的房产销售。

做房产销售这一行,最重要的是嘴皮子麻利,人要能说会道,也会结交各类朋友,这样房产才能做的好。但很可惜,我人比较笨嘴拙舌,也不善于和打交道,虽然我在不断的努力提升自己,强迫自己锻炼,但效果依然不理想。

干了一年,只能那最低的基本工资,不到三千元,上个月被经理骂了一顿,跟我说这个月要是再卖不出一套房,就让我卷铺盖滚蛋,谁的面子也不给了,这让我压力很大。

可没想到的是,就在这个时候,我却遇到了更大的麻烦,我妹被车撞了,肇事司机逃逸了,现在也没抓住人,而我妹在重症监护室里住着,随时有生命危险。重症监护室,一天将近一万的费用,瞬间将我家压垮了。

我看着命悬一线的妹妹,和哀痛叹息的父母,只恨自己没有三头六臂,太无能!

医生说如果再交不出钱,就只能送到普通病房,到时候能活几天就看命了。

我非常痛苦,根本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为了麻痹自己,我每天晚上下班就去喝酒,喝醉了以后就嗷嗷大哭。

很快,我的事情公司的人都知道了,不过大家也都是爱莫能助。

眼看家里的窟窿越来越大,我也越来越绝望的时候,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是主管陈姐给我打的,陈姐比我大五岁,是我的上司,人很干练,平常也很照顾我。

她给我打电话寒暄关心了一下我妹妹的情况,然后就有些神秘的告诉我,说要给我一个改变困境的机会,我一听就来精神了,等她把话说完,我就有些发懵了。

“姐给你说,这可是一个机会,你得好好的考虑一下啊。”

“嗯,好……我,我问问家里人……”我有些呆滞的说道,这么说着,陈姐说:“行,你问问家里,但这事情得尽快啊,要不然可能被别人抢去了。”

我嗯了一声,然后挂了电话。

陈姐给我说的事情,让我有些难以接受,不,应该说太不可思议以至于本能的不敢相信。她在电话里告诉我,说我的外形条件不错,所以她给我介绍一个富家千金,说让我去当上门女婿,只要结婚了,还会给我一大笔钱,这样我家里的情况也能大大的缓解。

说实话,我并不是太保守,去当上门女婿我也能接受,但对方既然是富家千金,怎么又能轮到我一个没文化没收入的屌丝?顶多是个子高点,人长得干净帅气点,但这样的帅哥,富家千金会缺吗?更何况还说给我大笔钱,这也更可疑了,富家千金多少人跪着想娶,还用得着倒贴给钱?多新鲜啊。

这事情从骨子里透着古怪,我有些担心,闹不好是骗钱的,或者是一个大坑,跳进去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下场。

不过,陈姐既然说了,我也没办法,这事情是真是假,至少得去看看吧,况且我家里目前确实十分困难,这样的机会,我不愿意轻易放过。

我们第一次见面约在了一家高档茶楼,费用陈姐说对方出,这让我更有些忐忑不安,不知道我即将见到的是什么怪物。我想如果对方长的特别抽象,只要不吓人,我就咬咬牙答应算了,毕竟家里需要钱,就当卖身了。

不过陈姐一个劲的让我别担心,说对方长的漂亮,而且学历高,是个典型的白富美。我自然是不相信的,但当她真的出现的时候,我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来者年纪不大,看起来和我差不多,23到25岁的样子,穿着一套黑白相间的连衣裙,裙子遮住大腿根,露出半截白花花,修长的美腿,脚上一双高档的黑色高跟鞋,显出美丽而干练的风格。

她的容貌非常漂亮,明眸皓齿,画着精致的妆,戴着耳坠是钻石的,发出耀眼的光,披肩长发如瀑,发质很好,一看就是保养得当的大小姐。

她坐在我跟前,我连着十几秒都在发愣,直到对方蹙眉显出一些不满,我才赶忙收回了目光。

我心底里太惊讶了。

我盯着她发愣不光是因为她长的好看,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认出了她,她不是一般女人,是我们公司(也是一家大型房地产公司的子公司)的总经理,王若琳,我们都叫她王总。她并不经常出现在公司,我一年也就见过一次。但还是记住了她。

我实在没想到,怎么会是她?她可是我们全公司的女神,多少男人都在背后偷偷的把她当性幻想对象,要结婚而且还倒贴钱的,竟然会是她?这太不可思议了!

这次见面,谈的并不愉快,陈姐不断的说着,而王若琳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一直在打量我,不久之后就告辞了。

这样的效果显然不像是相亲应该有的,王若琳对我的看不上,从眼神里就流露的很明显了,看来是没戏了,我在心底暗暗的说道,就当是一次玩笑吧。

可没有想到的是,三天之后,我接到了电话,是陈姐的,她竟然说王若琳同意和我结婚了。

我惊讶的合不拢嘴吧,半天都反应不过来,放下电话,我没有一丝丝的喜悦,虽然说是和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王大千金结婚,又能得到一大笔钱,但我还是没半点高兴,这事情透着古怪。

第二次见王若琳的时候,陈姐没有作陪,我一个人到了王若琳的豪宅里和她见面的。她说以后这栋房子就是婚房了。

我们第二次谈,王若琳换了一副白色的女士西装,长发披肩,黑色的蕾丝边衬衣里沟壑若隐若现,身上高档的香水味让我一下就有些把持不住,毕竟这可是王若琳啊,想到以后结婚了,可以和她睡,我瞬间感觉自己在做梦。

“张潇。”王若琳看着我,我们相对而坐,四目相对,就像在谈判,没有半点未婚夫妻的感觉,她拿出一份合同,对我说道:“结婚的合同在这里,大致就是以下几点,1、我们的结婚虽然是法律认可的,但只有外壳,没有实质,你也休想和我平分家产,我们要做婚前财产公正,你能得到的,只有我给你40万和我想给你的,其他的一概别想。2、结婚后,你必须和我装出一副恩爱的样子,秀给别人看,但咱们单独相处的时候,你不能乱来,要不然就罚款外加负刑事责任。3、你要想找其他女人可以,但必须得到我的同意,而且不能破坏我们名义上的婚姻,比如让别人知道你找女人,给我丢人……”

她巴拉巴拉的说着,我听着,心里越来越不是滋味,原来,这是一场假结婚。怪不得她要给我钱,只是利用我而已。

不过我没办法,我需要钱,我不能拒绝她,妹妹的病还在为家里制造更多的负担。

“好,我答应你。”在她说完之后,我沉重地点了点头,然后在上面签字了,这一刻,我感觉把自己卖了。不是当丈夫,而是当仆人去了。

合同签订之后,我们当天就去民政局领了证。

回家拿户口本的时候,我把这件事给我爸妈说了,他们开始不相信,我就骗他们说,我们其实谈好久了,我们是真爱,就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富家千金看上了一个宅心仁厚的穷小子。

他们二老相信之后,惊喜交加,老妈喜极而泣,抱着我使劲的哭,说我有出息,救了全家。

我看到他们的高兴,心里忽然觉得就算把自己卖了,也很值,毕竟这算卖出了高价。以后我不用再操心结婚买房,而且还可以挽救妹妹,只要她在重症监护室多待一周,就能脱离生命危险了。

我们领了证之后,王若琳就给我的卡上打了四十万,拿到钱,我立刻就去了医院。

一周之后,妹妹成功脱离危险,从重症监护室换到了普通病房,王若琳给我的40万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当妹妹转好之后,我们就办了婚礼。

结婚前我和王若琳见了父母,我父母不用说,自然是很高兴的,王若琳也很会演戏,给我父母买的礼物,让二老很开心,而到了王若琳父亲这里,完全就变了,见面最后变成了一场争吵,不欢而散。

我以为这事情要黄,但没想到,最后王若琳她老爸还是点头同意了。

婚礼在江城市最高级的希尔顿酒店举行,排场之大,嘉宾人数之多,客人档次之高,是我平生都没见过的,来的基本都是江城市的大老板和高级官员,我和王若琳两人不断的挨个敬酒,我喝的酩酊大醉,心里既快乐又悲哀,快乐的是我救了妹妹,让家里脱离了苦海,悲哀的是,我感觉自己只是一个木偶而已,被王若琳操纵着,还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

结婚当晚,我因为喝的太多,一会到豪宅就趴在床上睡觉,睡到半夜,口渴给我渴醒了。喝了太多酒,导致嗓子里要冒烟一样,我爬起来就摇摇晃晃的往客厅走,准备倒杯水。

但我刚到客厅,就听到楼上的房间里发出一阵阵女人的申吟和奇怪的声音,似乎有人在使劲的摇着床。

我偷偷的踮着脚走到门前,门没锁,我透过缝隙,看到了让我吃惊的一幕。

只见王若琳浑身赤裸的和一个男人缠绕在一起,婚纱脱掉大半,雪白滑嫩的肌肤在暗黄的灯下都十分吸引眼球,她一双美腿缠住这男人的腰,婚纱配的白色丝袜脱了半截,也挂在小腿上,不断的摇晃着,男人则在使劲的有节奏的摇晃着,进出之间,王若琳的翘臀也跟着在抖动,每一次进出,王若琳娇媚清脆的声音就跟着发出一次,声音酥的能软骨头。

我顿时感觉大脑嗡的一声。

新婚之夜,王若琳竟然跟另一个男人在婚房里做爱,连婚纱都没脱完!

这就是我40万卖掉的尊严吧,我悲哀的想着,不过没舍得走,一直听着他们的动静,王若琳的申吟声还是蛮诱人的。

我透过缝隙,看到他们又换了好几个姿势,期间王若琳还满身香汗淋漓的撅着白屁股,把头深深的埋在那男人的双腿间。

十来分钟之后,他们终于停下来了。

房间里只有喘气的声音。

我的心情也跟着平复下来,心里五味杂陈,这时候,我隐隐的听到那男人对王若琳说道:“宝贝……你的新婚之夜都给了我了,辛苦了。放心,等我坐上那个位置,就让你当子公司的总裁,集团副总裁……”

我站在门口听到他们这么说,心里真不是滋味。

别人都说我走了狗屎运,娶了个如花似玉的白富美当老婆,虽然只是名义上的老婆,可这老婆在外面勾搭男人,还把男人带到家里面乱搞,听那男人的口气,很明显财大气粗,我也惹不起,这绿帽子我是戴定了。

可只要是个男人,谁会喜欢被戴绿帽子?!我站在门口,直骂自己窝囊,太窝囊了。说实话,现在我就开始后悔了,我长的不差,又肯努力,到哪儿找不到个老婆了,非得结婚就被戴绿帽子,这放在老家,就被叫龟公了。

不过,又想起了妹妹,想起家里面,我又忍不住暗暗叹了口气,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这时候也没什么选择,只有忍气吞声了,拿了钱,就要受罪。

“啊……呃……老公……用力……”

这时候,里面又响起了声音,王若琳娇媚的声音喊出来这些话,能让男人骨头都酥二两。我听到她喊“老公”,心里顿时一沉,我才是她的正牌老公啊,但现在只能站在外面听她喊别人老公。

里面的动静越来越大,我忍不住又看了一眼,此时,他们两人又换了新动作,那男人平躺在床上,王若琳骑在他身上,不断的动弹着,而且那男人还不住的“啪啪”打她屁股。

“啊……老公……老公……用力……”王若琳**着说道,里面的动静也越来越大。

但我却被她这一声声“老公”叫的心里越来越低沉,越来越无奈,也越来越失落。我轻轻叹了口气,再站在这里看下去,只会更虐心,我转身就打算走。

结果没想到刚一挪动身子,把门口的一个大瓷瓶给撞了一下,我吓了一跳,一把将这个大瓷瓶抱住,然而还是发出了“咚”的一声。

我立刻吓的浑身触电,慌乱中我忽然想到了什么,赶忙溜到楼梯底下,然后躲了起来。

这时候我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那男人说道:“这里有人?!”

王若琳似乎还在床上,顿了顿,然后慵懒的说了一句:“没事,我家里养猫了……”

这时候,那只卧在窗台上的猫“喵”的叫了一声,那男人才“哦”的一声,转身又进了房间。开玩笑道:“你们家猫看的多了,恐怕也会叫春。”

“哼,那猫的名字是不是叫杨一铭啊……”王若琳也开玩笑,说完咯咯笑起来。

“你个小妖精……”那男人也笑着,随后两人就又开始笑着闹起来。

我缩在楼梯下面,听他们说话,明白了那男人的名字应该就是叫杨一铭了。我在这里等了十来分钟,等他们重新开始玩的开心的时候,我才悄悄的猫着腰,窜回了自己的房间。

躺在床上,看着黑漆漆的房间,耳朵里隐隐还能听到那边的响动,我想我肯定是睡不着了。

本来以为他们会在这里待到天亮再走,却没想到不一会儿,那门就打开了,我听到杨一铭和王若琳两人站在客厅里说着什么,我立刻一翻身,从床上爬起来,窜到门口,将门拉开一道缝,果然看到杨一铭已经穿着妥当,一副衣冠楚楚的样子,而王若琳还是穿着睡衣,他们两人正抱在一起亲亲我我,亲密的不得了,就像是在刚结婚的新婚夫妇一样。

我看的感觉一阵失落,不过也麻木了。王若琳本来也不是我的,拿人钱财,这婚姻也是交易而已,我又何必这么认真呢……

不一会儿,杨一铭似乎有事情,他微微催促了一下,然后就放开王若琳,然后走了,王若琳把他直送到门口才完。

我已经躺在床上了,心想送走了杨一铭,这下我也可以安稳睡觉了。刚才虽然不小心闹出了动静,但已经被那只猫给挡过去了,王若琳应该不会发现我偷看的事情,我应该安心了。

不过虽然房间里重新安静下来,我却还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毕竟刚才的一幕实在刺激太大了,不论是心理还是生理,我一闭上眼睛,王若琳在杨一铭身下辗转求欢的样子就引入脑子,让我下面憋得难受。

我一屁股坐起来,这样下去是睡不着的,打算到客厅里喝杯水,平复下心情。

走到客厅,我拿起水杯到了一杯水,刚仰头喝了一口,就看到王若琳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站在二楼,扶着栏杆站着看我,手里还夹着一根烟,一副闲适放松的姿态。

我这一口水差点没喷出来。

“刚才看的开心吗?”王若琳张口就说道。

她这么一说,我心跳顿时加速了,咽了咽口水,不知道怎么说,我还以为她没发现我呢,没想到她竟然知道是我,这女人真够精明的。

我既不敢承认,也不敢否认,承认了害怕她指责我是个变态偷窥狂而和我离婚,毕竟我还有妹妹的医疗费要靠着她呢,否认了,显然她更会骂我是敢做不敢当。

总之,她这么问,让我不知怎么回答,只能沉默着,心跳加快,因为紧张,手都不自觉的捏在了一起。

王若琳显然注意到了我的这个小细节,知道我很紧张。她哼笑一声,又吸了一口烟,然后缓缓吐出来,她的脸颊在烟雾里有些模糊不清。

我深吸一口气,继续沉默着。

“哼。”王若琳笑了笑:“真是个废物,没半点城府和担当,一辈子难以成事,只能当个吃软饭的。”

她这么骂着我,我更紧张,把头低下,不敢看她。

王若琳对我来说,气场太强了,况且偷窥毕竟不是什么好事。

我低着头,听到她缓慢的脚步声,踩在实木楼梯上,发出咚咚的声音,她一步步下楼朝我走来,我看清她穿的是一件白色白纱睡衣,两节白嫩修长的美腿在睡衣的裙摆中若隐若现,十人诱。

不过她走过来,我心里压力更大,更紧张了。

“你说,你是不是吃软饭的?”王若琳看着我,脸上挂着一抹笑容,“不过,你这样我很满意,我需要的就是一个吃软饭的,不需要替我做主,只需要服从我。”

我吸了吸鼻子,尽管我承认我有点懦弱,但好歹也是个男人,她这样反复羞辱我,让我心底有些不爽。

她看了出来,哼笑了一声,“怎么?还不满意,嫌我说你了?”

我捏着拳头,没吭声。

王若琳缓缓的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修长的美腿在月光下泛着光,手里夹着的烟一缕一缕的。

“新婚之夜,新娘和别人上床,是个男人都会不开心吧。”王若琳说着,“不过,我希望你记住,你和我的夫妻名分,只是钱上建立起来的,换句话说,你是我买来的丈夫,既然是买来的,你就该知道自己的本分。我今天就是想告诉你,要守住自己的本分,以后还会有更多的事情被你知道,但,你只要当好一个吃软饭的废物就行。”

我低着头,听着她近乎羞辱的话。

“知道了吗?”王若琳见我不吭声,有些不爽的问道:“不是聋子就吭一声。”

在她说话的时候,我的脑子里却想着怎么样才能让她不那么趾高气昂,怎么样才能让她不把我当废物看待。我脑子里忽然想起来,之前我偷窥她和杨一铭在床上乱搞,走的时候碰了花屏,而她给杨一铭说是一只猫。这说明,她似乎不愿意让杨一铭知道我在这儿。

我猜想,杨一铭肯定不愿意让我知道他们两人之间的苟且和秘密交易。如果把这件事当把柄,说不定可以让王若琳管一管自己的嘴,不要天天侮辱我。

我吸了吸鼻子,准备把这件事当筹码。

“你和杨一铭之间的事情,不想让外人知道吧?”我这么说着,尽管是要威胁她,心里却更紧张,说话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王若琳没料到我竟然这么说,顿时眉梢一挑。

“我是没你本事大,但我也不是废物。如果你以后再这么侮辱我,我就把……我就……”我说着,说着,有些紧张的说不下去。

“你就怎么样?”王若琳看着我。

“我就去告诉杨一铭,我看到了你和他之间的事情。”我深吸一口气:“你们两个的通奸!”

说出“通奸”这个词的时候,我自己都感觉有些爽快,可以指责王若琳通奸,可以让她不那么咄咄逼人。

王若琳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

我舔了舔嘴唇,这是我紧张之下习惯性的动作。

黑暗中,我们都沉默着。

三秒之后。

王若琳忽然站起来,走到我跟前,“啪”的一声,猝不及防的,一巴掌甩在我脸上,然后又重新坐回了沙发上。

我捂着火辣辣的脸,这一巴掌打得我耳朵都跟着嗡嗡叫了。

“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王若琳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因为……因为你害怕我给杨一铭说。”我回答。

王若琳哼笑一声,十分轻蔑的看着我,“因为你太懦弱,愚蠢!你以为我说是家里养的猫动的花瓶,是怕你知道我和杨一铭之间的秘密吗?”

我捂着脸,看着她。

“你太可笑了,我刚才完全你可以把你叫进房子来,观看我们两个在你的新婚之夜上床,你想怎么看就怎么看,我也不怕你看。之所以用猫掩盖你,只是怕打扰了杨一铭的兴致而已。”王若琳眼神依旧轻蔑,“别把自己想的太重要,我可以把你当空气!”

我被她这么一说,顿时感觉到羞愧无比,脸都烧红了,比打了一巴掌更烧。

我低着头,不敢看她。

原本以为自己发现了把柄,可实际上,是我自己把自己当回事而已。

“而且,你竟然要去告诉杨一铭你看到了我们之间的事情,把自己的绿帽子当把柄……”王若琳看着我:“我还真没见过这么懦弱愚蠢的男人。”

我喉结动了动,脸更烧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最好别动什么歪心思,安心当各饭桶。”王若琳然后缓缓站起来,娇艳的脸庞上挂着一层寒冰,“要不然,我就让你扫地出门。”

说完,她就绕过我,迈着好看的步子,朝浴室走过去,曼妙的背影渐渐消失。

我站在黑暗中,不知道为什么,眼泪竟然不自觉地流下。

不一会儿,水声就响起来了,浴室里哗哗的水声,让我叹了一口气。

我坐在沙发上,脑子里回荡的都是刚才的场景,杨一铭和王若琳之间的苟且,王若琳数落和侮辱我的声音,还有,王若琳给我的那一巴掌。

从小到大,我还没有受到过这么多的侮辱。我收了她40万,就要接受她这么多的侮辱吗?

坐了一会儿,我越想越气。

这个女人,太可恶了,在她眼里,我什么都不是,我就是空气。可我是人!我是活生生的人。

我霍然从沙发上站起来,朝她走过去,怒火让我有些失去理智,我要把她抓出来,打一顿,然后扭头就走,这样窝囊废的日子我一秒也过不下去了!

这么想着,我就走到了门口。

然而,看着浴室玻璃后面的身影,听着哗哗的水声,我刚才的怒火又瞬间熄灭了。

我不能打她,打了她固然可以解气,但我也要赔她钱,而我,现在没钱,还得靠她给钱。

想到这里,我忽然觉得自己真的很悲哀,叹了口气,缓缓的蹲下来。

刚蹲到一半,忽然看到浴室傍边的架子上,放着王若琳刚换下来的内裤。

这内裤是真丝的,上面还有王若琳的一些痕迹,我忽然想起了之前王若琳和杨一铭在床上的种种,这些画面不断的刺激着我,而且越来越强烈,似乎就在我眼前一样,我似乎耳边还听到了王若琳的呻吟和喘息。

我感到口干舌燥,咽了咽口水。

咬了咬牙,我决定报复她。

微信搜索:zysc21,关注:姿媛书城,即可查看更多免费言情豪门总裁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