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萌宝农家俏王妃冯白桃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分享

分享:多多2018-02-12

《天才萌宝农家俏王妃》by飞爷,是一本穿越言情小说,主角冯白桃,一朝穿越,她沦为养着一只小包子的单身农妇,未婚生子,遭家人遗弃,被世人唾骂。重男轻女倚老卖老的爷爷奶奶,自私自利的大伯一家人,包子父母,泼辣妹妹,一心想要读书而不得的弟弟,她决定代替原主,爱护儿子,孝顺真正对自己好的家人,至于那些嫌弃自己的人,她连一个眼神都不给!更多精彩章节一起来看看吧!

天才萌宝农家俏王妃冯白桃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分享
小说简介

一朝穿越,她沦为养着一只小包子的单身农妇,未婚生子,遭家人遗弃,被世人唾骂。

重男轻女倚老卖老的爷爷奶奶,自私自利的大伯一家人,包子父母,泼辣妹妹,一心想要读书而不得的弟弟,她决定代替原主,爱护儿子,孝顺真正对自己好的家人,至于那些嫌弃自己的人,她连一个眼神都不给!

可她从山里捡来的一个痴傻野男人忽然成了当今皇上最器重的亲弟弟是怎么回事?

还是她娃的亲爹?不信?他

目光明亮的将她压在门板上:“要不要重温怀上儿子那天的情形?”

她气急败坏:“你混蛋!”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小说试读

“我可怜的桃儿啊,你怎么就这么走了!都是娘不好,护不住你们母子两人,害得你们母子二人被赶出家门,现在你又被逼婚而死!老天爷啊!我的桃儿啊,还我的桃儿!”

“娘,大姐那么坚强,那么多年都带着小安康过过来了,她怎么舍得就这么抛下小安康,她一定会没事的!”说话的姑娘强忍着悲痛,声音极其的压抑。

“都是那两个女人!都是她们把我姐害成这样的!”

“娘!你不要丢下安康,安康以后一定乖乖听话,安康跟娘一起挖野菜,安康乖乖听话!”

冯妍被一阵哭嚎声给吵醒,耳膜一阵一阵的疼。她不得已挣开了眼睛。

下一刻,她只觉得头痛欲裂,一股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忽然涌入了她的脑海中,让她产生了一瞬间的晕眩。

冯妍发现自己竟然穿越了,穿越到了一个叫做大夏的王朝,在大夏境内也不知道是什么角落一个叫做甜水村的地方。

不过这个大夏应该不是华夏历史上那个大夏,而是某个架空历史,至于这个身体,是一个单亲母亲,叫做冯白桃,今年二十,有一个五岁的娃,但是娃他爹未知。

想她冯妍一生杀人无数,二十一世纪顶级杀手,代号千面魔女,竟然穿越到了一个古代未婚先孕的单亲农妇身上。

而原主,是被自己的亲人活活的逼死的。

或许是原主的残留的意识在做怪,冯妍,不,现在是冯白桃心里抑制不住愤怒,原主十五岁那年上山割猪草,被一个黑衣人强暴了,回来以后就怀孕了。

即使是二十一世纪,未婚先孕也要承受世人异样的目光,更何况是古代?冯白桃所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

家里的爷爷奶奶逼问她孩子的父亲是谁,冯白桃死咬着牙不说。

后来,爷爷奶奶更是逼着她把孩子打掉,以免生下孽种给祖宗蒙羞。

可她死活不干,最后被赶出家门。

这些年靠着包子父母和泼辣妹妹的接济,还有自己上山挖挖野菜,冯白桃把孩子生了下来,养到了五岁,这个淳朴的妇人身为家中长姐,温柔贤惠,日子好过了一些之后,还想努力挣钱把儿子送去念书。

可没有想到噩耗再次传来,当初抛弃她的爷爷奶奶竟然想把她许给一个鳏夫续弦,她拼死不肯,在反抗的时候不小心撞在了一块石头上,一命呜呼。

坐在床头的妇人,面黄肌瘦,面色惨白,是自己的亲娘周氏。

坐在周氏身边一脸欣喜的望着自己的,大约十四五岁的少女叫冯白杏,是她的亲妹妹。她一头稀疏干黄的头发,大眼睛瞪得极大。

还有死死抓住她的手的干瘦男童,就是她的儿子冯安康。

冯白梅虽然是个农妇,可她从小都十分羡慕能读书的堂哥,因而一没事就躲在先生窗外偷听,所以略略认得几个字。

如若不然,她也取不出“安康”这样的名字,不过这孩子的爹不知道是谁,所以跟了娘的姓。

“桃儿,你咋样,你好点了没有?你不要吓娘啊!”见冯白桃张开眼睛,周氏激动的说道,一屋子人都殷切的盯着她。

“娘,娘!”干瘦的小安康一双小鹿般的眼睛紧紧盯着她,仿佛被遗弃的小动物一般。

冯白桃头一阵生疼,“我,娘,我头疼。发生什么事情了?”

“哼!都是那两个八婆,总有一天我一定要找他们算账给我姐讨回公道!”冯白杏是泼辣的性子。

“杏儿!她们不管怎么说都是你的长辈,不许这么说你奶和大伯娘!”

周氏眉头一皱,训斥自己的二女儿。转身对冯白桃呐呐道:“你别听你妹妹胡说,你就是不小心磕了头……”

“哼!”冯白杏冷哼了一声,周氏的脸色有些尴尬。

“娘,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周氏愣了一下,“没事,都过去了,都是一家人,就不要计较了。只要你没事就好,娘一定不会让你跟安儿饿肚子的!”

冯白桃知道她娘周氏性格懦弱,只会一味退让,再加上她所在的二房只有一个儿子,因此她娘一直不被她奶奶待见。

这一次她奶奶和大伯娘过来逼着她嫁人,把她给逼死了,周氏见女儿没事,也没有跟婆婆妯娌计较的打算。

可她何曾知道,现在的冯白桃早就不是她的女儿了,而她的亲生女儿冯白桃其实已经被害死了!

“哎哟!不是说死了吗?怎么没死?你这个败坏门风的臭丫头,娘,我就说这丫头命硬,哪里有那么容易死?”

这个时候,门口走进来两个妇人,年纪大一点的板着一张脸,年轻一点的一脸的嘲讽。

“既然没死,就拾掇拾掇嫁人,这个小拖油瓶正好卖了,也省得丢人现眼。”老太太李氏一脸眼皮子都没有抬一下,厌恶的说道。

她拍了拍自己这一身藏青色的衣裙,仿佛这茅屋多么肮脏似的。

“娘,桃儿她刚磕了头,这个时候……”周氏眼底闪过一丝惊慌,她一直以为自己这么多年偷偷来看女儿母子婆婆还有妯娌都不知道。

眼下被撞见了,自然是慌张不已。

“你给我闭嘴!”李氏瞪了周氏一眼,周氏唇角翕动,顿时呐呐的不敢反驳。冯白桃看在眼里,心里不由有几分失望。

“就是啊二弟妹,你这个女儿当年还没有成亲就跟野男人苟合,生下孽种,我们做家人的,还给她找了这么一个好婆家,你想想,白桃嫁人以后,时间长了,大家也不会说这件事情了。这是好事啊。你怎么就想不开呢?”

大伯母钱氏表面上像是为冯白桃好,可这话里话外却在戳她的伤口,口口声声野男人,野合,孽种。实在是可恶至极。

“安儿不是孽种!”小小的安康瞪着一双大眼睛,愤怒的说道。

“哎哟哟,孽种,哪里有你说话的份!孽种就是孽种,一点礼貌都没有!”钱氏一脸的嘲讽。

“你这个搅事精,我姐姐怎么样跟你都没有关系!”冯白杏怒目圆瞪!恨不得冲上去撕了钱氏一块肉。

“周氏,你就是这么教你的女儿的?你嫁进我冯家那么多年,才生了一个带把的,两个赔钱货一个败坏我冯家名声,一个牙尖嘴利,以后嫁不嫁的出去都不知道,真是家门不幸啊!我这是倒了三辈子血霉了,才让我儿子娶了你过门!”

钱氏见婆婆帮自己说话,不由趾高气扬的瞪着这母子三人,还有那个小贱种。

这小贱种虽然是冯白桃这个小贱人跟野男人苟合生下的,但是长得不错,一定能卖个好价钱。

“娘,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周氏呐呐道。

“你闭嘴,你要是还认我这个当娘的,你就给我把你的赔钱货收拾利索了,又不是什么黄花大闺女,程家还给三两银子做聘礼。知足吧!”

“我不嫁。”冯白桃从床上坐起来,面色淡淡的说道。

“你说什么?”李氏脸色狰狞,钱氏更是跳了起来,指着周氏威胁道:“二弟妹,不是我说你,白桃已经被野男人耽误了一次了,败坏家风,害得我家荷儿的婚事黄了我没跟你计较。这一次又惹娘不高兴,小心爹娘把你们一家都给赶出去!”

冯白荷是钱氏的小女儿,原本跟村里的一个小伙子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可自从冯白桃的事情出了以后,那家人就给那小伙子另外定了一门亲事,这让钱氏母女对二房恨之入骨。

周氏吓了一跳,“娘!”

钱氏对李氏十分了解,又恨恨道:“我儿就要参加童生试了,有你这样的堂姐影响了他的前程你赔得起吗?”

“哼!建林就要参加童生考试了,要是不嫁,我就让树根把你休了,你带着你两个赔钱货滚回娘家去,不要耽误了我孙儿的前程。”

冯建林是钱氏的次子,冯家的麒麟儿,冯家的希望,他从小就被送去学堂。

但是他天赋实在是一般,小聪明却不少,虽然童生试屡屡不中,但是冯家宁愿其他的孩子过得苦一点也要送他上学。

因此钱氏说起自己的小女儿冯白荷的时候,李氏无动于衷,但是说道冯建林,老太太就不淡定了。

不过李氏当然不会把二房一家都给赶出去,儿子跟孙子她还是要的,如果把老实憨厚的二儿子赶出去了,谁给他们一家做牛做马?

至于儿媳妇儿周氏和两个赔钱货孙女儿对她来说那就可有可无了。

周氏吓得瘫坐在了地上。

“周氏,要是不想被我儿休了,就赶紧把这赔钱货送到程家去。”丢下这句话,婆媳两人扬长而去。

“娘,姐不能嫁到程家去,你难道还不知道程家……”冯白杏急忙说道。

周氏连忙打断了她的话,“我知道,娘知道。”

周氏张了张嘴巴,想说什么,又没有说出口,她看着冯白桃说道:“桃儿,你饿了吧,娘给你做点好吃的。”

说着跌跌撞撞的出了门。

“可恶,搅事精,老虐婆!姐,就算是被赶出家门,我也绝对不会让你嫁到程家去的!”

“我为什么不能嫁到程家去?”冯白桃若有所思的望着这个妹妹,记忆里,冯白杏泼辣早熟,而她这身体的父母都懦弱无能,要不然也不会被奶奶跟大伯娘欺负成这样。

除此之外,她还有一个弟弟,小小年纪也十分的懂事。

冯白杏一听,以为姐姐想妥协嫁到程家去,她瞪大了眼睛,一连不敢置信的模样,“姐,你不会是被撞糊涂了吧,这程家绝对不能去啊。程大郎跟程老头都是畜生,你要是嫁过去了,就,就会……”

这丫头满脸通红,竟然噎在喉咙口说不出来。

要知道这丫头性格耿直泼辣,什么话都说的出来,连她都说不出口的事情可以想见有多么的肮脏不堪了。

这还是自己的亲奶奶,亲大伯娘呢!竟然为了三两银子想把自己卖到那样的人家去。还想把自己的儿子给卖了。

“娘!”冯安康瘦弱的就像是一只小猫,可怜兮兮的依偎在冯白桃的怀里,让冯白桃心里充满了怜爱。

没有想到前世孤身一人的自己这一世竟然有了父母弟妹,还有一个那么可爱的儿子。这孩子虽然脏兮兮的,但是从五官上看,肯定十分的漂亮。

她决定一定要好好保护他们。

“你放心,我不会嫁到程家去的。”

“那姐,你的意思是……”冯白杏虽然泼辣,但是对温柔贤惠的姐姐十分的信服,即便是当初姐姐未婚先孕,冯白杏也坚信姐姐肯定是被人害的。

但是姐姐死活不肯说那个混蛋是谁,冯白杏只好不说什么了,后来冯安康出生之后,冯白杏也彻底喜欢上了自己这个乖巧懂事的小外甥了。

“姐,你醒了,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他们都说你,说你死了!”这个时候一个憨厚的中年汉子带着一个八九岁的男娃急匆匆的走进来。

男娃眼睛红红的,看见冯白桃,眼泪瞬间流了下来。

“姐,你糊涂了,这是爹跟小弟。”冯白杏见冯白桃迟迟没有动静,当即说道,又想起姐姐头疼,又对爹跟弟弟说道:“姐她刚才被大伯娘推到了,不小心撞到了头。”

“什么?”冯建木一听,气得直咬牙,“她是不是又跟奶奶一起欺负你了?”

站在一边的冯树根则一直叹息,“都是爹没用,让你受委屈了!”

冯白桃则一直盯着冯树根的脸,只要他为李氏和钱氏说一句话,她就宁愿不拖累父母兄妹跟冯家彻底断绝关系。

在原主残留的记忆里面,要不是舍不得爹娘弟妹,她早就带着儿子远走他乡了。

所以,她也不想做得太绝。记忆里,这个爹冯树根也是包子属性,愚孝,对重男轻女,极其固执的爷爷奶奶言听计从。

只不过原主这样的情况,她的父母还能对她不离不弃,也足以说明父母对她的爱了。冯白桃那颗冰冷的心有些暖和了。

她郑重的望着冯树根,“爹,刚才奶说我不嫁到程家,就让你休了娘,让娘带着我们离开。”

“什么?爹,你不要休了娘!”冯建木年仅十岁,虽然懂事了,但是还是小孩子,特别是生活在二房长期不得宠的情况下,一听到奶奶李氏的话,下意识的害怕了起来。

冯树根木讷老实的脸上闪过一丝挣扎,“爹不会让你嫁到程家的,爹,爹去找你奶说说。”

“没用的。爹,如果你真的为了我们好,分家吧。”

冯白杏眼睛顿时一亮,在家里,二房完全没有地位,什么干活累活都是二房做,爷爷奶奶简直就把爹当驴子来用,整天干不完的活,还不给吃饱。

就好像二房不是亲生的一样。

大房的冯白荷年纪跟她一样,可是她该鼓的鼓,该翘的翘,偏偏她还像一个没有发育的女童,还不是奶奶偏心!她咋就没有想到呢?

“对,分家!”她眼睛亮亮的附议。姐姐真是太聪明了!

微信搜索:zysc21,关注:姿媛书城,即可查看更多免费言情豪门总裁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