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宠萌徒妖孽国师你走开陆婳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分享

分享:多多2018-02-12

爆宠萌徒妖孽国师你走开小说,作者水逸然,主角陆婳,丈夫娶了表妹,自己被打入冷宫,全家被抄,满门无一幸免,拼命生下的孩儿被人生生煮食,前世的陆婳,惨绝人寰!重来一世,变心的丈夫,恩将仇报的表妹,凡是害过她之人,一个都别想逃...精彩章节一起来看看吧!

爆宠萌徒妖孽国师你走开陆婳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分享
小说简介

丈夫娶了表妹,自己被打入冷宫,全家被抄,满门无一幸免,拼命生下的孩儿被人生生煮食。

前世的陆婳,惨绝人寰!重来一世,变心的丈夫,恩将仇报的表妹,凡是害过她之人,一个都别想逃。。

只是,躲过了所有前世的孽,却还是没逃开这世的债。。

陆婳:“师傅,身为大国师,你这样真的好吗?算我求你了,咱们悠着点行不行?”

师傅温和一笑:“徒儿乖,快过来,师傅带你探索生命的奥义。”

陆婳:“……”

师傅求放过啊!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小说试读

深夜,冷宫之中,一点烛火摇曳,让人能勉强看清屋中之人。

空荡的殿宇,只余几面门帘,飘飘荡荡,活像个鬼屋。

地板之上,随意的铺着一堆杂草。

陆婳一身宫装早已看不出原来的颜色,破破烂烂的挂在身上。在烛火映衬下的身影,面黄肌瘦,毫无美感可言,看一眼都觉得让人倒胃口。

此刻,她正端着一碗热腾腾的肉汤狼吞虎咽着。

半个月前,她刚刚生下自己的儿子。这半月,除了一些馊了的剩饭剩菜之外,就是一些硬的堪比石头的窝头,她已经很久没有尝过热腾腾的饭菜了。

汤中热气上涌,让她的双眼也蒙上了一层雾气。

不知她的孩子,好不好?

她陆婳,出生将门,以女子之身立下战功无数。后来,不顾家人反对,执意嫁给最不受宠的三皇子左炎,更是一路扶持着他登基为帝。

她本想着,终于熬到了头,以后就都是好日子了。只是却万万没想到,她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左炎登基,短短五年,站稳脚跟之后,第一个就把屠刀对准了扶持他登位的陆家。

就在三个月前,她陆家被满门抄斩,三十六口人,一个不落。

而她,以皇后之尊,身怀六甲之身,被左炎和自己的远房表妹圈禁冷宫,直到今日。

半个月前,她在这冷宫之中九死一生产下皇子,还没看上一眼,便被左炎派人抱走。

不是不担心,却总也想着,这好歹是左炎的血脉。虎毒尚不食子,他总该不会对自己的孩子下手吧?

陆婳想着自己的孩子,嘴里大口大口的喝着热腾腾的肉汤。

她实在是太饿了!

一碗肉汤喝完,陆婳才放下空碗。

此时,门外响起哒哒的脚步声,一串宫人鱼贯而入,昏暗的冷宫一下子被他们提着的灯笼照的宛若白昼。

她的表妹陆凝霜,如今的皇贵妃,正穿着华丽的宫裙缓步走来。

陆婳的眼神,瞬间变得阴冷。手中拿着的空碗,咔擦一声,被她捏的粉碎。

陆凝霜的脚步一顿,眸中飞快的闪过一抹惧意。她定了定心神,冷笑一声,道:“陆婳,你吓唬谁呢?你以为你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皇后娘娘吗?”

陆婳站起身来,手中还握着一些碎片,鲜血吧嗒吧嗒的往下滴。

“陆凝霜!”陆婳的声音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一般,冷冷的道:“你居然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

陆凝霜嗤笑,“为何不敢?我现在,可是皇贵妃,是陛下最爱的女人!”

“你无耻!”陆凝霜恨不得撕了她那张绝色的脸。

“当年你父母亡故,你舅母逼着你嫁给一个老头子,是我父亲救了你,并将你带回府中,像是亲生女儿一般待你,可你是如何回报他的?”陆凝霜眼眶泛红,骂道:“你联合左炎,勾结朝臣,置我陆家于死地,害得我父亲身首异处。陆凝霜,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

陆凝霜冷笑,“他若真待我如亲生,当初便不会明知我爱慕左炎,却还是同意你嫁过去。是你们陆家先对不起我!”

“陆凝霜!”陆婳喝道:“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这种话你也说得出口!”

“呵~”陆凝霜嗤笑,“陆婳,别自以为是了。”

她冷冷的看着陆婳的惨状,道:“要杀你全家的,是陛下,不是我。我最多也就推波助澜而已,你要恨,恨陛下吧。”

陆婳:“……”

“怎么,舍不得?”陆凝霜笑了笑,道:“到如今,你还是深爱着他,到了现在都不肯恨他吗?”

陆婳语气僵硬,冷冷的道:“不管你的事。”

陆凝霜冷笑,“愚蠢之极。”

她的视线,落在陆婳握着的碎片上,眸光闪了闪,然后道:“汤好喝吗?”

陆婳不知她是何意,便没作答,只是皱着眉头看着她。

陆凝霜唇角带起两分笑意,道:“听闻,这是陛下亲自吩咐御膳房为你熬煮的肉汤,味道想来一定不错吧?”

“你到底想说什么?”陆婳冷着脸,“到了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装的?”

陆凝霜脸上笑意更浓,道:“既然你这么着急想知道,那我便大发慈悲告诉你好了。”

“陛下最近得了一秘方,说是以不足月的婴儿血肉熬煮入汤,再加上一些药材,食之可延年益寿,对身体大有裨益。”陆凝霜指了指陆婳手中的碎片,道:“陛下还是念着你的好的,这不,特意给你送了一碗来。”

陆婳站在那,如被雷劈一般,颤抖个不停。

好半晌,陆婳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缓缓道:“你刚才,说什么?什么婴儿?”

陆凝霜一笑,道:“听闻,是刚出生半月的婴儿,肉质最是鲜嫩,也不知陛下是从哪里找来的!怎么,你不喜欢啊?不会吧,我看你刚才喝的很开心啊!”

陆婳瞪着陆凝霜,一字一句的道:“那个孩子,是我的?”

陆凝霜别开了头,淡淡道:“只知道是半月前从冷宫抱出去的,至于是不是你的,我就不知道了。”

陆婳:“……”

她猛然间转头,剧烈的呕吐起来,像是要将自己的胃都吐出来一般,直到吐无可吐。

只是还不等众人反应过来,便见那刚刚还弯腰呕吐的瘦弱的身影宛若离玄之箭一般冲了出去,一把掐住了陆凝霜的脖子。

“陆凝霜,你还我的孩子!”陆婳声音,宛若索命的厉鬼,脸色扭曲,已然陷入癫狂。

陆凝霜没料到饿了她这么久她还有这么大力气,吓得魂飞魄散。

“杀了她,给我杀了她,快!”陆凝霜瞪着眼睛急切的朝身边人吼道。

一边的人连忙上前拉扯,陆婳却死死的抓着陆凝霜,手中的瓷碗碎片直接卡进了陆凝霜的脖子,流出鲜红的血来。

慌乱间,有剑刺入陆婳的胸膛!身上更是无一处不刺痛,鲜血顺着嘴角流下。

临死之前,她却死死的抓着陆凝霜,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道:“若有来生,定叫你们不得好死!”

直到咽下最后一口气,身子被人像狗一样扔开,她仍旧瞪着陆凝霜的方向,那股怨怒,直到死都不曾消散!

陆婳觉得头疼,像是有人拿着榔头在狠狠的敲她的脑袋。

挣扎着睁开双眼,环视一周,陆婳便呆呆的躺着不动了。

那些钻心的疼痛,也好像渐渐的离她远去。

熟悉的帐顶,熟悉的梳妆台,甚至是贴在窗户上的剪纸!

那剪纸,是她从边疆回来那年,跟着府中的丫头学的。剪得歪歪扭扭不成样子,她却生怕别人看不见,贴在窗户上。

那一年,她十三岁!

那一年,她还是陆家的掌上明珠,上有父亲哥哥疼宠,下有将士兵卒的爱戴。

那一年,她是跟着父亲驰骋沙场的女中豪杰,是连圣皇都赞赏喜爱的陆家大小姐。

那一年的她,意气风发。那一年的她,还没嫁给左炎!

陆婳整个人都是懵的,前程往事如画卷,一幅幅的从自己的脑海里飞快的闪过。

恍惚间睡了一觉,而她却已经过完了一生。

陆婳缓缓的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缠着绷带的头。

如果没有记错,这伤,正是为左炎留下。

十三岁的她从边关回城,第一次见到玉树临风的左炎,一见倾心。

但是,父兄却对他们的事情反对异常,陆婳一气之下,不惜以头撞柱,要给自己的父兄来个以死明志,以表自己非左炎不嫁的决心。

那个时候,她是有多傻?

还好,老天给了她重来一次的机会,而这个时候,一切都还来得及。

吱呀一声,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婢女诗雨小心翼翼的领着一人进来。

刚在床前站定,便对上了一双微微泛红的眼眶。

“小姐你醒了?”诗雨大喜,忙俯身查看陆婳情况,一叠声的道:“可有哪里不舒服?头还疼吗?你昏迷三日了,总算是醒了,可吓死我了。”

一边说,一边低低的抽泣起来,显然是被陆婳吓得不轻。

陆婳眨了眨眼,抬手抓住诗雨的手,低低的念了一声:“诗雨!”

诗雨忙一抹眼泪,道:“哎,小姐怎么了?可是有哪里疼?”

陆婳慢慢的摇了摇头,道:“只是想叫叫你,诗雨,有你真好。”

上一世,诗雨一直陪伴她,最后却为了自己,死在左炎的屠刀之下。

想到这里,陆婳不禁慢慢收紧了抓着诗雨的手。

诗雨一顿,有些尴尬,小姐怎么突然间变得肉麻了起来?

恰在此时,旁边一人的声音突然间响起,打断了主仆两人含情脉脉的对望。

“看来,这里不需要我了。”男子声音清冽如泉,干干净净,乍听之下让人整颗心都跟着宁静下来。

诗雨这才响起,屋子里还有另一个人。

她忙转头看着那人,低声道:“国师大人,劳烦你跑一趟,我家小姐她……”

“无事!”男子摆摆手,“人醒来就好。”

一边的陆婳则定定的看着那个被诗雨称作国师大人的男子。

一袭白衣纤尘不染,长身玉立,宛若幽兰,又如那天山上的雪莲,可远观而不可亵玩,就连碰一下,都觉得亵渎。

那人五官绝美,却让人不敢生出丝毫的绮念来。

与他一比,被封晋安国第一美男子的左炎简直丑的辣眼睛。

大国师封寒,传闻有移山倒海之能。上达神明,下通幽冥,是真正的世外高人。

在晋安国,有着极高的地位,便是圣皇,也得对他客客气气。

上一世,圣皇在时,他长居深宫观星台,极少有人见过真面目。

后来,她辅佐左炎登基,国师封寒便悄无声息的离开。

临走之前更是留下一句:左炎非明君。

那个时候,她还想着这位国师大人不厚道,临走时还要坑他们一把,一直到最后她才不得不承认,国师一语成鉴,说的再正确不过。

如今,这个人就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

活了两世,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这位国师大人。

她在看国师的时候,国师也正在打量着她。

对于这个陆将军的掌上明珠,他也有所耳闻。

自小便随父兄在边关长大,三岁习武,七岁上战场,如今十三,已经是身经百战的女将。

若非晋安国没有女子为官的先例,这位姑娘如今怕至少也是个女将军了。

就在两人互看之时,陆婳的父兄从外面匆匆进来,刚进门,便对国师屈膝便拜,口称:“劳烦国师为小女诊治,如此大恩,无以为报。”

国师后撤两步,抬手虚扶,淡淡道:“将军言重,我并没有做什么,来之时,小姐已然醒来。”

而另一边,再见父兄的陆婳却是难掩激动,眼泪流了满脸。

上辈子父兄被押赴午门,她身在冷宫,无缘得见最后一面。如今见着活生生的父兄,陆婳心中那股悲痛再难忍耐,尽数爆发。

“父亲……”

陆婳唤了一声,声音便哽咽的不成样子。

陆骁一见自己的女儿这样子,心都碎了。顾不得国师还在,连忙过去坐下哄女儿。

陆婳的三位兄长眼里尽是心疼,跟着自己的父亲一拥而上,将妹妹围在中间。

国师缓缓后退,透过缝隙看了陆婳一眼,转而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此地。

他今日来陆府,实在是因为陆将军求到了圣皇面前,而圣皇又求到了他的面前。

原本是卖圣皇一个面子来陆家走一趟,却不想能看到这么有趣的事情。

那个陆婳,古怪的很!

而此时古怪的陆婳,却伏在父亲的怀中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陆骁被她哭怕了,憋了半晌,到底还是憋出一句:“你、你别哭了!不就是喜欢左炎那个臭小子吗?我不反对了还不行?”

陆婳一听,哭的更凶了。

上一世,她就用死来逼父亲妥协,结果累的全家不得好死。

到了最后她才明白,这世界上,也唯有爱你的人才会被你威胁。不爱你的人,这条命如野狗,爱死不死,看也不会多看你一眼。

陆骁被陆婳哭的没辙了,转头瞪着自己的三个儿子,吼道:“还愣着干什么?去吧左炎那小子弄来!”

三兄弟一愣,“怎么弄?”

“我管你们怎么弄?套个麻袋扛过来也成,总之先把人弄过来。”陆骁没好气的道:“没看婳婳哭的这么惨吗?”

在他的认知里,女儿这次弄成这样,又哭这么惨,可不就是为了那个左炎吗?

陆婳都没来得及阻止,三个兄长就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陆婳丝毫不怀疑,他们是去套麻袋去了!

陆家的人,都有些神奇。

人家都是重男轻女,而他们家却偏偏是重女轻男。

陆骁泥腿子出身,大字不识几个,年轻的时候跟着圣皇打天下,靠着一身的武艺硬生生打出一片天。

现在的他官拜辅国大将军,正二品。再进一步,便是一品镖旗大将军,武将顶峰,进无可进。

他膝下三儿一女,皆为结发妻子说生。

只是妻子在生下陆婳之后大出血,没能活下来,留下个嗷嗷待哺的小娃娃,便成了他们整个陆家的小祖宗。

没了娘亲,几个娃是陆骁亲自带大。

他是个粗人,带娃也是格外的糙。因此,几个娃从小都是在军营里长大的,成日跟着一群兵油子混。

陆骁也不管,只要没冷着饿着,便随他们去。

以至于几个孩子都是大字不识几个,整日舞刀弄枪,比他还要糙。

陆婳在十三岁之前,都不觉得那样有什么不对。十三岁之后,边关安宁,父亲带着他们回到这繁华的京都,她才觉出自己的与众不同来。

人家姑娘穿罗裙,她穿的是铠甲。人家姑娘舞文弄墨,她舞枪弄棒。人家姑娘绣花,她提刀杀人。人家姑娘五指修长如水葱,她的手一伸出去便满是老茧。人家姑娘肤若凝脂白里透红,她风吹日晒皮糙肉厚黑里透青……

总之,陆婳在也没有了在边关时的意气风发,反而是自卑的很。

就在这个时候,她认识了如画中人一般俊美的左炎,并且一见钟情。

左炎多好呀,公认的晋安国第一美男子,一手画技出神入化,千金难求。

在那时候的她看来,左炎什么都是好的,自己没有的,他都有。

陆婳如今再想,却觉得那时候的自己愚蠢之极。

她红着眼从陆骁怀里坐起身,近乎贪婪的看着近在咫尺的父亲。

活生生的父亲!

陆骁见她抬头,总算松了口气,有些心疼。

“你这孩子,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好好商量的,非要用这种方式?”陆骁也是心有余悸,摸摸陆婳额头上的伤,道:“你说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和你几个大哥怎么办?我死后,怎么和你娘亲交代?”

陆婳的鼻尖又开始泛酸,低低的道:“父亲,我错了,以后再也不会了。”

陆骁愣了一下,随之整颗心都软了。

“父亲也有不对。”陆骁深刻的反省了一下自己,道:“明知道你喜欢那小子,还将你关在屋子里不让你去见他。哎,不就是一个不受宠的皇子吗?你要是真喜欢,父亲明日就进宫求圣皇,让那小子给你做夫婿。”

陆婳满脑袋黑线,他爹这个时候颇有点像是想要强抢民男的土匪。

“我不稀罕!”陆婳吸了吸鼻子,轻声说了一句。

陆骁:“……你说什么?”

陆婳抬头看他爹,道:“我说我不稀罕他做我的夫君,我不要他!”

陆骁腾地一声站起来,抬手指着她,道:“你是谁,你不是我女儿!”

他的女儿,不是要死要活的要嫁给左炎吗?

陆婳嘴角一抽,瘪了半晌,没好气的道:“陆发财,我不是你女儿谁是你女儿?你说,你是不是背着我在外面有别的女儿了?”

陆骁整个人一激灵,被陆发财三个字震得脑海瞬间空白。

陆发财是他以前在乡下种地时的名字,后来圣皇嫌弃,就给他赐了现在的名字。

那三个字,没几个人知道。知道的,也没几个人敢叫。

但是,陆婳偏偏就敢,就没有什么是她不敢的。

陆骁又坐下,小心翼翼的看着陆婳,道:“婳婳啊,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啊?你别生气,我不阻止你们了,你爱喜欢谁就喜欢谁好不好?”

陆婳:“……”

看看她都把她爹逼成什么样了!

“我真的不稀罕他了。”陆婳只好耐心的解释,“之前是我不懂事,做了许多傻事,以后不会了。”

陆骁:“……”

他仍旧是狐疑,可看陆婳表情不似作假,只好闷不吭声不作答。

反正不管她喜不喜欢,只要有他陆骁在一日,就没有人敢欺负了他的女儿去。

当陆家三兄弟连拖带拽的将三皇子左炎带到陆婳面前的时候,陆婳已经平静了许多,手里正端着一杯热茶。

一抬头,便见那人被三位兄长拉扯着进来,衣衫有些凌乱,满脸的不耐烦和恼火。

可即便是这样,也丝毫不掩他的俊美。

左炎一进门,陆婳的视线便牢牢的钉在左炎的身上。

一边的陆骁看着,心中叹气,这还说不要了?

陆家三兄弟把人往陆婳面前一扔,然后对着陆婳讨好的一笑,便自觉的缩到了一边。

自认为给妹妹腾空间,实际上三双眼睛都牢牢的盯着左炎。但凡他有丝毫出格的行为,三兄弟都能立刻把他扛出去扔了。

左炎脸色不好看,眼里都是冰冷。站定之后先是狠狠的瞪了陆家三兄弟一眼,这才转头去看床榻上的陆婳。

他看陆婳的眼神,全无温度,相反的,一片冰冷。

“听说你要见我?”左炎冷着脸,道:“我早跟你说了,我不可能喜欢你,你是不是听不懂我在说什么?”

“你自己看看你,粗俗不堪,哪里有半点大小姐的样子?寻死觅活,你不嫌丢人,我都觉得丢人。”左炎的嫌弃,丝毫不加掩饰,道:“以后别到处说你喜欢我,我不想跟你有任何关系。”

若陆婳换个身份,他岂能任由这样的人纠缠自己?

陆家的人个个咬牙切齿,听到这里,都恨不得冲上前将人狠揍一顿才好。

只是,看在陆婳的面上,这口气,还得压着。

他们压着气,陆婳心中的气却是再也压不住了。

手中的热茶连水带杯砰的一声砸在左炎的脑门上,茶汤泼了他一脸,脑门上也瞬间破了皮,肿起一个大包。

“陆婳,你疯了?”左炎怒吼,抬手去抹脸上的茶水。

陆婳冷笑一声,“我就是疯了,才会眼瞎看上你这么个玩意儿!”

微信搜索:zysc21,关注:姿媛书城,即可查看更多免费言情豪门总裁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