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说推荐

小说推荐

小说介绍

余罪最新章节 余罪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雨落烟尘发布时间:2017-08-07 14:34:00

《余罪》是网络原创文学作家常书欣所著的都市类小说,连载于创世中文网,小说已完结。小说主角,警校学生余罪从一场特殊的选拔开始,进入了生活和社会矛盾之中,成为一个卧底,是一种挑战,也是一种难以想象的痛苦生活的开始。

余罪最新章节,余罪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余罪小说简介

警中有位前辈告诉我:慈不掌兵、善不从警。好人当不了警察,因为善良在作奸犯科的人看来,是一种可笑的懦弱。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 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我们也为大家提供小说阅读app下载,下载app后搜索小说名即可在线免费阅读。(支持txt下载)

我很不幸,不是一个善良,也不是一个懦弱的人,那些千奇百怪的犯罪,形形色色的罪犯,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我不得不像他们一样思考,不得不像他们一样行事,因为我无时无刻都在绞尽脑汁地想着,如何抓住他们。

我叫余罪,我是刑警,这是我的故事,一个迷茫、困惑、冲动、激烈的故事………

余罪小说试读

警车疾驰在滨河南路上,许平秋亲自驾的车,载的是豆晓波的严德标两人,快到高峰期了,路开始堵了,每过红绿灯,他都是下意识地看着表,从警校出来行驶了四十分钟,愣是没有走完二十公里的行驶。

他心里有点焦急,对于那位姓余名罪的小家伙,他的兴趣是如此之大,就像某件大案发现了一个直指要害的线索一样,让他感觉到兴奋,他不时地揣度着,要是给这一群从不循规蹈矩的学员创造一个舞台,能放出多大的异彩还真值得他期待。

“晓波。”

“哎,许处,什么事?”

“你们这几个人相互都有外号,是不是?”

“呵呵,都同学瞎叫着玩呢。”

“那为什么叫你豆包呢?还有德标,怎么会称呼你鼠标?风马牛不相及嘛。”

等绿灯的功夫,许平秋开着玩笑问,豆晓波却是解释着,原先他爱吃包子,余罪就叫他包子,后来不知道谁把姓氏冠上了,称呼成豆包了。至于严德标,豆晓波从车后座凑上来,一捏严德标的脸蛋示意着:“瞧,大饼脸、腮边鼓,两头尖,多像个鼠标?”

许平秋一笑,严德标回头掐这货,两人面对一位大处长多少还有点拘束,没有太过,再说起其他人来,熊剑飞叫狗熊、骆家龙叫骆驼、张猛叫牲口、郑忠亮叫阴阳、汪慎修叫汉奸、董韶军叫烧饼,个个都有那么点让人哑然失笑的来历,不是根据姓氏胡编,就是根据爱好瞎叫,惹得许平秋好一阵捧腹。

这时问题来了,许平秋问道:“哪余罪叫什么?”

“他没外号,都叫他余儿。”豆晓波道。

“怎么都有,就他没有?”许平秋不解了。

“没找到很形象,很有代表性的。”豆晓波道。

“不对。”鼠标说了:“是没有一个很确切的词汇形容这个贱人。”

“有道理,以前都叫他贱人,后来才发现,叫贱人都是表扬他,就没人叫了。”豆晓波推翻先前的评价了。

“哦哟,这个好难理解啊。”许平秋看着红绿灯,学着学生们的口吻道着:“你们说人贱到什么程度,才能让你们对他能有这么高的评价?”

“他上学没花过自己的钱,您信不?”鼠标神神秘秘道,不细解释。老许今天的表现,已经被大多数学员引为知己了。只不过许平秋还是理解不了这些人的行径,愣了下。豆晓波又加着料道:“不光不花自己的钱,还赚钱,您信不?”

又是愣了,几乎要超出许平秋的认知能力了,鼠标唯恐不信似的又道着:“刚上学时候,他告诉我们,他爸是汾西市的黑涩会的,那时候刚来,我们都被镇住了。”

“真是黑社会的?”许平秋故作惊讶道,此时连他也有点怀疑,要什么样的家庭才能培养出这类奇葩来,他一问,豆包乐了,笑着道:“三年级我们去他家玩才知道,这狗日的蒙我们呢,他爹是汾西街上卖水果的,一奸商。”

许平秋噗声喷笑了,身边这俩这么精明,能蒙住这号人,怕是水平也不会低了。三人笑时,豆晓波又爆着料道:“许处您信不?他坐车回家从来不花钱。”

“有这事?”许平秋越来越惊讶,看向了严德标,严德标道着:“我们也不信,不过后来发现这真是这样,不是骗人的。”

“哦,那你们的意思是,他在等不花钱的车走,所以还有时间把他追到?”许平秋放着离合,到绿灯了,这样一理解,豆包和鼠标点头称是,但这其中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那哥俩却是有难言之隐一般,不吭声了。

反正就快到目的地了,许平秋也不问了,只是担心追不到人了,不过鼠标看看不到午时,居然说肯定还没走,等到了滨河南路,鼠标叫着放缓车速,两人像作贼似的透过车窗看着街道两旁,在找余罪。

不过这地方可把许平秋看傻眼了,隔着不到一百米就是省政府的大招牌,还有国家审计署驻本市的办事处,一条街差不多就都是政府机关部门,也就这条路是十车道,不怎么拥挤,可说要回家的余罪能跑这儿,怎么让许平秋相信呢?

“没找错地方吧?能在这儿?”许平秋越来越觉得这俩小屁孩不靠谱了。

“错不了,就搁这儿上车呢。”鼠标指了指不远处,是省府外的一个公交站。

“快十二点了,差不多就是这点了。”豆包看看时间,很确定的判断道。

“哪人呢?”许平秋异样了。

“说不定在哪儿个猫着呢。”鼠标道。

又往前行驶了一段路,鼠标回头看着豆包,两人都觉出许处的不相信的口吻来了,使着眼色,豆包道着:“许处,要不您往那儿停停,他要出来,就搁那门口出现……千万别说我说的啊。”

这话里有话了,省府的来来往往的专车大员多少呢,总不成自己找的还是那种人物吧?许平秋虽然一千个一万个不相信,可还是把车泊到了省府大门外三十米开外的侧路上,好在这种车没有交警找麻烦,停到这儿,视线很开阔,一扭头整个省府大院一览无余。

“到底怎么回事?你们俩就不能一次把话说完。”许平秋泊好车时,回头问着,鼠标一脸迷糊、豆包五官往一凑,比迷糊还糊,要不是知道这俩的事迹,怕是他不敢相信这是一对逢赌必赢的。他一问话,两人愣了,谁也不说了,许平秋再回头一瞧省府大院,别说余罪,就他这类特权车没有通行证也进不了这个大院,此时快到下班时分了,大院里进进出出的都是a牌照的高档政务车,宛如一个**的小世界,出门都是武警敬礼呢,你说这种地方,天上掉林妹妹都不可能,怎么可能掉下余罪来?

“来了。”鼠标这个赌棍眼睛格外尖,他一喊,许平秋以老刑侦的眼光迟了几秒钟才发现从公交停车处奔向省府大门的余罪,一刹那间,他心一沉,暗道着要坏事,这家伙还没准却闯什么祸呢。

一扭车钥匙,不料有手更快了,车呜了一声就熄火了,许平秋一瞅,居然是鼠标把钥匙扭了,他一瞪眼,鼠标赶紧道着:“您看……别急呀,这地方的治安根本不需要警察。”

一看却是更急了,余罪拿着一卷纸,奔向从省府出来的公车,许平秋马上明白了,这是跨级上访标准的动作,都知道在省政府门前拦住几个零打头的车告状,他一千个不解地问:“怎么?他还是个上访户。”

“不是,不过经常来上访。”豆包道,强忍着没笑。

笑不出来了,刚走到离省府大门还有不到十米的光景,从门口泊着的车里里毫无征兆地奔出来几个人,围着余罪,抢走他手里东西的、堵着前后去路的,一下子把他钉在原地来,挤着人,等着一辆奥迪专车驶离,那些人高马大的才散开了,不过没放过余罪,一招手,车来了,几人簇拥着余罪,上车了……然后是呼啸而去。

微信搜索:zysc21,关注:姿媛书城,即可查看更多免费言情豪门总裁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

小说推荐

更多